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国勇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些可恶的家伙,发誓早晚必报此仇,皱着眉,苦着脸一碗接一碗的灌了下去,最后是怎么进洞房的,他是一点也不知道了。反正第二天清晨,大家都清晰地听到江苏巡抚的新房内传来了咱们李大帅一声连着一声地惨呼。

    日子就在喜气洋洋中过去,转眼新的一年掀开了日历。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中华民族历史上苦难黑暗的一年终于来临了。

    庚子年春,山东大股拳民进入北京,此时在北京和直隶省的拳民已多到四、五十万人,他们“扶清灭洋”的口号,使得洋人十分震惊。英、美、法,德四国公使要求清廷限期剿灭义和团,否则他们将派兵前来“代为剿平”。

    此时清廷有两派存在,以慈禧为首的一派主张利用义和团来反外仇洋,以巩固他们的统治;另一派以光绪皇帝、袁世凯、张之洞等人为主,主张镇压拳民,以免外国人武装干涉,保证京师和皇宫的安全。

    而江苏巡抚李国勇,两广总督李鸿章的李家势力,则选择了沉默,彻底地沉默。

    江苏方面的情况却是蒸蒸日上。大规模的还款暂时告一段落,绝大部分当初借款给巡抚衙门的商人,都选择了将借款折底成股份继续放在工厂公司中,而四国贷款,除了免除的部分,也还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

    按照李国勇提出的流水线建议,江南制造局产量翻了数番,年初仿造的毛瑟枪除了武装新军外,居然能够小批量走私出口了。半自动步枪试制虽然接连失败,但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金陵重工厂被李国勇一分为二,分成了金陵重工机械厂和金陵军工厂,前者以汽车等的制造研发为主,后者以火炮生产为主。

    进展最大的当属冯如的航空研究处,最新型的“冯如4号”已经能在蓝天飞行长达半个小时了。

    而江苏新军则由朝廷下旨正式命名为“江苏龙卫军”,与袁世凯的“武卫右军”合称当时的两大新军。苏军大帅李国勇,副帅刘汉英。设总参谋部,参谋长赵声。全军扩充了两个军,四个师;除一师外,每师编制为两旅四团,师直属骑兵1个连、炮兵1个团、工兵、通信、辎重各1个营、卫生队1个、特务连1个。每个营还设重机枪连一个,配备12挺马克沁重机枪,这已经完全达到了德国陆军标准步兵营装备的水平。而作为李国勇的嫡系,号称精锐中的精锐的陆一师,师辖3个旅,旅辖2个团,师直属炮兵营、骑兵营、工兵营、通信营、军士营、特务营、输送营各1个,全师总兵力高达二万五千人。

    再加上骑兵独立旅,炮兵旅等等,整个苏军已扩充到十余万之众。“中华进步党”的势力迅速地在新军渗透,“一个大帅,一个领袖”的思想牢牢地扎在了官兵们的脑中。

    军事上急剧扩张的同时,政治上江苏也没有停息。《江苏时事报》连篇累牍地呼吁江苏民众要服从大帅领导,保持冷静,不要参与任何冲突之中等等;并还有大量篇幅介绍着李国勇为江苏带来的贡献。

    在和洋人的关系处理上,李国勇与美英法德四国签署了《江苏自保协议》,规定了“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由江苏巡抚保护。”

    现在江苏万事具备,所有人似乎都在默默地等待着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来得在众人意料之外,却在李国勇的意料之中。

    当神色匆匆的杨度将一份电报放在李国勇面前时,李国勇沉默了半天,终于说道:“召集各军政要员,开会!”

    当所有人到齐后,李国勇扫视了一下他们,然后掏出那份电报,缓慢到念道:“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我大清正式向各国宣战!太后宣诏:‘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

    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台下一片议论。杨度挥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接着介绍了下事情的起因经过。

    原来今年五月,慈禧派军机大臣赵舒翘等前往涿州、良乡宣抚义和团。该月二十日深夜,有人送了一份洋人的照会给荣禄,要求慈禧立刻归政于光绪。二十三日,清廷召开会议,决定宣战。后来慈禧才发现原来那份照会是假的,是端郡王为了让自己儿子当皇帝所使的激将法,但为时已晚。次日德国公使克林德在北京崇文门大街被杀。清军及义和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及西什库教堂。二十五日,清廷正式下诏与各国宣战。

    王清源听完了介绍说道:“听说那些义和团有神兵相助,刀枪不入,不知是真是假。”

    李国勇就暴怒起来:“放他妈的的屁的刀枪不入,愚昧,落后,野蛮,中国就坏在了这些人的手里!什么扶清灭洋,他们是什么,是强盗,是流氓,是刽子手!还有那个老太婆,头脑发热,除了会玩政治阴谋,她还会做什么!”

    所有人看着发疯一样的李国勇,好容易等他平静下来,杨度问道:“依大帅之见,此仗大清必败?”

    李国勇一屁股颓然坐了下来:“必败,而且会败得很惨很惨。”

    这时,苏军军官们互相交换了下眼色,刘汉英一下站起,大声说道:“既然大清必败,大帅,我们反了吧,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墨涵,你先坐下,”李国勇无力地说道,历史的走向他是清楚的,这一仗大清虽然败了,却还不是致命的:“墨涵,军方的心思我懂,不过大清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我们还得等。”他又将头转向杨度“皙子,你看这事我们该怎么办?”

    杨度早有准备:“这事我江苏上中下三策,上策起兵自立,但如大帅所说,时机尚不成熟,下策,奉朝廷命,对各国宣战,不过我看这点就算了;至于中策,救驾却不开战!”

    救驾却不开战?众人开始琢磨这里面的意思了。

    谁知道李国勇忽然大笑:“好个皙子,这也能被你想到!”

    李国勇如此开心,因为他从杨度的话中突地就想到了一个历史名人:那个甘为一条恶犬的清末三屠之一,岑春煊!

    这小子要不是首先率部勤王,获得慈禧的好感,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甘肃按察使一跃升为陕西巡抚?想到这李国勇心里有计较了,岑春煊啊,今天可就对不起了,属于你的功劳兄弟我领了。

    (蜘蛛对义和团向来没有好感,六月,义和团大规模进京,其强盗本性暴露无疑。抢教民之财物是常事,坐地卖所抢之物亦有之。他们称‘所烧皆奉教之家,并未延及良民。‘(《庚子记事》第13页)在义和团的逻辑中,凡是信了教的中国人全都该杀。7月15日开始,义和团进攻聚集在宋家河的三千多名教民;三天后陈泽霖又带2500名新军加入;到20日,义和团用zha药包炸毁围墙攻入,杀死了所有做最后抵抗的修女,然后对困在教堂中的1000名男女老少施以焚烧,只有五十人从窗口逃出;加上被陈泽霖带回北京的、被义和团卖为奴隶的、夜间逃出的,只有五百人幸存。)
1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