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899年1月5日,夜。

    整个苏州都已进入了梦乡,城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打更人的报更声,在万籁俱寂的夜里,显得多少有些让人心烦。

    看来又是一个一如既往平静的夜晚,但在后来的历史上,有名的“苏州兵变”即将开始。

    亥时才过,苏州四门的防御,已被新编江苏陆军第一师第一营秘密的强行接管,原守军全部被看管起来。

    重点在东门方向防御的一营长谷学宾说实话还是满肚子的不服气,下属的一连长赵声,也不知是什么地方被大帅和师长看中了,竟然让个小小的连长统率万人大军,今晚自己要不好好得露上一手,自己这营长的面子也没地方搁了。

    快到子时的时候,远远的奔来几匹快马,当头的就是江苏布政使赵东成。赵东成到了城门口发现有些不对了,全是些陌生的军人的面孔,自己安插在这的亲信一个不见,莫非出事了?抱着侥幸的心里,赵东成大声道:“立刻打开城门。”

    谷学宾手一伸:“拿大帅将令来。”

    “混蛋,”赵东成破口大骂:“我乃江苏布政使,有紧急公务出城,要什么将令。”

    谷学宾现出一丝笑容:“你就是布政使赵大人啊,早说不就行了。”突地脸色一变:“奉江苏巡抚李大人命,江苏布政使赵东成勾结土匪,密谋反叛,着陆军第一营营长即时拿下!”说着与努嘴,十来个士兵一把就将赵东成和他手下从马上拉了下。

    赵东成死命挣扎:“你擅抓朝廷命官,这是死罪!”

    谷学宾鄙夷地瞟了他一眼:“省省吧,赵大人,成王败寇的道理你又不是不懂,亏你还是个读书人,就你们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我们大帅?”

    不甘心的赵东成停止了挣扎,连喘粗气:“我要叫李国勇。”

    点了下头,谷学宾道:“满足你的心愿,带赵大人下去,”等赵东成被推了出去,谷学宾对押解的士兵做了杀的手势。李大帅的命令很简单,不要活口!

    苏州城外,常州参将廖士诠,金坛游击徐滔,带着化了装一万五千绿营士兵,看看子时已到,城门却还是没有打开,都有些焦躁,两个人低声商量了下,决定强行攻城。

    廖士诠拔出刀来,声嘶力竭地大吼大叫:“弟兄们,打开苏州城,金银随便拿,女人随便玩,跟着我冲啊!”

    战前早被自己的长官极力炫耀苏州如何如何富裕,苏州女人如何如何漂亮的上万士兵,齐声呐喊,瞪着被财宝女人的yu望燃烧得血红的眼睛乱哄哄地冲向了城门。

    城楼上,谷学宾显示出了军人的冷静,和经过德国顾问培训后非常高的指挥素养,他并没有急着下领开枪,而是冷冷地注视着城下毫无章法乱冲的绿营。

    “开火!”当绿营到了离城门不足五十米的距离,谷学宾下达了命令。

    刹那间,枪声大做,98式毛瑟步枪清脆的枪声,伴随着马克沁重机枪欢快的歌声,将冲得最靠前的绿营士兵撂倒了一片。猝不及防的绿营,看着怎么一眨眼自己身边整片的弟兄就倒下了,轰得一声潮水一样就退了回去。

    廖士诠也是大吃一惊,城里竟然有防备?火力怎么这么猛?这还没怎么着呢,自己的士兵就死了百多个?在火把的照耀下放眼看去,城上也就百来个,廖士诠放下了头,自己一万五千士兵,还怕吃不下这百来个人?他打气道:“兄弟们别怕,他们人不多,跟着老子上,第一个打开城门的,老子赏他一千两!”

    在金钱的刺激下,士兵们又发动了一次冲锋,可惜这次和上次一样,除了丢下百多具尸体外,连城门是什么样的都没有看到。城楼上强大的火力,守方士兵的冷静,都让他们心寒。

    “大人,大人。”一个卫兵几乎连滚带爬得冲到了廖士诠面前。

    正心烦气燥的廖士诠吼骂道:“你他妈的死了爹娘了,乱叫什么!”

