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姓赵的你有点担当不行吗?宋嘉远心里大骂。

    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说自己不知情,少不得点点头,“党玉琦此子,实为修院败类……他曾经唆使胡畏班中人,殴打本院修生。”

    赵平川愕然睁大了眼睛,他还真不知道此事,“胡畏班不是……不怎么跟外人来往吗?”

    “总有例外,”宋嘉远淡淡地回答,“此事我非常肯定,也是我经手处理的……哼,总是没委屈了少民。”

    这话说得就有几分火气了,但是对胡畏班,修院哪个教谕没点火气?只不过基于政策,大家敢怒不敢言就是了。

    赵平川侧头看向孙巡荐使,“看来……还真有这样的事了。”

    这尼玛……孙巡荐使有点挠头了,按说这种敏感的事情,他是不想掺乎的,但是某人觊觎军国利器,却是跟胡畏族相交极深,谁敢打包票,里面没有猫腻?

    军国利器的秘密,却是泄露给了外敌——这种罪名,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他开始后悔,自己问得有点多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既然他知道了,就绝对不能当做不知道,否则他的官也当到头了。

    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林锦堂,“林教化长,有什么建议?”

    在场的人里,除了他,就数林锦堂的地位高了,赵平川只能在自家一亩三分地称雄,而图元青的份量,稍微轻了一点。

    “能有什么建议?抓呗,”林锦堂可不是瞻前顾后的人。

    他本性正直,又主管一郡的教化。行事相当有原则,“要我说,现在就把李满生带走……错了,是现场的人都带走。严防走漏风声。”

    “林教化长所言,极有道理,”孙巡荐使点点头——这是你说的,我只是同意了。

    接下来的场景,就是彻底的大转换。在场的众人制住了战兵,郑巡荐使拿了孙使的手令,亲自跑到郡捕房调集人手。

    不多时,捕房派来一队的人马,将在场军役房的人统统拿了,带到了郡巡荐房。

    巡荐房其实也有武力,那是百人的禁军直属卫队,一般不怎么出动拿人,主要是保卫巡荐房,同时防人劫走犯官。

    兹事体大。孙巡荐使甚至想将博本院和教化房的人都留下,不过想一想,最终还是将人放走了——这么大的事,他一个人扛不动啊,还指望这两家帮忙呢。

    他真心想留下的一个人,是李永生,此人的口供极为重要。

    但是李永生伤得实在太重了,需要将养。

    好吧,伤得重也不是根本原因,最重要的是——人家马上要进京接受政务院的召见了。

    万一小家伙在那时歪一歪嘴。后果实在是他不敢想的。

    这是巡荐房在忙的事情,博本院也不消停,将李永生护送回修院是任务之一,任务之二就是。将郡守府的本修生劝回家。

    图教化长自告奋勇,护送李永生回修院——他今天结结实实地接受了一个大礼包,怎么能没有表示?

    赵平川本来也想回修院的,但他就是见不惯图元青,又不是特别待见李永生,于是吩咐宋院长和孔总谕陪同。自己则是去了郡守府。

    跟赵院长一起去郡守府的,还有林锦堂,林教化长不需要争那些虚名——李永生的征文,是结结实实从他分管的口儿上出来的,他的功劳,谁也贪墨不了。

    两名厅级干部在郡守府门口一站,说李永生已经被接回了修院,感谢大家的关心,现在你们也可以回了——耽误修业总是不好的。

    修生们相对都是比较单纯的,听到这话之后,众人欢呼一阵,又有消息灵通者确定,李永生确实离开了军役房,于是大家就跟打了胜仗一般,轰然散去。

    当天来探望李永生的,就超过了二百人,有博本院的,也有外面本修院的。

    当然,这并不是李永生的人缘有那么好,很多的本修生来此,只是想落实一个消息,本修生需要服兵役吗?

    “本修生服兵役,博本是坚决反对的,”宋嘉远很明确地表示,然后,他就顺便代表了一下其他人,“赵院长和孔总谕也这么认为……你们看,李永生这不是回来了吗?”

