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类历史上首次依靠自身动力的载人飞机在空中飞行了15秒,因为燃油耗尽而降落到了地面。虽然只有短短的15秒,但已是一个划时代的创举了。

    从飞机上骄傲到走出来的冯如,被热血沸腾的人们当成英雄一般围着他欢呼着,再也没有人把这个年轻的科学家当疯子,当怪物来看待了。是的,英雄,他就是英雄!

    同样兴奋不已的李国勇却转开了另外的心思。飞行虽然成功了,但目前来看飞行时间过短,实用价值还不大,还得继续改进。另外是不是等完善了可以考虑下出口的问题,飞机不比的商品,一旦能接到订单,那可就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啊。还有个就是,怎么把飞机运用到战场上去,世界上第一支用于实战的飞行队,一定得在自己手上诞生。

    等大家的情绪稍稍安静了些,王清源趁机宣布了个喜讯:“诸位,诸位,今天是我中华民族史上光荣而伟大的日子,本人向冯如先生表示最崇高的致敬,并代表商务局向航空研究处捐赠五万两白银用于进一步的研究开发。另外,”王清源清了清嗓子:“借着这个大喜的日子,本人宣布,小女青颜和咱们李大帅的婚事,定于下月初八举行!”

    这可真是喜上加喜了,瞬间李国勇和王青颜被祝贺的人群所包围。虽说早有准备,但青颜还是羞得脸红扑扑的。

    李大帅不紧不慢地冒出了一句话:“我说各位大人们,这礼物你们可得提早准备了,本大帅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成功试飞的消息虽然很秘密,但还是迅速传编了苏州,由苏州到江苏,由江苏到全国,由全国到各国领事耳中,最终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世界各国的反应先是惊讶怀疑,再到惊叹佩服,最后大量的前来参观观摩、体验飞行的外国人大量地涌入了江苏,这其中就包括了美国人莱特兄弟。不过让李国勇失望的是,并没有看到原本意想中的国外订单。因为欧洲权威科学家认为,靠比空气重的飞行器飞行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美国的《华盛顿科学报》颇有远见卓识地写了这么篇评论:

    “公元1898年8月11日,注定是世界飞行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日字,中国一个叫冯如的年轻小伙子,在当地最高长官李国勇的全力支持下,成功地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架完全依靠自身动力飞行的载人飞机的试飞,并在天上停留了15秒,这表明在飞机的研究上,中国走在了世界的最前端。我们可以预见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世界各国的领空上,将飞满中国制造的飞机。

    中国,一个遥远神秘的东方古国,在我们的印象里,是愚昧的,野蛮的,极度落后的民族,但由此发明上,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调整一个我们的视角呢?李国勇(中国国务卿李鸿章的孙子,编辑注。)和冯如,以前闻所未闻的两个名字,我建议,让我们为他们对飞行史做出的巨大贡献而致敬!”

    从这一刻起,美国人第一次记住了李国勇这个名字。

    随着江苏巡抚李国勇大婚的临近,整个江苏陷入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之中,加上咱李大帅的公开索贿,杨度亲自为李国勇挑选的新房,距离衙门不远的一幢古色古香的的三层小楼前,每天排满了前来送礼的大小官员。

    苏州百姓见这里突然这么热闹,仔细一问,原来竟是深受他们爱戴的李大人要结婚了,这消息一传开可不得了了,百姓们简直是踊跃送礼,有送鸡蛋的,有送被面的,最离谱的是,几家商号的东家,联合起来送了个纯金的马桶。

    每天送礼的人不见减少,反倒越来越多,把负责接待的官员忙得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杨度只能紧急从警卫营抽调了一个连来帮忙,才算勉强应付过来。

    李国勇虽然贪得无厌,不过对自己的心肝宝贝新军还是特别照顾的,新军普通士兵一律不得送礼,但各连队的长官每日起来一开门,总能看见门前堆满了对大帅的孝顺。

    美英法德四国领事除了表示私人的祝贺外,还代表本国政府送来了让李国勇喜出望外的礼物:减免江苏部分债务。原因一来是李国勇大婚,二来对他在越闹越凶的义和团运动中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表示谢意,第三点就是打李国勇上任后,各国和江苏的贸易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苏州这样,无锡那也热闹非凡。本来以王家富甲一方的雄厚财力,也不需要别人送什么,但借着这机会能和李大帅拉上关系,无锡的乡绅名流,哪一个不是天天一大早就巴巴的等在了王府的门口。弄得坐镇无锡的王冠荣烦不胜烦。

    大有私心的李国勇,为了确保婚前不出乱子,还特别命令陆二师派了一个连去保护王家。

    好像结婚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李大帅,每天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苦苦等待着李鸿章的到来。对于这位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位亲人,李国勇心中充满了感激。李鸿章的睿智,深谋远虑,都是自己无法相比的。自己能有今天,除了李鸿章的影响外,很大程度上是靠着自己后世的知识和相当不错的运气,但今后要想一直走下去,总不能永远靠运气吧?得好好向这“爷爷”请教请教。

    好容易煎熬到八月底,李国勇终于等到了两广总督李鸿章!当然,还有他那一堆子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亲戚,包括——他的“父亲”。

    安顿好了浩浩荡荡的人马后,李国勇迫不及待地就去给李鸿章请安。

    望着面前这个明显比离京前成熟了不少的孙子,李鸿章满是赞许:“好,你很好,非常好,这一路上我可仔细看了,江苏被你治理得欣欣向荣啊,可比爷爷我当江苏巡抚那时强多了。”

    暗叫惭愧的李国勇道:“明逸年少无知,江苏现在虽然有了点起色,但还远远不足,明逸诚心请爷爷指点一二。”

    沉吟了会,李鸿章吐出了句话:“要说缺点也不是没有,四个字‘锋芒太露’!”

    “锋芒太露?”李国勇咀嚼着这四个字。

    李鸿章淡然一笑:“朝廷里这有些事可是你想不到的,大伙儿可都在盯着你呢,二十一岁出任一方大员,各国领事又纷纷为你说好话,能不有人嫉妒?现在爷爷我还能说上话,太后对你也是恩宠有加,但是,一旦我和太后都不在了呢?我估计那时候,就有人要拿你开刀了!”

    李国勇可不是笨蛋,无数血的事实告诉他,政治斗争本来就那么现实残酷:“那么爷爷,我该怎么办?”

    李鸿章从从容容地道:“外和洋夷,内连权贵,培植势力,徐图发展!我听说现在美英法德四过领事,还有咱们德亲王和你关系都很好,切记切记要巩固和他们的关系,象这次你成婚,为什么没有请德亲王和京里的大臣呢?”

    听到这,李国勇汗都下来了,是啊,自己打心眼里就没瞧得起过那些人,所以牙根就没想过请他们,现在李鸿章这么一说,他可就觉得麻烦了,自己政治上还是太幼稚啊。
1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