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国勇可不理会他们争论的什么,他满脑子都被杨度这两个字占满了。这个从小就师从于王恺运门下学习,深受“帝王之学”熏陶的杨皙子,那可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重要的风云人物啊。袁世凯日后称帝,可以说有一半是这位杨度杨皙子的谋划。现在他就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李国勇下定决心不会放过的了,否则日后让袁世凯挖去了,自己非得后悔死。

    打好招揽主意的李国勇上前笑道:“杨度兄何必与这些凡夫俗子计较,来来来,兄弟请你饮茶。”说完也不等杨度反应过来,一把拉起杨度在后面一片谩骂声中就往外走。

    莫名其妙的杨度,简直被绑架一样,被李国勇一口气拉到了另一家看起来非常讲究的茶馆。要了个雅座,叫了壶上好的茶,李国勇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

    “在下李国勇,见过杨先生。”

    一听这名字,杨度动容道:“莫非是夜拿逆贼,威震京师的李国勇李侍卫?”他当然还不知道现在的李国勇,已是江苏巡抚了。

    “威震京师”四个字让李国勇有些尴尬,臭名远扬还差不多,他干咳了两声:“哪里,哪里,这全赖太后和皇上的运筹帷幄,兄弟不过是拣了个便宜而已。”

    这次轮到杨度起身恭敬地还了个揖:“李大人之功,乃我中国之福,杨某闻之,敬佩不已,只不知大人如何知道我杨度?”

    这话算问到点子上了,后来的杨度虽然名满天下,但现在的杨度,真正只能算个小人物而已。但早计算好怎么瞎说的李国勇却先吟道:“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尽掷头颅不足痛,丝毫权利人休取。”

    听了这四句,杨度更加吃惊了,这正是自己的得意之做“湖南少年歌”里的四句,面前的李大人又从哪里得知的?

    看着杨度惊疑不定的眼神,李国勇一本正经地瞎掰道:“这‘湖南少年歌’却是兄弟我偶尔闻之,全歌的气度文采,慷慨激昂,让我折服,自此便牢牢地记住了先生。”

    自古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杨度也不禁露出了自得的神色:“李大人”

    话没说完,就被李国勇阻止道:“国勇仰慕先生久矣,今日得见,幸甚如何,若不嫌弃,就请直呼国勇之表字明逸,明逸亦呼先生皙子如何?”

    这番文绉绉的话说下来,连李国勇自己都不禁佩服自己了。

    杨度本也是个豁达之人,听了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明逸。”

    两人相视一笑。

    重新坐定的杨度已得知李国勇升任了江苏巡抚,恭贺了番后问道:“明逸对当今中国局势有何看法?”

    李国勇情知虽然和杨度的关系拉近了很多,但现在要不露一手,只怕会被这位大才子看轻了,到时想收服他,那就基本和做梦没有区别了,于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说道:“诚如方子皙子与人争论所言,现在的中国,就象是一个久病缠身的病人,若下以猛药,非但无益,反而只会加重病人的病势;维新不是不好,变革不是不能做,相反还非做不可,但怎么做?明逸的看法,是当先稳固皇权,然后逐一分化瓦解那些守旧派的势力;”

    说到这李国勇悄悄瞧了眼杨度,只见杨度微微点头,面无表情,看来这些话并没有真正打动他,李国勇咬了咬牙,赌博似地继续说道:“这天下事,无非二字‘实力’而已,没有实力什么都是空谈;咱光绪爷还是想有所作为的,但他文不能任命二品以上大臣,武不能调动朝廷军队,这朝廷真正说了算的;”李国勇伸手指了指上面:“是那个老太太。咱皇上还是不能忍啊,若不急着变法,而是面上维护朝廷现有格局,底下慢慢培养自己的势力,稳固自己的皇权,又或者等到上面那位百年之后再实行变法,其胜负之数必将逆转,怎么说咱皇上也比上面那位年轻着吧。”

    这段话简直是大逆不道的话了,一旦传到慈禧耳中,八个李鸿章也保不住自己了,李国勇忐忑不安的注视着杨度。

    哪想到杨度忽然重重拍了下茶案,把个李国勇吓了个半死这才叹道:“我只当明逸一武夫耳,怎料到有如此见识,中国若多些你这样的人,杨度又何至于做湖南少年歌!”

