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百万!

    王家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这位巡抚老爷胃口也未免忒大了吧。

    王冠荣皱了皱眉:“我看这钱不是明逸个人要借的吧?”王老太爷已经把“送”钱改成“借”了,王家实在再强,五百万可也送不起。

    “当然。”李国勇说道:“您就是肯借,也甭指望我这辈子能还得上了,我这是代表江苏官府来借的。”

    王冠荣默不作声了,要真是自己的孙女婿借,那倒有得商量。李国勇还不起,他还有个富甲天下的爷爷在那呢。不过这官府借嘛,就大有问题了,这的大清官员的名声可向来不好,大清官府也未必就好到哪里去了,借的时候是信誓旦旦,等真要还了,随便找个由头,比如安你个和土匪有勾结,密谋反叛什么的钱可就赖了,钱丢了倒事小,到时候一家老小的命都保不住。虽说自己的未来的孙女婿不会这样,但一旦他调任了呢?下任巡抚谁知道怎么样,到时就是中堂大人想管,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他的心思可瞒不过李国勇。咱李大人立刻摆出一副沉痛的面孔,语气那么地沉重:“爷爷,咱衙门里穷啊,库房里就剩下了三十五万两银子,明逸想办实业,想修路,想办新军,这哪一样不得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出去?可我没钱,真的没钱啊,明逸在江苏举目无亲,王家现在就是我的家啊,自己的孩子遇到了天大的难事,不找咱自己家里还能找到哪啊。”

    这几句话说的是声情并茂,感人至深,一下子感动了王冠荣,这老头瞬间还真把李国勇当自己的孩子了。他迟疑着问道:“这笔钱你准备派什么用场?多少时候还?怎么还?”

    李国勇一下来了精神:“国勇准备拿这笔款子全部用来办实业,煤矿、纺织、电报,总之除了鸦片什么赚钱我搞什么,这笔钱除了实业外国勇绝不会动用分毫。还款嘛,十八个月还清,年息五厘,这可够高的了;另外,到时不想要现银的话,可以将本金加利息折算成股份,入股到任何一家官府控制的实业中。爷爷,您应该相信,明逸再没有本事,在江苏任上做个一年半的官还是行的。”

    这条件的确够优厚了,王冠荣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打铁要趁热的道理李国勇是懂的:“还有,这钱我也不是问王家一家借,王家财力再雄厚,独力负担这么一大笔款子也吃力,我的意思是,王家乃江苏商界领袖,希望王家能带头召集江苏有实力的商人,愿意借钱的,咱就按刚才说的办,不愿意借的也没关系,只当明逸和大家见了个面。国勇还提前给王家透个风,我准备成立由官府出面组织的‘江苏工商总会’,会长我赶明儿会奏请朝廷,实授五品衔,我还不怕明说了,这次谁借给我的钱多,会长就是谁的!”

    最后句话让王冠荣怦然心动,红顶商人啊!咱大清好像就出了个胡雪岩吧?要真能当上,王家光宗耀祖不说,那还当真就是名副其实的江苏商界领袖了,自己老了是干不动了,可自己在上海经商的儿子王清源可以做啊。

    且不说李国勇开出了如此优厚诱人的条件,就是看在他是自己孙女婿的份上,这忙也得帮了!打定主意的王冠荣说道:“这么着,明逸,召集江苏商人的事我王家包了,十天后你再来无锡,准保你满意!”

    李国勇长长的出了口气,事情成了!自己又是讲感情拉近乎,又是封官许愿的,努力可终于没有白费。

    到了中午,为了给这位孙姑爷接风,王家是大摆酒宴,无锡城里有头有脸的几乎都到了。

    喝了足有一个多时辰,灌了一肚子酒的李国勇顶不住了,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溜达到了王家后花园的李国勇,一眼就看到了让他窃喜不已未来老婆,王青颜。

    努力控制住自己的一脸色相,李国勇上前道:“王姑娘也在这里。”

    王青颜微微笑了下:“李大人,小女子本也有错怪大人之意,但方才听你之言,原来大人抱负远大,还请原谅了青颜。”