    卫兵简直要哭出来了:“大人,我们被包围了,密密麻麻的,子弹打过来就象下雨啊!”

    包围他们的,正是刘汉英亲自带队的一万秘密潜回的新军,刘汉英挥舞着毛瑟手枪大声道:“陆一师,保卫苏州,保卫新政,保卫大帅,前进!”

    “保卫苏州,保卫新政,保卫大帅!”一师将士齐声高喊,睬着整齐的步伐,勇猛无畏地冲向敌人。在他们心中,谁敢对爱护他们象爱护自己儿子一样的大帅有任何不利,有是他们无法容忍,必须消灭的。大量的叛军在他们面前倒下,偶尔有组织地抵抗,也根本阻止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很快,被陆一师强大火力和高昂斗志所震惊,所颤抖的叛军,整队整队的开始投降。

    廖士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绝望地道:“周子达误我,周子达误我啊!”

    城内,新军军营。

    这的情况和城外差不多。由新式军火武装起来,受到最正规,最严格训练的陆一师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只知抽大烟,嫖女人的绿营能比的。甫一接触,在陆一师强大的火力下,绿营溃不成军,大面积地溃散很快发生。周子达气得一连杀了几个逃兵,不但没有作用,反而让溃散规模更加加大,到了后来,面对展开反击的陆一师,连周子达的亲兵都纷纷扔掉了武器逃命。

    不过虽然新军完全控制了战场局势,但要收拾干净数万奔逃的绿营兵勇,还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掉的。

    而从战斗一开始就陷入困境的巡抚衙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在城里城外几乎同时打响战斗的时候,江苏提督马得贵亲自带着绿营最精锐,武器也最好的五千兵勇进攻巡抚衙门。李国勇手中一共只有五十名卫队士兵,等于一个人要对付一百个敌人,压力可想而知。

    一到巡抚衙门近处的马得贵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巡抚衙门大开,门口很奇怪的堆满了一个个装满了沙土的麻袋,不知道李国勇在做什么,不过麻袋包上架着的两挺黑黝黝的马克沁机枪马得贵还是认识的,听说这洋人的玩意威力还很大。急于抓住李国勇的马得贵,一等兵丁摆好阵势,立刻就下了进攻的命令。

    300名端着老式滑膛燧石火枪做为前锋,大摇大摆地冲向大门。

    “突突突”,马克沁开火了,一条条火舌愤怒地喷向敌人,重机枪巨大的杀伤力,让300名士兵转眼就全部倒在血泊中。

    马得贵眼睛都直了,李国勇的武器也夸张得离谱了吧,这才多少时间,自己300个精锐的士兵就这么没了?他简直气疯了,也不要什么阵型了,也不管什么前锋后卫了,反正马得贵下的唯一命令,就是冲,冲进去,打死李国勇的,官升三级,赏白银一万!

    两挺马克沁机枪的交叉火力,让绿营士兵割麦子一样地一片片倒下,但也杀红了眼的马得贵的精锐,还是一个接着一个睬着同伴的尸体冲锋。

    火yao味,血腥味,刺激得李国勇直想呕吐,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自己居然还能白吃镇静,李国勇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被枪声从好梦中惊醒的人们纷纷拥了出来,全都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李国勇。

    李国勇轻描淡写地道:“大家不要惊慌,小股叛匪作乱而已。”话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没底,对方毕竟是五千之众,不过大家见巡抚大人如此沉着,也都放下了心。

    不一会,枪声突然减小了很多,郑彪喘着粗气跑了进来,有点语无伦次地道:“大人,坏了,两挺机枪供弹系统全部出现问题,暂时报废了!”

    李国勇纳闷了,马克沁机枪那么有名,除了笨重点,供水麻烦,打到后来会出现一堆人围在一起小便的镜头,其它没什么大毛病啊,怎么到了自己这,就出毛病了?

    郑彪真急了:“大人,光靠步枪咱顶不了多久,快撤吧!兄弟们保护大人杀出去!”

    不知怎么的,素来贪生怕死的李国勇,现在反倒无所谓生死了,他微微摇了摇头。
12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