    做好准备一看不对马上开溜,事后来个死不承认的李国勇放下了心,看来自己的胡言乱语起到作用了。

    越谈越投机的两个人把自己关在雅座里,连要进来换茶的店小二都不让进,足足谈了两个时辰。然后茶室内所有的客人都听到了一个雅座内两个疯子的歌声:

    “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湖南少年好身手,时危却奈湖南何?破釜沉舟期一战,求生死地成孤掷。诸君尽作国民兵,小子当为旗下卒。”

    这两个时辰让李国勇终生受用不尽,李国勇凭着来自后世的历史知识,政治见地,加上适当的胡说八道,终于收服了杨度这位大才子,答应和李国勇一起去江苏创造一个新的天地。

    和杨度暂时分别的李国勇这才想起了得赶紧着去拜见自己的“爷爷”李鸿章了。行色匆匆地赶到贤良寺,看到的李鸿章还是那么一副胸有成竹,悠悠闲闲的样子。

    上前磕了个头,李国勇道:“爷爷,路上结识了个朋友,来的晚了,请爷爷责骂。”

    李鸿章倒没在意:“起来坐下吧,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总不见得一直陪着我这个糟老头子吧。”

    这“爷爷”还挺风趣,坐下的李国勇笑了下。

    “明逸啊,”李鸿章道:“二十岁就当上了巡抚有何感想啊?”

    李国勇赶紧谦逊地道:“这全靠爷爷在朝廷的威望,还有咱李家大把大把的银子,若不然,哪轮得到明逸。”

    满意的李鸿章点了点头:“这江苏可算是爷爷的发迹之地了,昔年长毛起事,二攻上海,爷爷以实授江苏巡抚职连着打了虹桥、北新泾和四江口三次恶战,这才保住了上海这大清最大的通商口岸。而后我察吏、整军、筹饷、辑夷各事,到攻打长毛伪都天京之时,我麾下淮军已拥七万之众,如不是因怕抢了曾大帅的功劳,这伪都天京,嘿嘿,那必是我淮军第一个登上城楼的。”

    这看起来象是李鸿章在回忆过去,自我表功的言语,李国勇却明白这是爷爷在告诉自己治理江苏的经验了;是啊,察吏、整军、筹饷,自己可得好好学着。

    李鸿章说到这却不往下说了:“明逸啊,治理江苏,光靠自己的力量可不行,洋人还得尽量利用,在上海的各国领事,还有津海关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英国军队的马格里,还有美国人毕德格这些人,都是爷爷的老朋友了,爷爷已经给他们每个人写了封亲笔信,你到任后,利用一一去拜会他们,对你还是大有帮助的。”

    现在的李国勇,可以说对李鸿章感激得五体投地了,看来这老人,为了自己的孙子,早就谋划好了一切。

    让李国勇兴奋的还不止这些,就听李鸿章继续说了下去:“至于爷爷一手创办的位于江苏境内的江南制造局,金陵机器局,上海电报总局等等等等,你都可以插手,那里的负责人,都是爷爷的老部下了。爷爷也会一一对他们做出交代的。”

    李国勇这时想到了个问题:“爷爷,我到了江苏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

    李鸿章立刻说道:“去拜访无锡王家。”

    “无锡王家?”

    李鸿章微微点头:“这王家可是江南豪富之家,在江苏的各个工厂业主,店铺老板,都惟其马首是瞻。王家的当家的王冠荣,那可是爷爷的老朋友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孙女今年十七了,前几日爷爷已经给他下了聘礼,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和他们王家亲近亲近。”

    我靠,李国勇要晕了,老大,什么和什么啊,你这就给我把媳妇找了,要那女的是个丑八怪怎么办?不过没办法,在这时代那可不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且这桩婚姻,明显的带着政治的色彩,这让李国勇有些不得不认命的感觉。

    又详细地交代了些事,李鸿章这便让李国勇回去准备上任事宜了。

    (美国人毕德格实际上是李鸿章的私人秘书,原为美国驻天津领事馆副领事和翻译。英国人马格里原为英军军医,英军第99联队任职,后成为李鸿章的幕僚,对李鸿章一直兢兢业业,忠心耿耿,一直到1875年,由于与中国同事发生争端而辞职。蜘蛛让这两人已不同的历史的形象出现了,各位看官大人不必当真。

    至于无锡王家,其原型就是大名鼎鼎的“无锡荣家”。)
13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