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最疼爱你的大哥,王骏辉。”李国勇吐出的这句话,恰如晴空霹雳。

    被彻底惊呆的王青颜从李国勇身上跳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楞楞地盯着她的丈夫:“我大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大哥虽然爱财,但还不会做这种事,况且,我王家虽然不是大清首富,但挥霍个几代还没有问题,你一定搞错了。”

    “我也希望搞错,真的很希望。”李国勇站了起来,缓缓走动了几步:“但英士那送来的情报,你也知道,青颜,他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的。”

    沉默,青颜陷入了深深地沉默。大哥从小爱财,贪财,但对自己却真的很好很好,出了这样的事,一边是亲密的大哥,一边是深爱的丈夫,她该怎么办?她又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青颜抬起了头,眼中已含满了泪水:“能不能放大哥一马?他贪了多少钱,我们赔,哪怕三倍,五倍,赔到王家倾家荡产我们也赔。”

    摇了摇头,李国勇长长叹息了声:“青颜,如果仅仅是贪污受贿也就算了,我李国勇一定保住你大哥,但是,里通外国,出卖情报的行径,我李国勇不杀对不起鼎三,对不起江苏父老!”

    “什么!”青颜一声惊呼。

    将陈其美的情报放到了青颜的面前,李国勇淡淡地道:“你自己看吧。”

    匆匆看完了卷宗,青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大哥为了钱竟然丧心病狂到了这种程度。勾结日本人,出卖祖国利益这种事,一旦传了出去,就算自己的丈夫能饶了他,江苏百姓一人一口口水也能将王骏辉淹死了。

    李国勇轻轻挽住了青颜不住颤抖的肩膀,为她抹去了眼泪,爱怜地说道:“青颜,事已至此,谁也救不了他了,我们现在去无锡,让家里有个准备吧。”

    无锡王家。

    被急冲冲召回的王骏辉,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一进门,就发现屋里气氛不对。爷爷王冠荣一口一口抽着旱烟,手不停地哆嗦;父亲王清源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妹妹青颜眼泪流个不停,边上母亲一边流泪,一边劝慰着自己的女儿。就连新上任的两江总督,自己的妹婿李国勇居然也到了,黑着脸一声不吭地坐在那儿。

    心里“咯噔”一下,王骏辉干笑了几声:“妹夫也来了啊,妹夫才升任总督,今天怎么有空来无锡了?”

    来之前,李国勇不想让妻子以后的日子在悲伤中度过,又念着王家为江苏做出的贡献,对自己又忠心耿耿,下了好大的决心准备给大舅子最后一次机会。他笑了笑:“本帅官任两江总督,最近财政吃紧,想来问大舅哥借点钱使使。”

    原来这么回事,王骏辉一颗心放下了来,笑道:“妹夫哪里话,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要多少尽管说,十万八万的我一个人就能借出了,要再不够,我一定为妹夫再去想办法,谁让你是我妹夫呢,对不!”

    李国勇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了他:“我要问你借白银一百五十三万七千八百两,另外,我私人还要问你借白银三十五万两,一分都不能少!”

    一听这数字,王骏辉脑袋一下就炸开了,他倒也是个聪明人,“扑通”就跪了下来:“妹夫救我,妹夫救我!”

    李国勇冷哼了声:“你脑筋转得还真快,我就不明白了,你又不缺钱用,这二百万两银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怎么就胆大妄为到了这个程度?”

    在商场上跌打滚爬了十来年的王骏辉,听到李国勇这语气,知道自己有救了,也是,二百万两银子而已,了不起自己全吐出来,最多再贬去官职罚点款什么的。稍稍恢复了些的王骏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卸责任:“妹夫,我被底下人怂恿,一时猪油蒙了脑袋,我这就回去把银子全退赔出来,另外我再自愿认罚十万两银子。”

    李国勇略略平息了下自己的情绪:“好,这事你能这么处理我就给你一条活路,说说你其它的罪行吧。”

    才想站起的王骏辉一下又跪了下去,连声叫屈:“冤枉,冤枉啊,我王骏辉对天发誓,只有这么一件坏事,如再有其它事情,无论妹夫怎么处置我,我都没有二话!”

    一直没有开口的王清源再也忍不住了,颤抖着指向儿子大骂:“逆子,逆子,大帅已经给了你机会,你居然不知死活,还要狡辩!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啊!”

    站起身的李国勇冷冷地道:“光绪二十七年十一月,在苏州同福客栈,,日本人井平三郎分两次给你银票十万两,从你手中得到龙卫军详细布防资料;二十八年二月,也是在同福客栈,还是这个井平三郎,分三次给你银票三十万两,得到‘冯如十七号’飞机设计图纸,王骏辉,王大人,我没有说错吧。”

    一层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从王骏辉的额头上冒出,自己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竟然被总督大人掌握得清清楚楚。

    “大人,大人,小人该死,该死,看在我妹妹的份上,饶了我吧。”这回他不敢再叫妹夫了,改口成了大人。这事实在太严重了,王骏辉知道此事被人发现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不过他还是有侥幸的,怎么说总督大人也是自己人,总不会真杀了自己吧。

    李国勇鄙夷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心里忽然泛起了说不出的厌恶。

    见总督大人一声不吭,王骏辉眼泪鼻涕一齐下来了:“大人,就算不看在我妹妹面子上,你也总得看在我王家这些年来为您鞍前马后奔波的份上啊,只要这次您能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李国勇叹息道:“纵然我能放过你,可天理国法也不能容你。你起来吧,这就去政务院自首,我答应给你最不痛苦的死亡方法。”

    见事情已无法挽回,王骏辉“嚯”地站了起来,面色一变,破口大骂:“李国勇,当初不是我王家帮你,你能有今天?现在升官了,有权有势了,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好,你不仁我不义,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王清源已经气得不知说什么好了,语无伦次地连骂“逆子”,对李国勇道:“明逸,只当我王清源没有生过这个儿子,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教子无方,请大人收回我工商局局长之职。”

    李国勇宽慰老丈人道:“岳父,他是他,您是您,不相干的,今后两江的财政,要依靠您的地方还多着呢。”

    这时王冠荣扶着台子走了过,样子象苍老了十岁,他颤抖着道:“明逸啊,爷爷从来没求过人,这次爷爷老脸也不要了,您高抬贵手,放骏辉一马吧。”说完竟然一下子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可热闹了,满屋的人都跟着跪了下来。青颜的母亲更是泣不成声:“我王家愿献出所有财产为骏辉赎罪,只要能给这孩子一条活路啊。”

    看着面前这满屋子跪在地上的男男女女,李国勇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是皙子在这就好了。
1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