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十来岁的李国勇升任两江总督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近年来李国勇上升势头之猛令人咋舌,江苏不消说自然是欢欣鼓舞,而北方已升任署理直隶总督,兼充北洋大臣的袁世凯处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北洋三杰中的王士珍最是不忿:“大人,为了迎驾咱们用了多少心思,扔进去多少银子,可到头来最大的好处却让南方的那小子拿了。”

    袁世凯看起来倒不以为然,问起身边的冯国璋:“华甫,你的看法呢?”

    冯国璋沉吟了会,说道:“卑职也为大人不值,这些年来南方那小崽子升得是快了点,说实话,卑职认为此人是无法与大人相提并论的,他有什么,若不是有李鸿章这么个大后台,给咱们提鞋都不配,现在李李鸿章已死,我倒想看看他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袁世凯没说什么,站起来在屋内来回踱了几步,目光扫视了众人一遍后才说道:“所以啊,你们只能个合格的军人,永远不懂得政治啊。我问你们个问题,假如你们去打猎,遇到了一只老虎和一只老鼠,你们先打哪个?”

    “那还用说,”段祺瑞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先打老虎了,一只小小的老鼠要了有什么用。”他是怎么说,可冯国璋却好像隐隐领悟到了什么。

    袁世凯又坐了下来:“是啊,当然是先打老虎。咱大清本来只有一只老虎,那就是咱们北洋常备军,那是众矢之的的,每个人的眼光都在看着咱们,背地里给咱们下绊子,使刀子;现在好了,有一只比咱们更大,更招摇的老虎出现了。你们当太后真就那么相信李国勇?江苏,尤其是龙卫军的发展速度太快了,已经就快要超出朝廷的忍耐范围。还记得平长毛那会儿的曾国藩吗,大破长毛那是多大的功劳,可就因为他是汉人,手握兵权过重,结果闹了什么好下场?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朝廷就是那把猎枪,李国勇就是那只老虎;至于咱们嘛,不妨做会老鼠。老鼠虽小,可它天天钻洞,天天啃咬,也能让整座大厦崩塌!”

    他这么详细地说完,不光冯国璋,连段祺瑞,王士珍也懂了:“大人的意思,是让李国勇当出头鸟,转移朝廷对咱们的注意力?”

    袁世凯却有些答非所问:“转移注意力是必须的,不过咱们也不能让李国勇跌得太快,不然朝廷收拾完了他,下一个就该轮到咱们了。”

    回到阔别两年多的江苏,看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李国勇可就有点惊叹了,自己不在,杨度和他政务院真是经营有方啊。

    他现在升任了两江总督,可就不能再在苏州的巡抚衙门办公了,而是搬迁到了南京的总督府。不过除了情报局,其它诸如工商局等等,依然留在了苏州。龙卫军第一师也从苏州拉到了南京,以保卫江苏重镇南京和他李大帅的安全。

    接受了各国上海领事,大小官员的祝贺,还没兴奋完的李国勇去遭到了杨度劈头劈脸地责骂:“明逸,你怎么如此糊涂,太后要来江苏,你为什么不答应?这几日从德亲王处传来了消息,太后可注意上咱们江苏了。”

    早接到李鸿章,杨度书信的李国勇已经明白自己做了件自以为聪明的蠢事,苦笑了下:“我的好皙子,你就消消气吧,本大帅还是知错就改的嘛。”

    看着一别两年,还是一副惫懒样子的李大帅,杨度无可奈何地摇着头:“算了,事已至此,也不必多说了,还是想想怎么补救吧。”

    哪想到李国勇却突然站起,对着杨度深深鞠了一躬,满脸得嬉皮笑脸:“先生救我!”

    这样子让杨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跟了这么个主子。这些年来他杨度呕心沥血,每日里吃不好睡不好帮李国勇治理江苏,尤其是李国勇不在的这两年,江苏上上下下,大大

    小小的事物哪一样不要自己亲历亲为?最近严重的睡眠不足,让才二十多岁的自己,已经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了。可这已当上两江总督的李大帅,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无赖样。

    杨度边叹自己命苦边说道:“事情还没有糟糕到你说的这样,老中堂虽然过世了,还好朝廷里还有德亲王为咱们说话;再说现在朝廷风雨飘摇,明逸你统辖二省,手握重兵,朝廷一时不会对咱们下手。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扩充实力,江苏新军已扩编到十二万人,但要应付将来可能发生的大事还是不够。可如果规模再弄大了,一来势必加重地方财政负担,二来容易造成军队龙蛇混杂,反而降低了战斗力,这个问题得尽快解决!”

    一道灵光闪过,李国勇脱口而出:“预备役!”

    “预备役?”

    “是的,预备役!”兴奋起来的李国勇解释道:“把两江境内的青壮年组织起来,每年由正规的军官进行一段时候地军事训练,让他们努力提高军事素质,不断增强快速动员和作战能力;做好战时动员的各项准备工作,随时准备转为现役部队。这些人平时为民,一旦发生战胜,则可以迅速得补充到军队中!”

    这种介乎于现代意义的预备役和民兵之间的想法,得到了杨度地赞赏:“这办法好,既可以应付未来可能到来的战争,也能解决财政问题。”

    得到杨度地赞赏,李国勇又有些得意了。

    这时一向爽朗的杨度忽然有些吞吞吐吐起来:“这个,明逸,还有个麻烦事。”

    李国勇可不太习惯杨度这样子:“怎么了皙子,你和我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天大的麻烦本总督也不在乎。”

    “我们查获了一起贪污案。”杨度轻声说道。

    李国勇可就来气了,在自己那个时代,他就相当痛恨贪污腐败,到了这里,在自己的地头上居然也发生这种事情,他有点责怪杨度:“我说皙子,不是我说你,咱们新政才推行了几年啊,就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你为什么不严查到底,还有来和我说?这样的人,有一个杀一个,不用手软!”

    听了这话杨度声音终于大了起来:“本来这事也不会来麻烦你,问题是,这起贪污案是英士的情报处送来的。”

    李国勇这可有点明白了,一起贪污案竟然由情报处送达,这里面可就大有文章了:“皙子,究竟怎么回事?”

    “英士那查实,从去年八月到今年初,江苏财务部共有一百五十万两银子无故消失,而账面上却做得滴水不漏,英士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掌握了确凿的财务部贪污证据。”杨度说道。

    李国勇强忍着怒气:“查到是谁干的没有?”

    “查到了。”杨度声音又低沉了下来。

    “杀!杀!杀!”李国勇再也忍耐不住,暴怒地大叫:“他妈的别管是谁,就是一品大员也给老子杀了!”

    整整一百五十万两啊,这可比割了他的肉还让李大帅心疼。
1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