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奇的李国勇还是没能忍住:“爷爷,您究竟是怎么知道太后要动手了?”

    李鸿章微微笑了下:“太后从来就没真的想让咱皇上亲政过,别看维新派这段时间上上下下闹腾得挺欢,可这朝廷,太后她可把握的紧着呢,想什么时候收拾维新派就什么时候收拾,这可由不得咱皇上做主了;李莲英李公公前些个日子又跪请太后垂帘听政,你想,这李莲英要没得到太后的暗示,他敢这么做吗?这几日我听人说,皇上召见这召见那的,我估摸着啊,皇上是想做点什么了;咱皇上虽然圣明,可他怎么也不想想,这朝廷的人事任免和京津地区的军政大权,可都在人家手里捏着呢,他身边又有几个能真心忠君爱主的,他的一举一动,有哪个能瞒的过上面?皇上这么一闹出动静来,可不正好给人家个借口吗?”

    李国勇傻傻的听着李鸿章这么一通话,可算是真正打心眼底佩服起这个“爷爷”来了。这个被民间叫做“李二先生”的中堂大人,这个到了他高祖时才“勤俭成家,有田二顷”的农民子弟,能一步步爬到今天的这个位置,其见识,韬略都不是光绪和他身边的那些维新党所能望其项背的!

    李鸿章也没理会他的表情:“太后今儿个召见你没有?”

    李国勇忙不迭地点头:“是的爷爷,太后不光召见了我,还问了我关于皇上的事,顺便着还将皇上封孙儿的正五品三等侍卫升为了正三品一等侍卫。”

    李鸿章鼻子里“哼”了声:“一个皇上,一个太后,你当他们都真正为了你救驾的功吗?那都是想将我李家拉拢在自己身边,想让我李鸿章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点李国勇已经想到了:“孙儿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爷爷的意思是什么。”

    李鸿章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室内来回踱了几圈,长长叹息了声:“在朝廷里,爷爷是有名的洋务派,变法之时,爷爷还自称过是‘维新之同志’,不过维新也好,洋务也罢,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依我之见,变法是注定要失败的了,皇上的亲政,也算是到头了,当务之急,是要想着怎么完完整整的保住我李家的利益!”

    李国勇默默的点了点头,是啊,“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这句话和后世毛老人家的那句“枪杆子里出政权”有异曲同工之妙啊:“爷爷,太后命我明日晚间捉拿维新派,您的意思是抓了?”

    “抓!”李鸿章眼里抹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不过康有为梁启超这两个维新派的头头,你看能不能找机会放了,也给咱大清,留下点进步的火种吧。”

    李国勇暗自苦笑,历史上的康有为梁启超,是因为得到了政变的消息,才匆忙出逃,流亡海外,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竟然是因为李鸿章的一句话。

    这时候的李鸿章,忽然想起了什么:“皇上这几天,是不是召见了袁世凯?”

    李国勇心里暗叫厉害,这也能猜到:“是的,皇上不但召见了袁世凯,还授予侍郎职。”

    早已猜到的李鸿章还是连连跺脚:“糊涂啊,皇上,您糊涂啊,谁能能找,焉能找袁慰亭!”突然问道:“你看袁慰亭此人如何?”

    李国勇心里发笑,居然问自己对袁世凯的看法,来自未来的自己,袁世凯是个什么人,这世上只怕没人比自己更清楚了,他一本正经地道:“孙儿观此人,文武双全,礼贤下士,练兵很有一套,性格也胆小慎微,但照孙儿看来,此公乃见利忘义,心狠手辣,野心勃勃之徒;”说到这压低了声音:“将来亡大清者,必此人也!”

    这番话在李鸿章耳中,可说是石破天惊了。这个由李鸿章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袁世凯,虽然自己渐渐看穿了他的本性,但此时的袁世凯虽然手握重兵,但官职不过一小小的直隶按察使而已,权利也只能管练兵事宜;自己不过随口这么一问,哪想到这个孙子不但一眼就看透了袁世凯的本质,还说出了那么让人震惊的话。

    李鸿章象第一次认识李国勇一样:“你如何有此等想法?”

    李国勇表现得慷慨激昂:“回爷爷,皇上密召袁世凯,实为杀荣禄,袁世凯当面表示‘诛荣禄如杀一狗耳’,暗地里却立刻向荣禄告密,此等行径让人不齿,现下太后爷爷俱在,他尚不敢有所举动,一旦日后太后和爷爷百年之后,嘿嘿,他手握我大清用银子帮他堆积起来的精锐之师,天下还有阻止他做任何事。”

    看着因为自己的分析而频频点头的李鸿章,李国勇几乎就要笑出来了,在自己的那个时代,谁不知道最后逼着清帝逊位的就是这位袁大总统啊。

    李鸿章满意的拍了拍孙子的肩:“你今年不过二十,居然已是正三品的官员,虽然不过是太后为了拉拢我李鸿章才破格提拔,但照着爷爷看来,孙儿,你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啊!”

    这下里李国勇想的却是:老大,二十岁?在我的时代,我都二十四了。

    李鸿章怎么想得到这个孙子肚子里转的什么念头,兀自兴高采烈:“你大伯父体弱多病,你父亲生性懦弱,你三伯父只知享受,其他孙辈都是庸庸碌碌,我原当我李家自我而后再无可造之材,没想到啊,没想到,看来延续我李家辉煌的,非你莫属了。”

    说到这李鸿章面色沉了下来:“切记,抓维新党时首要是要机密,不可让皇上察觉分毫,放走康梁二人更是得小心谨慎,万万不可露出一点马脚!”

    李国勇点头称是。

    李鸿章叹息声:“不想我李家终于出了这么个天纵英才,你很好,很好,你也不必再去拜见你父亲了,这就回去紧着心思办你的差使吧!”

    辞别了李鸿章的李国勇有些迷茫,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来自于一百多年后的一个小混混,一个拉皮条的,竟然转眼间就成了千古名臣李鸿章的孙子,成了朝廷的侍卫,成了皇上太后两方面都要争夺的人物;李国勇实在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

    自己今后的路究竟应该怎么走?顺应早已发生的历史,平安而碌碌无为的度过这一生?还是轰轰烈烈的干出一番事业?

    很快,随着变法的失败,中国即将走向一段五千年文明史上最黑暗的日子,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难道真的能够改变一切吗?

    李国勇自己都不相信。

    算了,李国勇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看起来官职挺高,但实际上什么权也没有的小小侍卫,就算真的想有一点作为,又凭什么呢?

    倒是明天的工作才是首要任务,谭嗣同虽然是自己所崇拜的,但已经将自己和李鸿章绑在了一条船上的李国勇,开始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冷血,无论如何不能为了感情使得整个李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如果有朝一日,仅仅是如果,自己能爬上权利的巅峰,我李国勇,必定为先生平反!

    李国勇这么安慰着自己。
11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