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李国勇怒气稍稍平息了些,杨度慢慢说道:“你先别急着喊杀,等我告诉了你这人是谁你再决定杀不杀!”

    李国勇火气一下又被调起来了:“是谁老子都杀,说,是谁!”

    “王骏辉。”杨度不紧不慢地吐出了三个字。

    “谁?”李国勇很怀疑是不是听错。

    杨度还是那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您的大舅子,无锡王家,王冠荣的长孙,王清源的大公子,您妻子王青颜的大哥,王骏辉。”

    李国勇一屁股瘫倒在了座位上。

    后院着火!怪不得杨度那么为难,感情这大贪污犯竟然是自己家里的人,自己才离开江苏两年,王家的人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长脸!

    有气无力的李国勇不死心地问了声:“你肯定是他?”

    杨度点了点头:“英士现在就在外面,要不要让他进来?”

    李国勇挥了挥手。

    进到房里的陈其美比两年前瘦了一大圈,现在的他看起来又黑又瘦,不过精神倒好得很。陈其美进来先叫了“大帅”,接着看了眼杨度,见杨度对他微微点头示意,大着胆子汇报道:

    “江苏财政部部长王骏辉,伙同财政部副部长马坤,税务司司长安公莆等人,于光绪二十七年八月至二十八年三月,前后七次侵吞税款,铁路建设费等各项款额累计白银一百五十三万七千八百两。此外,还先后接受苏州织造厂等共十四家工厂公司贿赂总计白银三十五万两,使江苏流失大量税收。”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越听越心惊的李国勇制止了陈其美。将近二百万两白银啊,这些蛀虫是不是要吸光江苏的血才肯罢手?自己的大舅子怎么想的,无锡王家富甲一方,为何还如此贪得无厌,莫非人真的是越有钱心越黑吗?他将目光投向了杨度:“皙子,怎么处理?”

    杨度也很为难,踌躇了会才道:“可杀可不杀,按江苏新律,早到了该杀的标准;可是咱们不能不考虑王家的实际情况,王家这几年为江苏做了很多实事,江苏的财政,当初没有他们的帮助很难打开局面;其次,王清源虽说有两个儿子,但小儿子自幼体弱多病,将来可全指望这大儿子了。”

    这话可就是摆明了帮王骏辉开脱了,再怎么说,这也是两江总督的大舅子,把他杀了,李大帅也未必面子上就能光彩到哪去了。

    李国勇本也是个道德观不强的人,听了杨度这话大觉有道理,其他人可以杀那么一批,自己的大舅子嘛,不妨判个几年刑,罚上点钱也就算了。

    正准备就此借坡下驴,陈其美却又说道:“大帅,还有件事。”

    李国勇眉头大皱:“还有什么,说。”

    这事关系就大了,陈其美鼓足了勇气:“情报局第三组日前破获一起日本间谍案,秘密抓获的三个日本间谍身上,携带着航空研究处最新的‘冯如十七号’详细的飞机设计图纸,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王骏辉是此次事件的主谋!”

    “砰”地一声把杨度陈其美吓了一跳。李国勇狠狠地砸了一个杯子,颤抖着嘴唇,红着双眼厉声道:“你,你再说一遍!”

    从来没见过李国勇发那么大火的陈其美从起初的惊慌中镇静下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王骏辉参与了倒卖江苏最高机密给日本人的事件!”

    李国勇真的起杀心了。什么他都可以原谅王骏辉,贪污也好,腐败也好,甚至杀人防火,他都能忍,但唯独倒卖机密他忍无可忍,更何况还是卖给日本人!

    南京三十万条人命,八年的抗战,3500万中国人的伤亡,50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后世的一切,都象放电影一样从李国勇眼前一一掠过。

    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又慢慢地吐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你们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会。”

    是的,李国勇是一个流氓,是一个无赖,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可以做出各种各样卑鄙的事情,但这一切,都并不能代表他不爱国,相反,他是一个极度的民族主义者。也许他不能放弃自己的利益,但为了国家的利益,他却可以抛弃一切。

    杀,一定要杀,不管他是谁,只要和日本人勾结上出卖自己的祖国,必杀之!

    这一天是李国勇一生中很重要的一个转变,也为他日后的对外政策打下了伏笔。

    这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接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李大哥,两年不见,你好吗?”

    这声音两年时间里无时无刻李国勇不在牵挂,除了青颜,还能有谁?

    两年不见,已为人妇的青颜出落得越发标致了,少女的青涩已被妇人的妩媚动人所取代,站在那里有着说不出的迷人。可惜青颜的眼中却带着思念的泪水。

    还没等她开口,疲倦的李国勇向她招了招手,声音里充满了歉疚:“来,老婆大人,把门关上,陪我坐坐,我现在很累很累。”

    青颜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了,整整两年,有哪一天她不在想念着自己的丈夫?她顺从地按着李国勇的话,关好了房门乖乖地坐到了李国勇的大腿上。

    贪婪地闻着青颜身上发出的阵阵清香,李国勇仿佛又回到了初识青颜的那天。

    “怎么了,李大哥,你好像很不开心?”双手勾着李国勇脖子的青颜虽然已经当了人家的老婆,但还是改不了称呼,总是李大哥李大哥的叫着。

    李国勇怔怔地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青颜,你说,我在江苏做的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李大哥,你做对还是做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全江苏都在传诵着你的名字,大家都喜欢叫你‘咱们的李大人’,就好像你和他们是一家人似的;别的不说,就连我们王家的丫鬟,佣人出去,买东西要给钱人家好像觉得侮辱了他们一样。”

    李国勇可真听傻了,自己还真不知道在民间的威望居然这么大。沉默了会说道:“可就是这样,还是有人想要我李某人的命。”

    一下子青颜就紧张起来了:“谁,谁那么没良心想杀你?”

    李国勇轻轻叹息声:“虽然不是真的要杀我,可比杀了我还难受。这个人贪污受贿二百万两白银不说,还勾结倭寇,出卖咱中国的机密,他是想致我李国勇,致我江苏于死地啊!青颜你说,这样的人该杀不该杀?”

    “该杀!”青颜毫不犹豫地道:“这样的人还是人嘛?虽然青颜不懂国事,但青颜起码懂得做人的道理。”

    李国勇默默看着青颜,也不知该说不该说,犹豫了很久才缓缓地道:“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最疼爱你的大哥,王骏辉。”
1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