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德国人,李国勇向来是抱有好感的。熟知历史的李国勇,除了对德国人1898年3月强行租借胶州湾,以及就快到来的由德国人挑头的八国联军极为不满外,他知道其余绝大多数时候,中德两国的关系还比较亲密的。

    从1876年,七名中国军官到普鲁士首都柏林留学,到十九世纪末,德国对中国的军事援助都没有停止过,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德国对中国的援助以及影响甚至达到了顶峰。

    八年抗战,没有德国在战前协助中国建立军火生产体制、提供贷款、建立新型兵工厂,中国的军力将可能无法支撑八年之久;仅著名的淞沪会战,靠着德国军事顾问的指导与协助,加上新式德制陆军的投入,才足足打了三个月之久。

    诚如李国勇所期盼的那样,对中国以及对新任江苏巡抚很有好感的克纳佩,几乎没有什么考虑,一口答应了李国勇提出的一揽子军事援助要求。包括派遣至少三个德国军官顾问团指导江苏新军练兵;提供三百万英镑的低息贷款;协助李国勇在五年内建立一枝中等规模的海军;对即将成立的兵工厂提供技术上的帮助。

    德方提出的要求很简单,一个是要分享其他列强在江苏的商业利益,一个就是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欧洲冲突中,李国勇必须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使中国政府能站德国这一边。

    对于这个协议李国勇相当满意,和英法两国比起来,人家这才是将来真正可以长期合作下去的朋友。

    和克纳佩越谈越投机的李国勇,晚上在上海老荣顺馆宴请了德国领事。

    被李国勇灌得有七八分醉的克纳佩,拍着同样醉醺醺的李国勇肩膀说道:“巡抚大人,不管中德间将来发生了什么,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第二天上午醒来头还是昏沉沉的李国勇,马不停蹄地接见了上海的大小官员,下午又来到了未来的老丈人王清源家中讨论上海的经济状况。

    这其中的辛苦,让李国勇连声叫苦,怎么来到古代,来自当上了堂堂巡抚,日子过得比自己那个时代还要衰啊。他这么叫苦,惹得随他东奔西跑,眼眶黑黑的贴身侍卫郑彪对他大翻白眼。

    对未来女婿非常中意的王清源,向李国勇引见了个人:“明逸啊,这是我的一个世侄,姓陈,名其美,现在在家里也闲着没事,他又不愿意从商,明逸你看看能不能帮他找个事做。”

    李国勇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陈其美?陈英士?我靠,这可是个nb人啊,著名的革命党人,未来的上海青帮大头子,沪军都督,这就让自己碰上了?

    “莫非是陈英士?”李国勇不放心地问了句。

    王清源,陈其美都奇怪了,巡抚大人怎么知道陈其美的表字是英士?今年才二十一岁的陈其美可不敢多想,恭敬地道:“回大人,您说的正是。”

    开心的快飞起来的李国勇连连道:“好好,很好,以后你就跟着本大人好好干吧!”

    连续的忙碌让日子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三国领事约定的时间。

    同样在美国领事馆里,李国勇和美英法三国经过差不多一晚上的讨价还价,终于达成了《上海密约》。密约规定由美英法三国联合向李国勇提供一千万英镑的贷款,年息被又是拍桌子,又是倒苦水的李国勇降低到了三厘,其它条件,基本上和李国勇原先约定的差不多。

    三国得到的最实际的利益,是上海东自杨树浦桥起,至周家嘴角止;由静安寺划一直线,至新闸苏州河南岸止;南自法租界八仙桥起,至静安寺镇止;北自虹口租界第五界石起,至上海、宝山两县交界之线,至周家嘴直线上为止,全部划入了新的租界范围。

    这点让李国勇心疼得滴血,mmd,这可都是老子的地盘啊。

    密约的顺利签署,让四方都很高兴,三国领事也再次重申了对李国勇绝对地支持,不过李国勇可不会把这种承诺当真。

    在上海办成了这件大事,心情大好的李国勇,带着郑彪陈其美洋洋得意地回程了。一路上,郑彪和陈其美算是领教了他们顶头上司的自吹自擂。

    好容易在李大人的恶心吹嘘中熬到了苏州巡抚衙门,率先前来迎接的就是杨度。见了李国勇,杨度二话没说就拉着李国勇到了自己的卧室。

    也不给李国勇喘息的机会,杨度兴奋地道:“明逸,成了。”

    “什么就成了?”这话把李国勇弄糊涂了。

    杨度满脸的兴高采烈:“你猜你走的这五天,咱手上多了多少银子?”

