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直到了很多年以后,李国勇还是没弄明白那天晚上自己为什么会把生死置之脑后,一时冲动还是被鲜血刺激得神经都麻木了?

    不过当时的情景,却感染了那些本已吓得腿脚发软的非战斗人员,一个个都对这位不畏生死的大帅所激励,大帅都不怕,我们又为什么要怕呢?此时王青颜的眼中,也对自己未来的夫婿流露出了自然而然对英雄的仰慕,她悄悄走到了李国勇的身边,也忘记了矜持,真挚地说道:“李大哥,到哪我都和你在一起。”

    李国勇微笑了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这种现成豆腐,那可真是不吃白不吃。青颜脸上微微一红,却并没有挣脱。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有信心的,起码杨度急了,他向郑彪丢了个眼色,意思让郑彪用强把李国勇架出去了。这动作可没逃过李国勇的眼睛,他招了招手:“皙子,来。”

    没奈何的杨度走到了他身边,话中透着明显地焦急:“大人,为了江苏,为了我们的事业,您必须走啊!”

    李国勇淡淡地道:“皙子,我不会走的,我要走了,这里的人怎么办?死了我李国勇不要紧,但你们都是人才,是江苏,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啊。所以我不走,皙子,带着他们,我让郑彪护送你们出去,我在这断后!”

    杨度奇怪地笑了:“明逸,我们都是因为你才聚集到了一起,你不走,难道我杨度就贪生怕死吗?”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李国勇知道想走也不太可能了,他的眼神有点迷离:“皙子,你说,我们就这么失败了吗?”

    不再多考虑什么的杨度笑道:“大人,我们没有败,我们还有两万新军,我们在江苏撒了了希望种子,就算今天我们全死在这儿,总有一天,这些种子会在整个中国生根发芽的!”

    听得热泪盈眶的郑彪咬着牙道:“大人,杨先生,你们放心,除非警卫队全死绝了,否则我保证不会让你们看到一个叛贼!”说完虎吼一声:“警卫队,全体,跟我上,杀光那些狗崽子!”

    五十名卫兵仅靠步枪根本就无法阻挡住汹涌而上的叛军,很快,第一道防线就失守了,带着剩下的四十个人,郑彪退守到了第二道防线。十五分钟不到,第二道防线又丢失了,无奈的郑彪退到最后一道防线,这时他身边只剩下二十五个人了。

    郑彪长长呼了口气,最后的时候就要到了。他从掩体中站了出来,静静地道:“兄弟们,今天就是我郑彪毕命的日子,后面就是咱们大帅,你们有怕死的没有?”

    二十五连考虑都没有考虑,齐齐高声道:“没有,誓死护卫大帅!”

    郑彪满意地笑了:“警卫队,全体,上刺刀!”

    明晃晃的刺刀,在夜色里泛着寒光,在那述说勇士们的忠诚和热血!

    忽然,叛军身后一阵大乱。

    上千个穿着什么服装都有的人,呐喊着杀入了叛军阵中。这些人有的拿刀,有的拿红缨枪,总之各种兵器基本全了,最离谱的是,居然有个大汉拿着对大铁锤。这兵器,可有个百多年没见过了。这群人领头的是三男一女,其中那个长相威猛的大汉边砍边骂:“他妈的,敢打咱们大帅。老子还等着大帅招安呢,让你杀,让你杀!”骂一声就有个倒霉的叛军倒在他的刀下。

    这群人正式顾大山带领的太湖群盗。原来顾大山在城中四处大乱的时候,按着李国勇的名单,在苏州城内来了场大屠杀,把名单上的江苏官员杀了个干净,正准备按计划撤退的时候,顾大山听着巡抚衙门那的枪声不对劲了,和另外三个头领一商量,干脆来到了巡抚衙门。

    也亏得他们的抗命,来的正是时候,不然咱李巡抚李大人的小命今儿个还真交代在这了。别看这些土匪是无组织、无纪律、无训练的三无人员,可长期的打家劫舍,对抗官兵的舔血生涯,早让他们个个练的彪悍无比凶猛异常。马得贵手下的人虽然是他的精锐,又用数千只众,可肉搏起来,哪是这些人的对手。

    等到援军,兴奋无比的郑彪喜得大叫声:“弟兄们,援兵来了,杀啊!”

