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宴会结束后的娱乐项目,李国勇居然弄了个舞会。洋人们个个是眉开眼笑,中国人可就不太习惯了。边上老丈人悄悄在李国勇耳朵边嘀咕了几句,更是让巡抚大人眉开眼笑。原来青颜早从大哥王骏辉处学会了跳舞,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展示罢了。

    和美女跳舞本是一大乐事,可惜巡抚大人舞技实在不怎么样,几曲下来,青颜倒没说什么,李大人自己可觉得无趣之极,干脆陪着青颜坐下闲聊起来。

    这时高大英俊的德国少校,马肯森男爵走到青颜面前,彬彬有礼的做了个手势,操着才学来的生硬的中文:“美丽的东方小姐,我能有幸与您共舞吗?”

    受到男女授受不亲思想教训多年的青颜矜持地摇了摇头,马肯森不由得大失所望。这让李国勇大喜过望,美女加淑女,在自己那个时代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现在的李国勇,逐渐地爱上这个社会了。

    和马肯森说了声“抱歉”,李国勇是施展生平所学,把个青颜逗得格格直笑,弄得巡抚大人看着未婚妻娇笑的迷人样子,口水流得当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开心的日子过去没有几天,心烦的事就来了。新军还真和绿营的干了起来,而且竟然发展到五六百人的群殴,最后就连第一师师长刘汉英都参与到了其中。

    事情的发生,其实根源还在李国勇身上。原来自打成立了新军,被李国勇当成了心头肉,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每月的饷银那是一分钱也不会少,格三岔五的还送去慰问品。而绿营那就惨了,李国勇的心思是不妨延续朝廷的习惯,这饷银嘛,能拖就拖,谁让咱江苏穷啊。再者说了,吃空饷那可是绿营常有的事,本大人得亲自调查调查。

    他李大人无所谓,绿营可就倒了大霉了,饭菜质量越来越差不说,自打李大人上任后,可就一分钱没见下来过。满腹牢骚的绿营官兵,在上峰的唆使下,没事就去新军营地闹事。本来刘汉英倒还忍着,可自打昨天得到了巡抚大人的教唆,今天可就不客气了,不就打架嘛,谁怕谁啊。

    听完汇报的李国勇,慢腾腾地问道:“谁打赢了?”

    衣冠不整,匆匆赶来汇报的刘汉英一个立正,大声回答:“回大帅,陆军第一师大获全胜!”

    “恩,这还差不多,没丢了本大人的脸,”李国勇接着问一同前来的菲舍尔:“上校先生,您对这事有何看法?”

    菲舍尔一脸严肃:“我对第一师很不满意,非常的不满意!”

    哎,自己人和自己人打,是没什么光彩的,正准备解释的李国勇,却听见菲舍尔往下说道:“经过新式训练的第一师,四百人却用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打败战斗力低落的绿营士兵,我很气愤,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加大训练量!”

    正喝着茶的李国勇,一口茶喷了出来,这德国人还真是可爱,于是也摆出了很认真的样子:“墨涵,听到德国顾问的话没有,回去告诉兄弟们,打赢了是有功的,不过问题也是很多的,至此银子就不赏了,吃饭时候弄点好吃的犒劳下兄弟们。”

    送走了菲舍尔和刘汉英,李国勇心情大好,无聊的将时间打发到了下午,新任情报局局长陈其美象个幽灵似的出现在眼前。

    “大人,密报。”

    李国勇笑道:“我经常看些侠义小说,里面的人大侠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你陈英士只怕也是其中之一。”

    陈其美可没李大人那么好的心情,只是默默将密报递了上去。

    等看完了陈其美递上的密报,李国勇冷静下来了:“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已经得到了多方面的证实。”

    “立刻让皙子,墨涵来见我,对了,还有那个赵声也叫来。”

    陈其美的密报静静地躺在几个人面前的桌子上,室内很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有些冷。

    皱着眉头的杨度第一个开口:“英士,这事太大了,你有绝对的把握没有搞错?”

    陈其美不动声色:“弹劾事件后我们即开始密切注视江苏官员动向,情报局第二组半个月前发现,江苏布政使赵东成家中,多位官员进出频繁,因此想尽一切办法混进赵东成家里,经密查,江苏布政使赵东成,提督马得贵,苏州汉营都统周子达,密谋串联常州参将廖士诠,金坛游击徐滔,定于一月五日兵变。计划是廖士诠徐滔冒充大股土匪攻城,赵东成负责打开城门,马得贵,周子达分头攻击巡抚衙门等各处,并据可靠消息,凡是巡抚党的,一个不留,就连大人也要干掉,事后将全部责任都推到土匪身上。”

    刘汉英气得大拍桌子:“奶奶的,这帮龟孙子,大帅,你给我半天时间,卑职帮他们全抓起来,保证不让一个漏网!”

    “这不好,”杨度微微摇头:“现在我们无凭无据,无故抓捕朝廷命官,将来大人朝廷上不好交代!”

    刘汉英气恼地道:“那你说怎么办?”

    “墨涵,别急,”李国勇示意让爱将坐下:“皙子肯定成竹在胸了,咱们听听皙子的看法。”

    杨度眯着眼睛悠然自得:“八个字,将计就计,后发制人。”

    刘汉英也是个聪明人,马上懂了他的意思:“皙子的意思是等?”

    “等!”杨度道:“他们会利用土匪,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明逸,可以让顾大山回来了。”

    李国勇却不急着发表意见,将头转向赵声:“伯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本来以自己的职务,能参加这次江苏最高军政首脑的会议已经跟荣幸了,现在大帅又对自己发问,可不能弄砸了,赵声考虑了下说道:“末将也赞同杨大人的计谋,但我以为,第一师可以以演习为名,拉一部分军人去无锡,而后悄悄埋伏到城外,这样一来可以更加麻痹对手,二来可以在兵变时在城外解决他们,也能给城里减轻压力,因为人数上敌人还是大大zhan有优势的!”

    李国勇听着很是满意,这是个将来可堪重用的人才:“那就这样,从现在开始,由皙子到下面各部门的人员,全部集中到巡抚衙门,皙子你随便想个什么借口,这些人不能出任何事;墨涵带一万新军去无锡,五日前埋伏在苏州城外;至于城里的新军嘛?由伯先暂时带着。还有,皙子即刻召回顾大山,他的任务由你面授。”

    说到这,李国勇阴阴地冒出了句:“这些人难道当老子真不会杀人吗!”
1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