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青颜的精心照料下,李国勇恢复得很快,十多天后已经能在别人的搀扶下勉强下地活动一会了。对方慕良也没有处置,毕竟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也没有太大的责任,不过事后可怜的方慕良却被杨度、刘汉英、郑彪、王清源等等一干江苏文武重臣排着队的一一叫去骂了个半死。越想越害怕的方慕良,在征求了杨度的意见后,也不管李国勇同不同意,由刘汉英从陆一师精心挑选了五百名士兵和大批武器补充到了警卫队中,警卫队也更名为警卫营。

    没多久朝廷的嘉奖也下来了,赏了个轻车都尉的虚衔外加一批补品。这些东西李国勇是拿正眼也不会喵一眼的,他关心的还是江苏的事情,也不管青颜地抗议,让人叫来了杨度。

    杨度看起来精神比前段时候好了很多,一进来就道:“我说李大人,你可终于能下地了,这江苏的一大摊子事,你还真打算让我一个人做啊,要真这样,我还不如回乡下买两亩地种地去。”

    李国勇笑了:“要真这样,你可得带上我,种地可比当官轻松多了,还不用怕有人刺杀。”

    说到“刺杀”,杨度表情可就严肃了:“明逸,这次事件英士那查过了,纯属偶然事件,刺客是谭嗣同的结拜兄弟,单纯的为了谭嗣同报仇。”

    李国勇可就想到历史上充满传奇色彩的“大刀王五”了:“对了,那两个刺客怎么样了,还都活着吧?”那天他重伤昏迷,可没看到后来的情况。

    杨度满脸的诧异:“明逸,你没糊涂吧?他们早被你的侍卫砍成了十七八块了!”

    我草,李国勇心里咒骂了声,大刀王五啊,大名鼎鼎的侠客,就这么死自己手上了?老子还想重用他呢!无奈地摇了摇头:“皙子,说下咱们地面的事吧。”

    杨度可猜不出巡抚大人的想法,“一月份,江苏财政收入折合白银二百五十万两,扣除还款利息和各项开支,尚节余一百一十万两。”

    “这么多?”李国勇琢磨开了,这要换成人民币,那得多少钱啊:“那咱们可发了,等我好了可得好好庆祝下。”

    杨度白了他一眼:“江南制造局首批仿98毛瑟式步枪共100支已经出厂,按现有生产速度,月生产能达到800到1000支。”

    “才这么点?太少了。”李国勇显然很不满意:“对了,皙子,你听说过流水线没有?”说到这自己也发现了错误,世界上第一条流水线1913年才由美国人亨利-福特发明,这个时代的人哪会听过这玩意。

    果然杨度一脸迷茫:“这是什么东西?”

    李国勇苦笑了下:“算了,等两天把江南制造局管事的叫来,我当面和他说。”他盘算着流水线一但设置成功,那就算奠定了大规模生产的基础,到时自己也能过把大军火贩子的瘾。

    杨度继续说道:“江苏重型机械制造局的火炮研制也大有进展,另外明逸你说的汽车,我知道洋人有这玩意,咱们也问洋人购买了几辆,不过研发的速度不让人乐观。”

    陆续汇报了有一个多时辰,听的李国勇头昏脑胀:“皙子,这些事有你办我很放心,北京那的情况怎么样?”

    杨度道:“北京那现在不容乐观,部分义和团已经进惊,公然提出‘扶清灭洋’的口号,太后好像很支持这些人,外国公使已经几次提出了严重抗议。”

    知道历史走向的李国勇叹了口气:“今年还不至于闹出什么大乱子来,但明年,最晚明年6月,必出大事!”

    这可让杨度惊讶万分了,巡抚大人对事情发展的预测竟然精准到了这个地步?