    李国勇尴尬地道:“青颜小姐哪里话,李国勇怎会怪罪小姐。”

    青颜嫣然一笑:“青颜知道了大人的抱负,也知道了大人的难处,青颜无用,帮不上大人的忙,这是青颜的一点体己钱,希望能为大人稍稍尽点绵薄之力。”

    说着往李国勇的手里放了个东西,接着脸红红地就跑开了。

    李国勇摊开手掌一看,竟是一张三万两的银票!刹那间,李国勇对自己未来老婆的印象就改观了,同时也为自己脸红。人家一个小姑娘,为了自己,能把私房钱全拿了出来,可自己呢?握着李鸿章给的五十万两银子还四处化缘,惭愧啊惭愧!李国勇下了决心,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五十万两银子全捐献出来。

    慢着慢着,自己堂堂巡抚,得留点生活费吧,那捐四十万两。慢着慢着,四十万两好像也多了点,要不三十万?

    盘恒来盘恒去,李国勇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怎么也不能比老婆捐的少,就捐三万一千两吧!

    第二日,急着回去的李国勇告别了王冠荣,再次约定了十日期,就上路回去了。

    路上,杨度笑道:“皙子今天才算服了明逸了,明逸真演的好戏啊。”

    被别人揭穿的李国勇也不脸红,得意洋洋地道:“老子有什么办法,不演戏,从这些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的商人手里挖出钱来容易吗?”

    杨度感叹地道:“是啊,我们初来江苏,还得指望这些人的支持啊。”

    李国勇想起了什么,对顾大山说道:“大山,这次你就别跟我们回去了,老爷我另有任务派给你。”

    满头雾水的顾大山道:“主子请吩咐。”

    李国勇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话。

    听完了的几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顾大山裂开大嘴:“主子,这,这好像,好像不妥吧。”

    李国勇一挥手,满不在乎地道:“什么妥不妥的,你照着老爷的话去做就是了。”

    顾大山将求援的眼光投向了杨度,谁知杨度却淡淡地道:“我们的主子,天下事怕就没有他不敢做的,大山,去吧,这未尝不是个办法!”

    也不理会顾大山的一张苦脸,李国勇接着道:“时间紧迫,我也不回苏州了,皙子,你帮我主理巡抚衙门的日常事物,墨涵,你拿我将令,即日起挑选精壮人员组建新军,凡我辖内的军营,你都可以全权处理,武器方面我来想办法,郑彪,你随我现在就去上海。”

    杨度若有所思:“大人这就去上海?”

    李国勇叹了口气:“是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

    究竟李国勇让顾大山去做了什么事?这是以后李国勇和顾大山最引以为自豪,却也最不愿意提起的一件事了!

    赶了几天的路程,李国勇和郑彪到了上海,先去拜见了自己在上海经商的老丈人王清源,接着拿着李鸿章的书信找到了美国领事毕德格。

    毕德格看了李鸿章的信,立刻对李国勇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

    “亲爱的李国勇先生,我和中堂大人,那可有多年牢不可破的友情了,您是他的孙子,那么,我很荣幸地希望我能够为您做到您想做的事!”操着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毕德格热情洋溢地说道。

    李国勇心里感叹,李鸿章就是李鸿章,一封信而已,就能让这老美对自己这么客气。客套了几句,李国勇说明了来意。

    毕德格露出了为难之意:“我的朋友,我和您的祖父那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也很尊敬他,但您提的想法,请原谅,依照我的看法,恐怕非常难以实现。”

    李国勇微笑道:“我的美国朋友,你只要负责帮我引见,然后在适当的时候说上几句适当的话就可以了,其他的事,就由我来办吧!”

    “那么好的,”毕德格说道:“明天晚上,我会在美国领事馆举行晚宴,宴请各国领事,我非常荣幸地邀请阁下光临!”

    (毕德格,美国人,1872年,他被任命为美国驻天津领事馆副领事和翻译,后被免职,原因是美国驻天津领事认为,他既已担任李鸿章的私人秘书,就不能公正地履行其领事的职责。他和即将出场的英国人马格里一样,都是蜘蛛依照历史上的真实人物虚构了他们的故事。)
13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