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国勇的心情简直恶劣到了极点。

    在他想像中的江苏,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他想像中的江苏,鱼米之乡,银子多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用。现实呢?三十五万两!还不如他私人带来的银票多!

    整治地方,办建工厂,筹组新军,哪一个地方不需要大量的银子?

    难道自己命中注定只能是一个小混混,小流氓?

    不过李国勇有点明白为什么李鸿章让自己上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拜会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他爹王冠荣了,感情这老狐狸早就知道了江苏恶劣的财政状况了啊!

    也对,官府财政吃紧,但江苏商人手里可有的是钱,徽商晋商虽然在清末名满天下,但苏商未必就比他们差了。想通了这点的李国勇,稍稍收拾起了心情,就让下面的官员散了。

    “明逸,情况不乐观啊。”杨度担忧地道。

    这时的李国勇反而放松了心情,怕什么,自己大不了再变回一个流氓,只当这一切是场梦而已,他说道:“皙子,咱们立刻去无锡。”

    “无锡?”

    李国勇苦笑了下:“去拜见我未来的老丈人他爹!”

    这次李国勇倒没再玩什么“体察民情”的把戏,反倒是不断地催促车夫快点再快点。清代江苏巡抚的官邸驻在苏州,苏州离无锡那是相当近的,马车不用一个半时辰就能赶到。一到了无锡的李国勇,立刻赶到了位于无锡王巷(现无锡荣巷)的王府,递上了自己的名贴。看门的一看名贴,居然是未来的孙姑爷加现任江苏巡抚的孙大人,吓了一大跳,不敢怠慢,着急火撩的进去通报。

    不多会。王府内传来一阵爽朗地笑声:“原来是江苏巡抚李大人到了,王冠荣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得,自己的老丈人他爹出现了,想到未过门的媳妇究竟长啥模样,李国勇头皮就一阵发麻,强打起精神,对着迎面而来的老丈人王冠荣做了个礼道:“孙辈李国勇见过爷爷。”

    这句话可算是给足王冠荣面子了,堂堂巡抚大人管一介草民叫爷爷,那也只有李国勇这个流氓做的出来了。

    果然,王冠荣先是一愣,接着开心得“呵呵”大笑:“明逸真是太客气了,快快里面请。”

    李国勇心里是暗暗咒骂,老东西给鼻子就上脸是不,老子还没过门了,就明逸明逸地乱叫!想是这么想,脸上可不敢露出分毫,也是客客气气地跟真进了大厅。

    进大厅坐了下来,王冠荣吩咐上茶,接着从内室唤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不到,脸色可能是因为酒色过度显得有些苍白。那女孩子却让人眼前为之一亮。十六、七岁的年纪,明眸皓齿,楚腰卫鬓,俏生生的站在那,当真使六朝金粉尽失色。

    王冠荣介绍道:“老汉的儿子正在上海经商,只能让我来帮他介绍了。这两个一个是老汉的孙子,王骏辉;那个就是中堂大人为你定下的未过门的妻子,老汉的孙女青颜。”

    刹那间李国勇心跳加速,眼冒绿光,直有种拣到宝的感觉,心里对李鸿章的感激之心那是不用说的了。

    王冠荣又对孙子孙女说道:“这位就是新上任的江苏巡抚,李国勇李大人。”

    李国勇站起身来见了个礼,对面那两人的表情可是各自有异了。王骏辉似乎看起来对巡抚大人非常不满,只大咧咧地拱手还了个礼,就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李国勇未来的妻子青颜做了个半福,也不说话,脸色羞红。

    坐定的王骏辉捧起茶杯喝了口茶,满脸鄙夷地道:“听我北京的朋友说,现今天下共传二贼,告密的袁世凯袁大贼,抓捕维新志士的李国勇李小贼。不知说的是不是巡抚大人啊。”他说这话当真大胆之极,对巡抚大人可也没留半分情面。

    杨度,郑彪,顾大山和刘汉英相互看着,眼中不由都流露出怒气,总算看在王冠荣面子上没有当场发作。

    李国勇脸色铁青,身子有些微微颤抖,强制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老于世故的王冠荣呵斥孙子道:“骏辉,又发什么疯,没来由的招惹大人们不高兴。”

    王骏辉混不在意地道:“骏辉只是听着传闻好奇,若有失言,大人海涵!”

