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9月20日,这一天将注定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从这一天开始,代表着中国进步自救觉醒的维新运动将被彻底扼杀!

    一场彻底将中国拖入积贫积弱,任人宰割地步的政变拉开了帷幕。

    政变的主使人就是慈禧,而政变的急先锋,却是从另一个时代过来的,莫名其妙被卷入其中的李国勇。

    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片整装待发的士兵,李国勇心中一片茫然。

    “大人,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大人您看?”一名内九门的门千总小心翼翼地问道。

    李国勇厌恶地看着这家伙,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老远,强压着心头的厌烦,尽量平缓着语气说道:“杜大人看从哪先下手好啊?”

    这个叫杜子其的千总存心巴结面前这新得宠的顶头上司:“大人,照下官看来,首要擒拿住维新党的康梁谭三人,此首功也,这份功劳当然是大人的了,下官带五百兵去抓捕其余逆贼,也跟着沾点小光。”

    看着这个马屁精,李国勇有计划了(其实李国勇忘了自己才是天字第一号马屁精),他满脸堆笑:“杜大人哪里话,咱们同为太后皇上效力,今后互相仰仗的地方多着呢,小弟怎敢一人贪功,不如这样,小弟带一半人去捉拿谭嗣同、康广仁、林旭、刘光第,至于康有为、梁启超、杨锐、杨深秀就有劳杜大人了。”

    杜子其美得直冒泡,康有为梁启超那可是维新派的大头头啊,让自己抓住了,太后那弄个巡抚什么的当当,那也不是没可能的。

    李国勇看着这个高兴得快手舞足蹈的家伙,心里冷笑你乐着去吧,等会有你哭的时候。按照李鸿章今日日里送来密信的约定,一个时辰前李鸿章应该已派人秘密通知了康有为梁启超这次的抓捕行动,你杜大人能抓住他们,那真是天下奇闻了。他制止了还想假意推托下的杜子其:“杜大人不必礼让了,我看就这么着了,咱们动手吧。”

    而此时在浏阳会馆的莽苍苍斋内,一个彪形大汉正在那苦苦劝说着丝毫不为所动的谭嗣同:“三哥,快走吧,康梁两位大人大半个时辰前就让人送来了急信,北禧懿旨已下,变法失败了啊,两位大人只怕现在已在日本使馆了,我王五拼死也要送大人出去!”

    这大汉原来就是清末的好汉,大刀王五。

    谭嗣同却还是摇头微笑:“大丈夫不做事则已,做事则磊磊落落了,一死何足惜。各国变法,无不因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这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谭嗣同原话)

    王五还待劝说,谭嗣同摇手制止了他,从身上解下了佩剑,递给了王五:“五哥,我意已决,不必再劝,此剑名‘凤矩’,就此赠了五哥,惟望五哥用此剑与七哥(王五的结拜兄弟通臂猿胡七)扫尽人间不平之事,我愿足矣!”

    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王五知道再劝已不可能了,于是和身边的胡七跪下:“三哥,我王五在此发誓,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必为三哥报此大仇!”

    就是这个大刀王五和胡七,后来就差点成功的刺杀成功李国勇,当然这是后话了。

    谭嗣同看着含泪纵身跳上屋顶逃走的王五胡七,带笑从容地走出了莽苍苍斋。

    “砰”地一声,浏阳会馆的大门被砸开了,一大群士兵拥着一年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冲了进来。

    谭嗣同淡淡笑道:“诸位可来得迟了,谭某侯之久矣。不知是哪位大人带的兵?”

    领头的年轻人李国勇虽然早从历史上知道谭嗣同的视死如归,但此刻亲身面对,还是不禁为谭嗣同的举止所折服:“在下李国勇。”

    听了这名字,谭嗣同脸色微变:“原来就是才被皇上封为三等侍卫的李大人。”

    “大胆!”边上的一个兵丁呵斥道:“这乃是太后亲封的一等侍卫,剿贼总使李大人!”

    谭嗣同面露讥讽:“怪不得,原来李大人升官了,谭某恭喜大人了!”

    李国勇叹息一声,从袖中拿出了慈禧的诏书,念道:“查工部主事康有为,译书局协理梁启超,军机章京谭嗣同,不沐皇恩,密谋反叛,着交步军统领衙门拿解刑部审讯,钦此!”

    谭嗣同还是那样的淡然从容:“皇上是不会发这样的诏书的,谭嗣同拒不领旨!”

    李国勇无奈地摇了摇头:“谭大人,请吧!”

    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9月20日夜,谭嗣同于莽苍苍斋被捕;杨锐于床上被抓;林旭于军机处值班时被拿;康广仁、刘光第、杨深秀无一漏网。

    预先得到消息的康有为、梁启超先避至日本使馆,后在时任两广总督的李鸿章的庇护下逃居海外。

    9月21日,慈禧突然从颐和园回宫,在训斥了光绪一番后,用光绪帝的名义颁布诏书,以“朕躬不豫”为由,宣布“训政”,接管了处理政务的权力。”后命将光绪软禁于南海源台涵元殿,派亲信太监严加看管,截断了他同外界的一切联系。

    被经过李国勇身边的时候,他看到了光绪眼中对自己无比的恨意。

    至此,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失败了,这次变法从1898年6月11日开始,至9月21日结束,共计103天,史称“百日维新”。

    狱中的谭嗣同泰然自若,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并写下了流传青史的感人诗句《狱中题壁》: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9月28日下午,谭嗣同等六人从刑部监狱押向北京城南宣武门外的菜市口刑场问斩。就义前谭嗣同高声朗诵绝命诗:“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接着又慷慨陈词:“为了救国,我愿洒了我的血。但是今天每一个人的牺牲,将有千百人站起来继续进行维新的工作。”

    监斩的军机大臣刚毅生怕谭嗣同再说出什么话来,匆忙下令将谭嗣同等六人以杀官专用之刀“大将军”斩首。

    谭嗣同等人的头颅被下令悬挂在刑场上示众三天,浏阳会馆的看门人刘凤池于当日午冒死将谭嗣同的无头尸体运回浏阳会馆,三天以后,刘凤池又将谭的头颅找回,请人缝合尸首,将殓后暂时安葬。第二年,刘凤池又护送谭的棺木回湖南浏阳城外石山下,正式安葬。

    在戊戌政变中告密有功的袁世凯,1899年被任命为山东巡抚,逐步接近清廷的权力中枢。而另一个镇压变法有功的李国勇,则比袁世凯更快的得到了慈禧的重用。

    这个来自于一百多年后的小流氓,只因一次车祸,就让他站立在了一个大时代来临前的风口浪尖。

    1898年,中国即将风起云涌!

    (“大将军”:清代杀官员的与杀平民的不一样,杀官的刀称“大将军”,较少用,刀口较钝,一刀下去,鲜血汨汨然冒出,脑袋却没有掉下,必须第二刀、第三刀……这基本不属于砍头,属于锯头了。)
1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