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毕德格还是非常守信用的,第二天果然约请到了英法两国驻沪总领事詹姆斯和白藻泰。当毕德格介李国勇是新任江苏巡抚后,两国领事仅仅表示了礼貌的问候,可是当介绍到这位巡抚大人是李鸿章的孙子后,两个领事态立马就变得极其热情了,詹姆斯更是对李国勇来了个熊抱:“上帝呀,原来李鸿章大人是您的祖父,他可是我们大英帝国的老朋友了。”

    李鸿章的牌子还真是好使,不过你个洋鬼子口口声声老朋友,怎么大清的历次赔款没见你们少要一分钱;大清签署的各个屈辱性的条约也没见你们给老朋友面子啊。李国勇散开心中的不快,用非常标准的英语说道:“我今天代表的不是江苏巡抚的身份,而是代表我的祖父,向各位朋友们问好。”

    怎么说李国勇也曾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虽然没有毕业),说几句洋文那还是不存在的问题的。

    几个领事倒也不怎么奇怪,毕竟李鸿章是出了名的洋务派,孙子能说流利的英语那也很正常。

    既然关系打通了,那晚宴的气氛就比较融洽了,等到李国勇将李鸿章写给他们的信拿了出了,几个人更是拍着胸脯表示,巡抚大人的事就是我们各国领事的事,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尽管开口。

    行,那也该说正事了,李国勇笑眯眯地道:“我还真有事需要各位外国朋友们的支持。”

    法国总领事白藻泰说道:“没有问题,巡抚大人开口的事,我们是一定支持的,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

    李国勇表情严肃了起来:“我要的不是一般地支持,而是极度秘密的,但却是全方位的支持,经济上的,军事上的。”

    这下领事们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詹姆斯放下了酒杯:“亲爱的李大人,我们很有兴趣知道您的真实想法。”

    李国勇理了理思路:“首先我要向你们各国贷款一千万英镑,分三到五年年还清,利息我们可以商量;第二,我要组建新式军队,需要你们向我提供足够武装整个新军的军火,价钱方面得给我最大的优惠;第三,我将成立兵工局,科技局等等,你们得给我技术,人员上的帮助;最后点,在未来中国可能会发生的波动时,我希望各国能给我以绝对的支持。”

    听完了的英法领事连连摇头,詹姆斯毫不犹豫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除了第一条借款我们可以协商外,其余三条我们一条都不能答应。”

    我呸,李国勇心里大怒,刚才胸脯还拍得那么响,等正儿八经说事了,这帮鬼孙子马上翻脸不给本大人面子。

    好在李国勇早有准备,他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我的朋友们,看来本巡抚加上中堂大人的面子都不够大啊。我听说最近山东和直隶义和团闹得挺凶,那可都是冲着你们外国人来的,本大人前几天听说江苏境内也有义和团,这帮人呐,无法无天,专门和外国朋友过不去,杀人,洗劫教堂,到时候本大人可就是有心无力喽。”

    江苏究竟有没有义和团李巡抚那是不知道的,不过就算没有,他李巡抚也能变出来。

    “威胁!”白藻泰大声叫囔:“你这是赤裸裸地威胁,江苏的法国商人,教会如果受到任何的损失,我都会向贵国太后提出最严重地抗议,甚至不惜武力保护我国在华的一切利益,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巡抚大人你要承担全部责任!”

    “他妈的!”李国勇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用比白藻泰不知高出多少分贝的声音叫道:“老子负责?老子倒是想管,可他妈的老子没钱没军队,拿什么管?难不成要堂堂的巡抚大人亲自拿根棍子去对付那些暴民?”

    这次李国勇泼皮无赖的嘴脸算全部暴露出来了,几国领事被李国勇的脏话加怒气弄得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怎么这位巡抚大人翻脸比自己还快?

    该毕德格出场了,不然弄得太僵了真不太好收拾:“哦,亲爱的李,亲爱的法国领事大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象个孩子似的争吵。”

    詹姆斯也怕太得罪了李国勇将来会影响大英帝国在华的利益,也劝慰着白藻泰坐了下来。

    大棒上了,该上胡萝卜了,李国勇平静了下心情:“对不起,我刚才脾气很不好,我得向各位朋友道歉。不过我的朋友们,你们应该看到,我们大清还有没有希望,现在还有个太后压着,可太后归天后呢?咱们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大清还能存在多少年可就不好说了。”

    上帝啊,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啊,杀头事小,连九族都会被株连进去啊,这个巡抚大人是不是疯了?三个领事心里转着一般的心思。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有点道理。

    李国勇接着道:“大清要是真的亡了,换了个其他什么仇视列强的政府上台,各国在华的利益恐怕会受到严重损失吧?当然,你们也可以再来个第三次鸦片战争,不过这损失嘛,可就不好说了,与其这样,朋友们,为什么不能答应我的条件,换来我对你们忠诚的友谊呢?”

    几个人心里活动开了,看来李巡抚倒不象疯子,他的话说到点子上了。满清会不会灭亡不好说,但清廷虽然签署了一个又一个割地赔款的条约,还是不太好控制,要是能培植一个死心塌地倒向西方的中国代理人,那对列强是非常有利的。

    毕德格见势乘机道:“那么,巡抚大人,我们答应您的条件,我们又可以得到什么呢?”

    利益,这才是列强最关心的,满思礼和白藻泰也将目光投向了李国勇。

    得,成功一半了,下面好办了,李国勇得做他最不愿意做的事了,出卖一些利益给这些洋鬼子,不过先让你们得意着,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们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李国勇说道:“将来无论出现什么局面,在我能管得到的势力范围内,各国的已有利益都将得到最大的保护;本大人准备在江苏铺设大量的铁路,各国都有优先竞标权;各国援助我开设的工厂,码头等等都能zhan有相对应的股份;各国在我境内的商人都将得到我最有力的保护;另外,”看着听得频频点头的三国领事,李国勇抛出了最大的诱饵:

    “另外,我知道你们正计划着扩大租界,不过上海道蔡钧没有答应吧?我可以答应你们!”

    这话让三国领事眼睛发红了,他们的确正在为扩张租界的事发愁,这巡抚大人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看来将来和这位巡抚大人合作一定是非常愉快的事。

    李国勇心里却在叹息,本来在另一个世界,上海租界的事要1899年扩张,上海道蔡钧被解职,自己只是让它提前发生了,可就这样,心里还实在不是滋味。但没有办法啊,谁让自己现在还这么弱小呢?

    毕德格三个人低声交换了下意见,最后由詹姆斯代表着说道:“尊敬的巡抚大人,我很荣幸地代表英法美三国领事告诉您,您的建议我们原则上通过了,当然我们还需要向驻华公使以及本国政府汇报,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我们依旧在美国领事馆商议具体合作事宜。”

    李国勇笑了:“我非常期待三天后的会面。”

    这时候白藻泰脸带笑容,象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有发生,给李国勇敬了杯酒:“亲爱的李,和您在一起说话,真是我最愉快的时光。”

    李国勇笑着喝了这杯酒,心里大骂死法国佬,将来有机会第一个收拾你!

    带着不知是开心还是失落的心情,李国勇离开了美国领事馆。他可不会白等三天,还有件事等着他去做。

    第二天他约见了德国总领事克纳佩。

    德国人是必须要好好利用的!想到拥有无敌于欧洲强大陆军的德国,李国勇仿佛看到了自己八字还没一撇的新军正威武地向他李大帅走来!

    李国勇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12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