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了门的李国勇,平生第一次陷入了沉思。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妨碍中国进步的帮凶。去抓谭嗣同,这个甘为中国变法流第一滴血的维新派,可比康有为,梁启超的骨头硬多了,自己实在下不了这手去抓他。不过再想想,砸了那老太太交给自己的差使,先前的一番演戏白演了不说,万一老妖婆一怒,自己的脑袋李国勇想想就倒抽了口凉气。

    夜晚的风有些凉,李国勇不由打了个寒战,这个寒战倒让他忽然想到了个问题:自己虽然救了皇上,但说到底,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既无权又无势,光绪和慈禧随便哪个伸个小指头都能把自己给掐死,他们又为什么这么看重自己,拉拢自己?

    难道生前的这个“李侍卫”,身上有什么秘密吗?

    “大人,府上的福管家正在侯着您。”那个服侍过李国勇的小宫女的话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福管家?府上?李国勇皱了下眉头,难道是生前这死鬼的家?李国勇虽然纳闷,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了个谢,匆匆走进了自己的房子。

    房子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见李国勇进来,明显地松了口气:“孙少爷,您可回来了,老太爷吩咐我,今晚上无论如何把您带回去趟,马车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守宫门的侍卫爷们小的也都打点好了,孙少爷,咱这就出发吧,老太爷这两日身上不利索,别让他老人家等急了。”

    现在的李国勇是一脑门子雾水,这什么和什么啊。嘴里支吾了两声:“现在就走?”

    那个福管家“哎”了声:“老太爷还说了,让您赶紧着点,趁着天明还得把您送回来,不然耽误了您明儿个的大事那可不成了。”

    李国勇一听这话心里一紧,这位“老太爷”难道知道明天自己要去抓维新派的事?这可是慈禧才差下的差使啊,这“老太爷”这么神通广大,已经知道了?

    生怕漏馅的李国勇不敢多问,随着福管家上了辆不起眼的小马车,福管家将帘门一拉,自己往车把势身边一坐,低声道:“快。”

    马车在紫禁城内一路小跑,来回巡逻的卫士视若未见,这就让李国勇更加感到自己的“老太爷”大有来头了。他也知道,在紫禁城内骑马驾车,那可是大清皇帝对高官宠臣的特殊恩赐。

    到了城门口,更加了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他在马车里听到外面一个人笑着说道:“福爷,这就走啊。”

    福管家拱了拱手:“我家老太爷听说孙少爷伤好醒了,想念得紧,赵爷,还得烦您留着门啊,丑时前我家孙少爷就回。”

    那个赵爷声音里满是笑意和讨好的味道:“福爷,瞧您说的,到了帮我问下老中堂安,就说赵爽改天得了闲定去给他老人家请安。”

    这几句话让车内的李国勇的一颗心“突突”跳了起来,老中堂,李中堂,难道这位老太爷,竟然是

    自己要猜的没错,这次我李大志真的是拣到宝了!

    走了小半个时辰,车子停了下来,帘门掀开,福管家道:“孙少爷,请下车。”

    下了车的李国勇,第一看到的就是一座寺庙,上面三个大字——“贤良寺”!(注1)

    李国勇看到这寺,心中立刻一片雪亮,再无怀疑。这位“老太爷”,自己的爷爷(也许正确的叫法,应该叫生前那个死鬼的爷爷),正是晚清重臣,淮军创始人,以一己之力独撑晚清危局,死后备受争议的李鸿章!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慈禧和光绪都那么看重自己,拉拢自己,哪是什么救驾的功劳,压根就是为了笼络自己的“爷爷”,手握大权的李鸿章!(注2)

    什么都通了,李国勇甚至想起了李鸿章可不正是有个孙子叫“李国勇”的吗?那个时代的李国勇,素来是很同情李鸿章的,对他的家族也有些了解,如果记的没错的话,自己应该是李鸿章第二个儿子李经述的第五子,也就是最小的那个。(注3)

    一条金光大道正在向着自己招手,李国勇莫名的开始兴奋了,下面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际遇了!