    听到银子两个字李国勇是双眼大放光彩:“我的好皙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多少?”

    得意的杨度手指:“整整七十万两啊!”

    我草,李国勇晕了:“哪来的这么多钱?你别告诉我这全是顾大山这小兔崽子弄回来的。”

    杨度笑了:“我的巡抚大人哎,你还真猜对了,这钱还真是顾大山按着你的法子弄来的!”

    原来,李国勇在上海的时候,江苏出了点不大不小事。

    常年出没在太湖的几股土匪,中了邪似地联合了起来,他们这一联合,江苏的地主老财可就倒了大霉了。先是常熟的大地主孙扒皮的独子,在请朋友喝酒的时候被绑架,活活勒索了孙扒皮二十五万两银子,接着就是江阴外号“死人也要榨出三文钱”的江阴首富刘仁富全家,在一个晚上被这群土匪洗劫得干干净净。

    这些还不算,几天内,江苏境内又有几家民众口碑甚差的地主,遭到了土匪们或大或小的“光顾”,据说这群土匪领头的是个带着面具的大汉。

    地主们当然不干了,纷纷向当地县令告状,请求官府发兵剿灭太湖悍匪,可小小县令哪敢啊,又把皮球踢到了巡抚衙门。

    要说还是巡抚衙门办事雷厉风行,接到报告的杨度,先是安抚了这些地主一番,接着又以出兵剿匪没军饷为由,让地主们心甘情愿地拿出了十万两银子,银子到手的杨度大义凛然地告诉地主们,朝廷的大军是为他们着想的,土匪是肯恨的,那是一定要剿灭的,不过这出兵得有时间是不,咱可得先上报朝廷,等朝廷的批文下来,咱整顿好兵马就出发,按照乐观的估计,有三个月半年也就差不多了。

    听完了杨度地汇报,李国勇是乐不可支:“皙子啊皙子,你就损吧你,拿了人家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你还尽占别人便宜。”

    杨度谦虚地道:“哪里哪里,杨度这全是跟着大人学的,论到阴损,放眼咱整个大清,大人认第二,那是没人敢当第一的。”

    这话可把李国勇气乐了。

    太湖群匪,就是李国勇派出去的顾大山组织起来的。

    当日李国勇给顾大山的任务是联络太湖各方土匪,专找那些有民愤的地主下手,绑架也好,抢劫也好,反正怎么能弄来钱做什么,而给土匪们的好处则是第一弄到的钱大家四六分账,第二,官府绝对不会围剿他们。

    当然顾大山不可能傻到说这全是江苏李大人主使的,只是含糊的说江苏巡抚衙门上上下下全都打点好了。既有银子捞,又再不用怕官兵的太湖群匪,怎么可能不答应这个条件。

    这办法,怕也只有李国勇这个大清天字第一号流氓用得出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顾大山也真是个人才,办这事还真得心应手。

    心情好到极点的李国勇道:“皙子,你给了我个好消息,我也给你个好消息,我这次去上海,不但得到了西方列强对我们的全力支持,我还带回了一千三百万英镑。”

    杨度嘴一下张得比河马还大:“多少?明逸,我没听错吧,一千三百万?”

    李国勇就爱看杨度这样子,他掰着手指头道:“美国人三百万,法国人三百万,德国人三国万,英国人四百万,我好像没算错吧,是一千三百万吧?”

    杨度怔了好半天,长长叹息了声:“李明逸,李巡抚,李大人,杨皙子可真有点崇拜你了。”

    杨度现在想的是,他的这位大人,别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吧?这么多钱,说搞就搞来了?
12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