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家欢迎李国勇的地方,放在了无锡著名的景点鼋头渚。果然不愧是苏商领袖,王家一个招呼,有头有脸的苏商基本上都到齐全了。就连无锡县令裘泊保也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一大清早就眼巴巴的在鼋头渚外等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按着王冠荣的介绍,李国勇一一客气地和各路富豪打着招呼,等到了自己的老丈人王清源那,更是依着子侄的辈的大礼参见,这下可算给足王家面子了,这可既惹得众人眼红,又让大觉脸上有光的王冠荣呵呵直乐。

    客套了足有半个多时辰,王冠荣才将李国勇此次的用意说出,还特意将李国勇的许诺和未来可能得到的好处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话音一落,底下就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这事好处是有的,但风险一样存在。

    李国勇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等下面安静袭来后说道:“各位,在座的各位,有在上海经商的,可能知道我李国勇前几日才从上海回来,我去上海做什么了?借钱。问谁借?洋人!洋人借给我多少?我也不怕告诉大家,一千三百万英镑!整整一千三百万啊!”

    下面炸开锅了,惊呼的有,不相信的有,佩服的也有,就连王家也首次听说这事,李大人究竟在做什么?

    李国勇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上海密约》的其它内容是万万不能让人知道的,借钱嘛,倒也无妨,反正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掩饰过去了。

    等稍稍安静了些,李国勇喝了口茶道:“诸位可以想想,洋人多精明啊,亏本的事他们能做吗?本来有了这一千三百万,我李国勇也不用再问大家借钱了,可不成啊,我李国勇毕竟是中国人,是江苏的父母官,便宜不能全给洋人是不,赚钱的事,怎么也得想着咱江苏的父老,李明逸一片赤忱之心,天地可鉴!”

    这话说的当真是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了,也亏得李巡抚好意思说的出口,一千三百万英镑,估计得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用在军事相关的地方,地方上的事,还得靠这些江苏商人的借款。

    但苏商们可不会想到这点,他们想的是咱们的李大人,看来真是爱民如子啊,有了好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乡父老,这事赚钱是必然的了,不然洋人紧赶着往里投钱做什么?很多人开始盘算自己能借出多少钱了。

    看着这情景,王冠荣知道该自己出马了,站起来大声道:“各位同仁都知道,巡抚大人是我王家的孙女婿,我相信他不会让自家人吃亏的,我王家认借给巡抚衙门白银一百五十万两!”

    巡抚大人的一番话,加上苏商之首无锡王家的第一个认借,其他人可就坐不住了,南通大商人邓秀之也道:“我邓家借出一百万两!”

    头既然开了,可就刹不住了,底下有借五十万的,有借十万的,乱哄哄的成了一团,就连无锡县令裘泊保也借出了五万。现在的裘泊保,是很恨自己为什么做官的,这钱借少了吧,也没什么太大的油水,借多了吧,这个自己可就有贪污腐化的嫌疑了。

    好容易等到嘈杂声停了下来,王冠荣一统计,好家伙,居然足足借到了一千一百万两,比原先的计划多了一倍还不止。

    李国勇太佩服自己了,凭着自己的胡言乱语,加王家的声望,这事顺利得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借款仪式结束后,王冠荣在鼋头渚广福寺了大摆寺里有名的素宴,宴请众人。

    意犹未尽的李国勇,决定再多弄点钱出来,他先敬了无锡县令裘泊保杯酒,大感荣光的裘泊保差点把酒杯都吞了进去,然后听到自己的上司慢条斯理地道:“裘大人,我听说无锡人杰地灵,乃我江苏有名的富裕之地啊。”

    裘泊保听到上司不知是夸自己还是夸无锡的话,点头哈腰地道:“回大人话,打从光绪十四年,圣上把把浙江各州府的漕粮转到上海、无锡采办,又指定江苏各县的漕粮在无锡集中转运,无锡年办漕米130万石,又无锡米市粳、籼、糯品种齐全,数量充足,储运方便,上海、浙江等地粮商都到无锡采购,年交易量达600-700万石;还有生丝,无锡每年输出生丝十余万万公斤,价值48万海关两;另外算上其他诸如面粉,棉纱等等,说无锡富甲江苏那是一点也没有错的了。”

    裘泊保有意炫耀,将无锡的财政说了个清清楚楚。

    大是满意的李国勇,终于说出了本意:“裘大人果然是干吏啊,本大人有个事要裘大人帮忙啊。”

    裘泊保一脸兴奋:“大人请说,只要下官能办到的,万死不辞。”

    李国勇笑道:“巡抚衙门穷得那是一塌糊涂,虽然此次江苏商人踊跃借款,但我合算着还是有点亏空,本大人的意思,是想问无锡县借点钱使使。”

    裘泊保恨不得抽自己几耳光了,好好的卖弄什么啊,这下好,打秋风的来了。算计了半天,说道:“大人有命,下官敢不从命,明天我就调十万两银子过去。”

    “哼哼。”李国勇冷笑道:“无锡县好大方,一开口就是十万两,莫非把我江苏巡抚衙门当成叫花子了。”

    这一下裘大人转眼变成了无锡县,可把裘泊保吓的冷汗连连:“那大人要多少。”

    李国勇端起酒杯,看着他道:“一百万!一分不能少,不然的话,我看你裘大人的县令也算是做到头了。”

    这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赤裸裸的要挟勒索吗?裘泊保搽着满头的汗:“大人,这,这”

    威胁完了,得给人点甜头了,李国勇拍了拍裘泊保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裘大人,这钱我可不白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我到时不光还钱,利息也一分不少,至于这利息最后是到了无锡府库,还是到了你裘大人的口袋了,那我就不管了。”

    这话历朝历代只怕只有这流氓巡抚才能说的出口了。

    裘泊保听得双眼放光:“大人说的是真的?”

    打了个哈哈,李国勇道:“我堂堂一省巡抚,难道会骗你不成!”

    不再犹豫的裘泊保下定了决心:“大人放心,我稍做准备就亲自押解一百万两白银到巡抚衙门!”

    现在的李国勇,真正是春风得意了,一千三百万英镑加一千二百万银子,还有什么事不能做到?自己真tmd是个天才,要是在自己的时代能让老子这样发挥,估计就没比尔-盖茨什么事了。

    看到脸红红的女婿,王清源关心地道:“李大人,小女外就在寺内,不如让她陪大人在鼋头渚四处走走?这鼋头渚可是无锡风景绝佳之处,不可不玩啊。”

    李国勇一下就乐了,钱又借到,现在又有美人相陪,真正是不亦乐乎了。

    今天的王青颜格外的乖巧,陪着李国勇赏景的她,一句话没说,就这么静静地陪李国勇走着。这让李国勇感觉有些气氛沉闷,有一句没一句地道:“这地方,还真是美啊,心旷神怡,心旷神怡!”

    青颜默默地看了未来夫君一眼,突然说道:“你比上次来的时候瘦了。”

    心里一阵波动,李国勇掩饰得摸着自己的脸:“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青颜不理会他,认真地道:“李大哥,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青颜想听你的真心话。”

    这话可就让李国勇难回答了,耍了个花枪的他道:“那么你认为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青颜想了想:“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有的时候,我觉得你象个泼皮无赖,有的时候,我又觉得你象个胸怀大志的仁人志士,青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泼皮无赖那是绝对的了,仁人志士?怎么自己都没这感觉?李国勇沉默了会,说道:“青颜,说实话,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我知道一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国家的富强,为了这个国家将来再也不会受任何人的欺负。所以,我会用一切的手法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哪怕是最卑鄙的方法,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骂我,中国,绝对不是病夫!”
1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