    王冠荣赔笑道:“明逸勿恼,骏辉这孩子被犬子从小娇宠惯了,说话没大没小的,明逸不要放在心上。”

    调整了下心态,李国勇淡淡地道:“看来王世兄对李国勇误会很深啊。”

    王骏辉冷笑道:“不敢不敢,想李大人亲手抓捕谭嗣同等人,何等的威风,江苏士绅们都敬仰得紧,何来误会一说。”

    李国勇这时泼皮性格也上来了,他知道今天不露一手,不但自己未来的大舅子看不起自己,就连指望王冠荣支持的计划,甚至自己没过门的美女老婆,也都将成泡影。他笑了下:“原来世兄为了此事,国勇斗胆问下,世兄可懂国事?”

    王骏辉怔了下,他是比较同情维新派的,但仅仅凭着士绅间的传闻知道当今世上发生的事,至于深里究竟怎样,可不是他一个大商人的孙子能够知晓的了。

    看着王骏辉变幻不定的神色,李国勇既象是说给他听,又向是说给王冠荣听:“人人都说我李国勇是阻止中国进步的罪人,可谁又知道我李国勇心里的痛苦?光绪爷是圣主啊,我李国勇打心眼里佩服,可是,咱皇上生不逢时啊!光绪爷能斗得过太后嘛?既然斗不过,为什么不能牺牲谭嗣同这些维新人士?为什么不能帮咱皇上争取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恢复我中华的元气?若能争取到这一时间,我李国勇纵然千夫所指,又有何憾!”

    这番话下来,不光是王冠荣和王骏辉,就连杨度也陷入了对这段话的思考,甚至青颜的眼中,也闪过一道奇异的神采。

    李国勇又说道:“我也想着变法,想着让咱中国强大起来,强大到再也不用受外国人的欺负,让老百姓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可当时我只是朝廷一个小小的侍卫,我又能做什么,我又能抗拒什么?我不抓维新派,我能有外放江苏巡抚的机会吗?现在好了,这个机会到了,皇上和谭嗣同他们没有完成的事,就由我江苏开始吧,给我几年的时间,等咱江苏的事搞好了,那时才能挺直了腰杆卫护咱皇上二次维新的壮举啊!”

    这话算得上大义凛然了,李国勇将当时为了保命抓捕谭嗣同等人的丑事,活生生的描述成了是自己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举动,这么一来,咱李大人非但不是“小贼”,倒成个大英雄了。

    下面听的人哪猜得到咱李大人龌龊的想法,一个个都当了真,本来有些鄙视的眼光现在都纷纷变成了尊敬。

    王骏辉这时脸可变了,想不到巡抚大人竟有如此远大的志向,自己当真是错怪他了,民间传闻果不可信。

    还好王冠荣发话帮他解了围:“骏辉啊,李大人深谋远虑,又岂是你可猜度到的,还不快快赔礼。”

    王骏辉急忙借坡下驴:“大人,骏辉年轻气盛,适才冒犯了大人,还望大人海涵,不要放在心上。

    李国勇长长舒了口气,亲娘祖宗啊,这谎话编得那就个累人,还好把他们糊弄住了,拱了拱手:“世兄客气了。”

    王冠荣的神色变得亲切和善多了,看着未来的孙女婿也是越看越顺眼:“明逸啊,说老实话,本来我也很有几分看不起你做的事,如果不是老中堂,我本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不过现在老夫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也清楚了你的心境,这亲事,就算你不答应可也不行了,呵呵。”

    李国勇想着:老东西,不是为了求你弄钱,我犯得着在这废话吗?。

    “说吧,明逸,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只要我老汉能够办到的,没有不答应的。”王冠荣说到正题了。

    李国勇直截了当地道:“我没钱了,来借钱!”

    杨度听着眉头都皱在了一块,我的大人哎,你就不能婉转点,这么哪是借啊,和抢差不多。

    谁知道王冠荣倒很欣赏孙女婿的直爽,这才象一家人嘛:“哪用提个借字,要钱只管拿,十万八万的,我立刻就让人给你提来!”

    李国勇大摇其头:“这么点不够,我要五百万!”
12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