    “孙少爷,您这是怎么着了?”福管家看着脸上一会茫然,一会惊讶,一会兴奋的李国勇问道。

    李国勇赶忙从兴奋里回过神来,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没什么,车上坐着闷气,有些头晕。”

    随着福管家的带路,两个人走到了贤良寺西院落的一座房子前停下,福管家止住了脚步:“孙少爷,老太爷就在里面,您请。”

    按住自己“扑通扑通”乱跳的心,李国勇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努力使自己激动的神情平静下来,在福管家异样的目光下,他推开了那扇门。

    屋里很亮,屋顶挂着盏很大的吊灯,一个清瘦但却显得非常精神的老者闭着眼睛悠闲地躺在一张躺椅上,边上的茶几,放着一杯晶莹剔透的葡萄酒。(注4)

    这就是那个对后世有着重要影响的千古名臣李鸿章?

    李国勇却更无迟疑,心中叹着果然是“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上前恭恭敬敬到磕了个头:“孙儿给爷爷请安了。”

    李鸿章睁开眼睛:“哦,是明逸来了啊,来,到爷爷旁边坐下。”

    待李国勇坐定,李鸿章慢悠悠地道:“你为皇上受了伤,我和你父亲很是牵挂,现在好利索了没有?”

    这句平平常常的话一出,李国勇眼泪都快下来了。李国勇在自己的时代其实生活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原本是一兵工厂的高级工程师,李国勇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双双身亡。政府发的一大笔抚恤金,被自己该死的亲戚瓜分一空,这才造成了一个大好青年终于堕落成了一个流氓,拉皮条的,使用对于家庭的亲情,李国勇不知多少时候没有感受过了。李鸿章这普普通通的一句关怀的话,让李国勇瞬间感受到了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温情,也让自己找到了久违的家的感觉。

    强制压抑着内心的波动,李国勇道:“叫爷爷担心了,孙儿已无大碍。”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李鸿章有些高深莫测地说道:“好了才能为皇上,为太后办事啊。”

    李国勇心里“咯噔”一下,没敢接口,他知道还有下文。

    果然,李鸿章坐起抿了口酒:“老佛爷要对维新党动手了吧。”

    虽然早有准备,李国勇还是吃了一惊。这个看起来悠悠闲闲的老人,究竟是怎么猜到的呢?

    注1:李鸿章第一次进京时就住在贤良寺,之后的多次进京,李鸿章也居住于次,1896年末,失宠的李鸿章此后一直到死,都长期居住于贤良寺内。

    注2:其实李鸿章自1896年10月,由美国出访回北京后,即被打入冷宫,10月20日更被莫须有的罪名由礼部判为革职,最后还是慈禧手下留情,改判为罚了一年工资了事。慈禧这么做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杀他在洋人面前的“威风”,同时也平息国内对他“卖国”的指责。此后一直到了1900年6月12日,为了收拾八国联军之役的残局,清廷才重新启用李鸿章,再度授其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蜘蛛在这里说他依然手握重权,实为小说需要,各位读者大人无须深究。

    注3:李国勇为李鸿章的孙子,李经述的儿子,也是蜘蛛编出来的了。李鸿章一生共三子三女,长子经方,生三子:国焘、国熙、国休;次子经述,生四子:国杰、国燕、国煦、国雄;最小的经迈,生了一个:国超。蜘蛛让李国勇当李经述的儿子,原因大概是李鸿章死后,由李经述袭了一等侯爵的职位吧。

    注4:不要怀疑,的确是吊灯。梁启超的《李鸿章传》记载:李鸿章“每膳供双鸡之精汁,朝朝经侍医诊验,常上电气”。民间有对联说:“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讽刺的就是李鸿章(合肥人)、翁同龢(常熟人)的富有。
12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