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拿定主意要大开杀戒,彻底把旧势力从江苏连根铲除的李国勇,秘密着手行动起来。各部、局的人员和家属被杨度以前段时候工作不力,需统一管理为由分批接入了巡抚衙门,或者秘密安排出了城外;新军更是搞了一次演习,一半的士兵被刘汉英带着去了无锡;情报局也没闲着,更加紧了对布政使一伙人的监视。

    而李国勇则表现出了一贯的懒散,无所事事,几乎是每天都泡在了“不夜城”夜总会,总是夜总会一开门就第一个到,一直到黎明才瞪着血红的眼睛回去。

    不夜城贵宾房内,聚集着五男一女六个神色诡异的人。

    “大人,终于又见到您了。”一个彪形大汉眼眶红红的说道。这人正是神秘消失了很久的顾大山。

    李国勇看着面前这比起以前来明显消瘦了很多的自己的亲信,感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山,辛苦了,这次事情做完,你就可以回来了。”

    边上李国勇的亲卫队长郑彪狠狠给了自己的老伙计一拳:“你小子这段时候可快活了,这次事结了,你得请我喝酒。”

    顾大山憨憨一笑,对李国勇道:“大人,我来给你介绍,这几个兄弟就是我的太湖上结识的好汉。”他一一指了过去,最左面瘦削的汉子是太湖帮帮主“九命鸟”孟凡贵,当中长相威猛的是快船帮帮主“水里旋风”吕远,最右手颇有几分姿色的美貌女子是银鱼堂大当家的“江南牡丹”傅馨萍。

    等顾大山介绍到这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然是江苏巡抚劳改营李大人时,三个草莽英雄可就听傻了。当初顾大山将他们组织起来集中抢劫,平均分赃的时候,就隐隐地知道这顾大哥有靠山,只是没想到靠山居然大到这么离谱,一省父母官竟和顾大哥称兄道弟,怪不得屡屡犯案,还就是不见官兵围剿。

    看着不知所措的三个土匪头子,李国勇直想笑,可有一琢磨,自己是他们的保护伞,那可不是江苏最大的土匪头子?“你们前段时候做得很不错,帮了本大人不少忙,再把最后这事了了,你们也别再当江湖好汉了,统统来我巡抚衙门,我给你们都弄个官当当。”

    三个人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谁愿意去做土匪啊,尤其是傅馨萍的祖上,那还曾经当过大清的一任地方官,后来闹长毛,没守住自己的地盘,朝廷又要追查责任,实在没法了,才带着一票人啸聚太湖。现今能被朝廷招安,那可是天大的喜事了,就是不知道这大人说话算不算数。

    顾大山看他们傻头傻脑的样子,急了:“我们家大人说一不二,你们还不快谢过大人。”

    三人这才醒过味来,齐刷刷跪下:“多谢大人。”

    李国勇笑着扶起了他们,又勉励了几句,心里却想道:九命鸟,水里旋风,江南牡丹,和自己那时代看的武侠小说一个味道。

    递给了顾大山一张纸,李国勇嘱咐道:“这上面有你们这次行动的路线和人员名单,一会郑彪会给你们一批新式武器,教你们怎么使用。记住了,我不要活的。”说到这,一股杀气从李国勇脸上冒出。

    顾大山看得心里一寒。

    回到巡抚衙门时天已经大亮了,李国勇累得只想赶快到床上去好好睡一觉,却又被自己的老丈人王清源拉到了个没人地方。

    “明逸,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老奸巨猾的王清源琢磨出了这两天巡抚衙门气氛有些不对。

    李国勇强打起精神:“一岩先生,有些话我也不能明说,总之从现在起您尽量少出门,不几日就有大事发生。”一岩是王清源的字,自己还没把青颜娶过门,总不能叫他岳父吧。更何况,现在能不能娶到王青颜还大有可疑。

    王清源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如此明逸你自己要小心了,出去的时候多带点人,江苏可离不开你啊。”这几句话倒不是奉承,的的确确发自他的内心。

    大是感动的李国勇内心翻腾不已,来到这世上,举目无亲的自己,可真把李鸿章和王家当成了自家人。还没说上句感激的话,王青颜走了过来:“李大哥,有事情发生吗?怎么巡抚衙门人人都那么紧张?”