    警卫队的人可就好奇了,这援兵可真透着古怪了,怎么个个和土匪似的?

    正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赵声亲自带着一个团过来了,这一来,形势立刻扭转了。又过了会,剿清了城外残匪的刘汉英也带着大队人马赶到。

    不过这些正儿八经的援兵,却很奇怪地发现,怎么官兵配合着一群土匪在剿杀叛军?咱们的李大帅神机妙算,当真是不可捉摸。

    情知大势已去的马得贵,正想逃跑,却被郑彪窥个正着,抬手一枪,这位都统大人只能到黄泉路上做他升官发财的美梦去了。

    到了天亮的时候,听了一晚上喊杀震天,枪声大作的苏州市民,才敢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只看到街面上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死尸和一队队被押解着的绿营士兵。

    这砸回事?怎么绿营的都被抓了?难道长毛又闹事了?有好事的民众开始琢磨起来。

    历史上把这一次兵变称为“苏州兵变”,次役死江苏提督马得贵以下绿营官兵四千四百人,被俘三万余人,自江苏布政使赵东成以下,包括事后被秘密处死的常州参将廖士诠,金坛游击徐滔等人,共死一百三十三名江苏大小官僚。陆军第一师方面,伤亡为一百十七人。

    后世的历史学家虽然对这场兵变争论不已,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这次兵变,彻底稳固了李国勇在江苏的统治,为李国勇日后的争霸天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兵变是被彻底干净地镇压了,下面该考虑善后及论功行赏的事情了。

    投降的三万余绿营官兵,从中挑选出了四千名加入绿营时间不长,身强体壮的,连同一千多太湖群盗,合编为江苏陆军第二师,与第一师一起,组建成了新遍江苏陆军第一军。

    陆一师,全体官兵作战英勇,称“虎胆英雄师”,全师每人发赏银五两,放假三天;德国顾问团,指导有方,每人发“江苏荣誉勋章”一枚,李国勇坏就坏在这,他知道德国人好面子,重荣誉,这下可帮他省下大把银子了。

    个人方面,刘汉英剿贼有攻,升第一军军长兼第一师师长;郑彪临危不惧,浴血奋战,调任第二师师长;谷学宾守城有方,升一师二团团长;赵声升得最快,由个小小的营长,居然破格提拔到了第二师参谋长;而太湖盗匪孟凡贵,吕远,傅馨萍,先去才弄好的无锡马山军校学习半年,而后回来任职。而在这次平叛事件中,理因占据头功的陈其美,却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并没有受到奖励,只是由李国勇在暗地里重重勉励了番,好在陈其美明白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倒也没有什么。

    至于立下大功的顾大山,先是被李国勇骂了通抗命不遵云云,接着就被委以重任,出任准备成立的江苏警察总局局长一职。

    至此,江苏军政大权真正意义上的掌握到了李国勇一个人的手里。

    关于善后的处理,是杨度最担心的,这事一个弄不好,必将受到朝廷的追究,当杨度把担忧说出来的时候,李国勇想了半天,终于无比沉痛地道:

    “给朝廷上折子,光绪二十五年一月五日夜,苏州汉军都统周子达,常州参将廖士诠廖,金坛游击徐滔三人勾结太湖匪帮,密谋造反,攻打苏州,适我江苏新军二万人正值外地拉练,救援不及,苏州城破。江苏布政使赵东成大人,都督马得贵大人,率江苏文武奋勇不屈,与贼展开顽强战斗,至新军回防,我大清江苏众官员全部杀身成仁,哀哉痛哉!臣江苏巡抚李国勇,得圣上太后鸿福,经一日一夜奋勇拼杀,终斩周逆子达,廖逆士诠,徐逆滔于马下,同日克服苏州!”

    这个折子,也可说是大清立国以来第一厚颜无耻之作了!
12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