    李永生躲在屋子里,只露出个脸来,跟大家见一下,这还是化了一下妆,否则修生们铁定炸锅了。

    此刻已经是五月底了,虽然还是连阴雨下个不停,但大家也都是短袖短裤的打扮了,他身上的道道血痕,足以点燃火药桶。

    “宋院长你啥时候能代表赵院长了?”人群中,竟然传来了不和谐的音符。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院务室的李室长,他抱着膀子,冷冷地发话。

    “我正要找你问点事呢,”宋嘉远呲牙一笑,然后喝令一声,“安保,将此人拿下!”

    安保们登时目瞪口呆,宋院长确实是顶头上司,但是……李室长是赵老大的红人啊。

    “我看谁敢?”李室长尖声叫了起来,虎视眈眈地四下看着,“不想要饭碗了?”

    他没跟着去,巡荐房又将所有人都带走了,还封锁了消息,他根本不知道,李永生怎么能回来,他知道的是,自己代表的是赵院长。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嚣张?”宋嘉远冷笑一声,“你说出来!”

    今天上午的事,对他的刺激太大了,往日在博本院说一不二的赵平川,面对那样的局面,竟然连句话都不敢说,胆子还没有他和孔总谕大。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为什么不能取而代之?

    “宋嘉远你算什么东西?”李室长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动着,“跟赵院长相比。你算个屁!”

    这厮除了拍马屁在行,其他真的是提不起来。

    宋嘉远根本不理他,侧头看一眼孔舒婕,“孔总谕?”

    “抓起来。”孔舒婕一摆手,淡淡地发话,“院务室最近,实在有点乱七八糟。”

    孔总谕在本修院的地位,十分地超然。虽然赶不上赵平川,却不是宋院长比得上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安保们的老大,就是孔总谕手下两大干将之一的谷随风。

    李室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命地挣动着,却还是被抓了起来。

    不过很快地,他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孔总谕和宋院长只问他一句话:那天在赵院长那里。三个人商定,要请孙巡荐使出面的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

    李室长当然否认,说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当时谈了什么——我离你们很远啊。

    再说了,就算透露出去又怎么样?我还能不让孙巡荐使去?

    那两位很直接地指出,问题是这消息传出去之后,李永生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就被抓走了……孙巡荐使根本没时间来咱修院!

    李室长报之以冷笑:被抓走又如何,这不是回来了吗?

    若不是早被抓走,他能落得一身伤回来?孔舒婕冷笑一声。你知道不知道,他差点就没命回来?

    那关我鸟事,李室长的脸皮,真的是比城墙还厚了。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不认账了。

    官府中心机深沉之辈极多,但是奇葩的蠢货也不少。

    事实上,李室长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愚蠢,他只是知道,身为赵院长的亲信,有些事情必须由他来做。有些事情必须要由他来承担。

    不如此,他又如何在赵老大面前,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当狗不要紧,怕就是怕连当狗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这一次,他必须咬死了,不给院长大人添麻烦——反正赵老大是看不惯李永生。

    你可以不承认,孔总谕一扭头,对着宋嘉远淡淡地发话,“我建议,李永生受到的折磨,在他身上挨个过一遍。”

    “你敢!”李室长叫了起来,他有担当,并不代表他愿意承受皮肉之苦。

    逼到这个程度,他连孔总谕的面子都不卖了,“你们这么做,赵院长同意吗?”

    傻×!宋嘉远心里暗骂一声,然后抬手一挥,厉声发话,“你们没有听到孔总谕的话吗?”

    安保们这时再不犹豫,连推带打地押走了李室长。

    赵院长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回来的,听说此事之后,直接找到了宋院长的门上,他的脸阴沉沉的,“嘉远,小李那是怎么回事?”

    宋嘉远看着自家的老大,淡淡地吐出一句话,“总得有一个背锅的人。”

    这件事里,博本院虽然积极救援了,但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尤其是李永生的征文早已经上送了,别人不知道,修院能不知道?

    赵院长闻言就是一愣,他初听此事,是怀疑孔舒婕和宋嘉远联手,打算挑战自己的权威,不过现在正值紧要关头,所以他虽然主动上门,言语中并没有表示出明显的倾向。

    待听到宋嘉远的回答,他呆呆地怔了好一阵,然后叹口气,转身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他做了什么,我并不知情。”

    都说人心是杆秤,赵院长心里清楚着呢——消息十有八九是小李透露出去的。

    不过现在,这个人真的没法保了,赵平川甚至不得不主动撇清自己。

    宋嘉远也不接话,就那么看着修院的老大离开。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