    李国勇说道:“青颜,这段时候你就呆在这,千万不要出去,其它事情你还是暂时不要知道的好。”

    说到这,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走了开去。

    青颜看着未婚夫有些憔悴的背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王清源对女儿道:“青颜,明逸难啊,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抗着整个江苏,他累啊!”

    青颜默然无语,只希望自己能够帮李大哥分担掉一些重担,可惜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了。

    王清源抬首向天:“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现在巡抚衙门最忙碌的,不是李国勇,也不是杨度,而是郑彪。他几次向李国勇提议从新军中抽调人手,增加卫队人数,都被李国勇拒绝了。李国勇的想法很简单,新军是这次平叛的主力,绝对不能削减力量,只是批准从新军调来了两挺马克沁机枪。纵然这样,靠卫队的五十个人,守卫诺大的巡抚衙门,加上几百个非战斗人员,郑彪还是有了捉襟见肘的感觉。

    忙碌布置着火力点的郑彪,背后被人轻轻拍了下,回头一看,原来是杨度。

    “怎么样,有把握守住吗?”杨度关切地问了句。

    郑彪满腹怨言:“估计吃紧,我就五十个人,咱大人也真是的,死活不肯多派人手。”

    杨度叹息了声:“大人也是没办法啊,这次叛军人多势众,来势汹汹,如不能靠新军迅速扑灭,就算守住了巡抚衙门又有什么用。”

    这道理郑彪也不是不懂,可自己这不也是担心大人的安危嘛。

    杨度悄声道:“郑彪,我给你个特别任务,一旦守不住了,你必须保护大人杀出条血路,和城外的部队会合,其它事你一概不要管!”

    郑彪这可为难了,他看了看四周没人,低声道:“杨先生,我也不瞒您,大人对我的交代是,一旦出现情况,卫队无论如何要保着您和各部门负责人杀出去。大人将亲自断后。”

    瞬间杨度的眼眶湿润了,自己没有跟错主子啊!却又立刻回复了常态,提高了点声音责骂道:“郑彪你糊涂啊,江苏可以没有我杨度,却不能没有李大人,你给我记住,不按我说的办,大人只要有一丁点闪失,我杀了你的头!”

    巡抚衙门紧张忙碌,江苏布政使的家中也不轻松。

    “周大人,一切都安排好了吗?”赵东成还是非常担忧兵变能不能成功的。

    苏州汉营都统周子达却是信心十足:“赵大人放心,我手下将士早集结完毕,就等明天动手了。常州参将廖士诠廖大人,金坛游击徐滔徐大人,明晚必到苏州城外。”

    提督马得贵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这两个人靠得住不?”

    周子达满不在乎地道:“马大人放心,这两个全是周某人的盟兄弟,更何况,赵大人还答应他们一旦事成,就向朝廷保举他们各升官一级,再说他们在苏州抢多少东西都归他们所有,肯定出不了事!”

    稍稍放了点心的赵东成说道:“虽然万事俱备,周大人也不可掉以轻心,苏州新军那可是洋人训练出来的。”

    撇了撇嘴,周子达不屑地道:“那些个新兵蛋子顶什么用,又不是洋人亲自打仗,前些个日子又搞什么演习拉出去了一半人,我麾下两万五千士兵,那可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了,用不了半个时辰,我就能结束战斗。”

    终于下定了决心的赵东成猛力一拍台子:“好,明晚子时准时动手!”

    1899年1月,江苏的一场兵变即将开始,李国勇也将迎来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真正的危机!

    (蜘蛛开始求推荐了,兄弟们,有富裕的票给蜘蛛吧,也给蜘蛛点动力。)
12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