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屋子的人都跪在地上,这里有他的长辈,还有他的妻子,左右为难的李国勇有些茫然失措。王骏辉杀是一定要杀的,但面前的这些人又要怎么处理?

    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时代,本来自己是没有什么野心的,想的无非是怎样荣华富贵,但随着权利一天比一天地增大,李国勇越来越发现自己心中升腾起一股无法抑制的火苗,逐鹿天下,指点江山,就算做不了顶天立地的英雄,也要做个傲视群伦的枭雄。

    千百年来的历史告诉李国勇,英雄也好,枭雄也罢,需要的不是温情,不是善良;是钢铁般的神经,是血与火!

    李国勇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的时候,他的眼中少了过去那种天真和放荡不羁,却多了一丝冷漠:“王家对我的恩情,我李国勇永世不忘;但国法就是国法,任何人的感情都不能凌驾其上,我欠你们这份心灵上的债务,我愿意用一生来偿还。”他看了看青颜,语气又温柔了很多:“青颜,你就不要和我回南京了,在这好好陪陪家里人,过两个月我派人来接你。”

    说完了这几句话,李国勇大步走出了王家。

    从他走出王家的那一分钟起,他已彻底告别了过去的那个李国勇。

    心情糟糕透顶的李国勇,思维倒还没有乱,这次无锡来的匆忙,也没有通知警卫营,只带了两个随身侍卫,想到王骏辉走前的那句话,李国勇觉得还是有必要加强安全的,于是去了趟驻扎在无锡的陆二师。师长郑彪一见大帅突然光临,乐得和什么似的,急忙让勤务兵弄了几个菜,打来两瓶好酒,要好好地招待大帅,李国勇心里正烦闷,也没推辞。

    才开始喝,李国勇意外地看到了正好赶到陆二师来取新布防图的傅馨萍。当年李国勇情况特殊,走得时候也不能带上傅馨萍,回江苏后又正好遇到大舅子这么个事,更加没有遇到,这次突然相逢,李大帅眼前可就一亮了。两年不见,傅馨萍出落得更加迷人了;她的美和王青颜不一样,青颜尽管有点野蛮,但举手投足间都处处透露着大家闺秀的风范,青颜的美是细腻的、娇嗔的,具有女人的那种娇柔妩媚风情;而长期过着漂泊土匪生涯,被李国勇招安后又加入军旅的傅馨萍身上,却处处露出野性之美,凹凸有致的身材无一不显示着让男人眼睛冒火的性感。

    傅馨萍一见李国勇,先是脸上一阵惊喜,紧接着眼眶可就红了,这样子让李国勇也不知说什么好。

    看到这尴尬场面,郑彪赶忙招呼傅馨萍坐到大帅身边。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闷酒,说些谁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的废话。喝到后半夜,酒量不大的李国勇第一个支撑不住了,被人扶着进了郑彪为他准备的房间。

    迷迷糊糊中,就感觉身边有人在为他盖着被子,一阵阵幽香传到他的鼻子里,蒙胧中的李国勇,还当是青颜正在服侍他,淫心大起,翻身起来一把就抱住那人压在身下,喷着酒气在她身上乱啃,一双手也没闲着,粗暴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那人低低地一声惊呼,死命地推着李国勇,可她哪是喝醉了变得力大无比的李国勇对手,不多时时就放弃了抵抗。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少去,越来越多的娇美身躯暴露出来,终于,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体传来

    清晨,头疼欲裂的李国勇醒来,忽然就感觉身边躺着一个光溜溜的身体,努力睁开眼睛一看,当时就惊得坐起了身,居然是傅馨萍!一下子,昨晚的荒唐事全部都让他想了起来。不过咱李大帅可没什么负罪感,打从见到傅馨萍开始,他可就转着脑筋怎么把这美人勾上手了。

    傅馨萍也醒了过,看见李国勇色迷迷的眼睛直楞楞地盯着自己,娇呼声就把头蒙进了被子。

    李国勇贼兮兮笑着掀开了被子:“馨萍,反正做也做了,还害什么羞。”

    人大姑娘可不象这位总督这般厚颜无耻,脸红得和某种动物的某个部位非常相像。

    李国勇一双贼手在傅馨萍的身上上下游走,轻轻咬住她的耳朵:“昨晚太匆忙,没感觉到什么吧,现在本大帅给你来个全套的。”

    (省略十万字。)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王家的那点不快早被采摘到鲜花的李大帅抛到了脑后,带着娇羞不已的傅馨萍和郑彪亲自挑选出的一连人马,得意洋洋地启程回南京。

    一路上李大帅对傅馨萍是极尽言语挑逗,弄得傅馨萍恨不得找个地动钻进去。

    第三天晚上,一行人来到了接近镇江的一块三不管地带。

    “大帅,前面发现大股来历不明的人马。”那个陆二师的连长急冲冲过来汇报。

    手上握有一连精锐新军的李国勇倒也不怎么害怕:“看看去。”

    近千号人乱哄哄地握着火把挡住了去路,当头的两个人,一个是个秃头大汉,还有一个可就是李国勇的老熟人了:王骏辉!

    边上傅馨萍认得那个秃子:“大帅,那人是江苏境内最大的匪帮邓秃子,手下有两千多人。”

    李国勇可不怕这么土匪,冷笑了下:“那感情好,今天一起收拾了。”

    策马迎了上去,懒洋洋地道:“我说大舅子啊,这么快就来自首了?”

    王骏辉恨恨地看着李国勇:“姓李的,我说了你不仁不能怪我不义,今天我请来了邓大当家的,咱们拼个鱼死网破!”

    李国勇还没说话,傅馨萍上来一抱拳:“邓当家的,别来无恙?”

    邓秃子细看了看说话的人,才认了出来,笑道:“我说是哪路朋友认识我邓秃子,原来是太湖的傅当家的,怎么穿上这么身皮了?”

    傅馨萍笑笑:“邓当家的这么大阵式,这可是冲着谁来的?莫非来找咱们李大帅的?”

    邓秃子阴阴一笑:“前两日,王家的大公子找到了我秃子,说咱只要能把李国勇这小子宰了,就给咱一百万两银子,咱秃子是穷人,打小甭说见,就连听都没听过这么多银子啊,这可不就巴巴地赶来的。哎,那个当官的,你就是李国勇吧,乖乖地过来,爷给你个痛快的!”

    李国勇的这百来号人,还真没放在邓秃子的眼里,以往和官兵作战,哪次不是杀得他们屁滚尿流,更何况这次自己千多号人打他们百来个人。

    李国勇挥手制止了想要劝说邓秃子的傅馨萍,阴沉着一双眼睛:“邓秃子,王骏辉,本帅现在给你们最后个机会,立刻投降,我还能给你们个全尸,不然,我让你们死了连姥姥都不认识你们。”

    邓秃子和王骏辉对望一眼,突然象看到个疯子一样狂笑起来。
1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