    发觉自己说漏嘴的李国勇掩饰了下:“我也按照和洋人打交道时对他们的心里底线瞎猜的。”

    杨度还想说些什么,才进屋的青颜重重地咳嗽了几声,王大姑娘的脸上可写满了不乐意,这杨先生也够能说的了,都一个多时辰了,还没说完,巡抚大人的身体还要不要了。杨度可不敢得罪这母老虎,也不管李国勇眼中的乞求,一溜烟就窜了出去。

    青颜马上换了副温柔的表情:“来,乖,把这碗参汤喝了。”

    “救命啊!”李国勇发出了比杀猪还难听的叫声。这几天来,王家送来的补品,可把他害得不轻,这些东西对疗伤有没有作用他不知道,但身体里某些部位,那可是被补得天天抗议。虽说眼前有个大美人,可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现在又来人参,真正是不让自己活了!

    时间进入三月份的时候,李国勇的伤好了大半,也真多亏了青颜,这么些日子,她可瘦了一大圈。心疼得李国勇连连命令她休息,不用再照顾自己了。

    基本行动自如的李国勇,在方慕良等人地护送下,去了新军军营视察。

    还没到军营,就看到一排排穿着新式藏青色军服的士兵在刘汉英的亲自带队下,整齐威武地欢迎大帅的到来。

    这批军装是李国勇老丈人王清源,亲自监督制造的,大部分模仿了德国军官顾问团军服的式样,穿在年轻充满了朝气的士兵们身上,那真是有说不出的神气。李国勇看着自己的部下大是满意。

    看到李国勇走近,刘汉英拔出军刀,大声道:“全体,举枪!”

    士兵们齐刷刷地将枪举到胸口,一起发出震耳欲聋地呼声:

    “新军威武!大帅威武!新军威武!大帅威武!”

    几万人的高呼让猝不及防的李国勇差点没吓趴下,还好李大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总算稳住了身子,不然这面子可丢大了。不过拥有这么样支军队,还是很让李国勇得意的,几万人的大帅,在自己那个时代可是想都不敢想。

    受到隆重欢迎的李大帅,勉励了士兵们几句,在刘汉英等人的陪同下,先接见了德国军官团,表示了对他们工作的满意后,单独召见了部下的将领。

    他先拍拍刘汉英的肩膀:“墨涵啊,很不错,不过新军这架势是十足的了,真拉到战场上能不能给本大帅长脸?”

    刘汉英对自己的部队表现得信心满满:“大帅放心,新一军别的不敢吹,在中国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部队能够和咱抗衡的。”

    李国勇却想到了自己的结拜大哥袁世凯和他强大的北洋军:“你先别吹,这朝廷里可不是只有咱一支新军。”

    “大人说的是袁慰亭的军队吧。”苏州兵变中立下大功的二团团长谷学宾第一个反应过来:“请大人放心,万一有一天咱们和他们干上了,咱绝不会给大帅丢脸。”

    军事上自己那是不懂的,反正交给这些军人就成了:“战斗力是一个方面,思想又是一个方面,要让军队保持绝对的忠诚。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明年国内就有大事要发生,不出几年,咱大清肯定风云四起,到时候,一定要让士兵们知道他们在为谁而战,要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效忠对象可不是这个朝廷!”

    这话说得可算得上大胆绝伦了,摆明了有造反的意思嘛。不过二师师长赵声却大是兴奋:“这大清早该亡了,大帅放心,新军是您一手培养起来的,我们只知为大帅而战,为江苏而战!”

    其他几个人也琢磨出味道来了,大帅感情从来没把朝廷当回事,不过自己个个都是大帅栽培的,对这腐朽的大清真没什么感情。好好地跟着大帅干,到时候一不留神弄个开国功臣什么的,那真是美得能飞上天去。

    刘汉英干脆直截了当地道:“大帅,我看别等了,直接宣布江苏独立得了。”

    看着被自己鼓动得热血沸腾的部下,李国勇微微摇头:“不行啊,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好好练兵,耐心等候,立功的机会早晚会到到来!”

    李国勇心里和个明镜似的,现在妄想以一省之力对抗全国,那是不成的,自己的威望全在江苏,放到其它地方恐怕就不那么响亮了,一呼百应怕不太可能。明年就是“庚子事变”满清力量势必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再等上个几年,中国的实际掌权者那个老太太也该死了,到那时才是自己的机会,江苏的机会。

    自己做的这一切会不会改变中国的历史那是谁也不知道的,但韬光养晦,积蓄力量,等待时间才是目前要做的,“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那可是颠仆不破的至理名言。
12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