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来的两人,正是林锦堂和图元青,两大副教化长齐齐而至!

    高喊的就是林教化长,这原本就是他负责的口儿,旁人也不可能跟他争。

    “咦?”正要离开的孙巡荐使闻言,登时站住了,转过身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见过孙使,”图元青冲对方微微一抱拳,巡荐房不负责他的考评,歪嘴却是没问题。

    一直老神在在的李满生,闻言脸刷地一下就白了,“什么?”

    “京城传讯,”林锦堂很干脆地回答,“李永生何在……握了个草,这是李永生?”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衣衫褴褛的人形物体。

    “见过林教化长,”李永生一拱手,肿胀的脸上,勉力挤出一丝微笑。

    两名副教化长注意到的,可不是这个招呼,而是那叮当的响声——合着李永生的手上,还带着镣铐。

    “政务院传讯,那又如何?”倒是那兵役室的室长不含糊,梗着脖子发话,“他偷逃兵役,理当惩治,有大内监察在,谁敢放肆?”

    军役部虽然只是六部之一,但因为其军事属性,很多时候是对内廷负责的。

    “小子你倒是不含糊啊,”图元青狞笑一声,走上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你算什么东西?”

    “你敢打我?”兵役室的室长愕然,“你敢殴打现役军官?”

    “打的就是你这不长眼的,”图教化长冷哼一声,傲然发话。

    “既然有郡房做主,此人断不能放,”李满生厉喝一声,然后一拍人。“来人!”

    门外一阵响动,走进来七八个战兵,气氛登时为之一滞。

    别看在场的正副厅干部这么多,修为可以轻松碾压这些小兵——再来十倍也是渣。但军人不是能擅杀的,尤其在煌煌光天化日之下,在堂堂的府城军役房里。

    这等同于造反。

    “嗤,”就在这一片寂静中,传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图元青怜悯地看着李军役使,“你疯了吧?政务院召见,下一步没准是金銮殿面圣……你再说一声不放人试试?”

    “咝,”李满生闻言,登时倒吸一口凉气,面色苍白地看向兵役室长。

    一直很硬气的兵役室长捂着被打的脸,低下了头,一声都不敢吱——金銮殿面圣五个字,真的吓坏他了。

    “呵呵,”孙巡荐使笑了起来。笑得异常开心,“原来是这样,李满生……你可知罪?”

    被殴打的这位本修生,要被政务院召见了,这么大的底牌握在手里,别说府军役使了,就算是郡军役使,他也敢问罪。

    李满生沉吟片刻,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我实不知。一切都是奉了郡房之令……不过下面人泄私愤,我当给李姓修生一个交待!”

    “你不知李永生的征文被上送了吗?”孙巡荐使冷哼一声,他其实不知道征文这一套,但是他对类似流程熟悉得很。郡里不上送,莫非等着京里下来收?

    李满生的脸,越发地白了,做为一个杰出的辩手,他已经猜到对方要拿什么做文章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否认。“此事我实不知情。”

    “不知情吗?”孙巡荐使冷笑一声,看向了李永生,声音在瞬间就变得异常温柔,“李永生,你是否告知过他们此事……别怕,有我为你做主!”

    他就差明说了,你得点头——哪怕是栽赃,都没问题,自然有人替你讨回公道!

    李永生想一想,缓缓摇头,“此事……我倒是没说过。”

    尼玛……孙巡荐使气得差点跳起来,你丫,你丫,你丫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东西?大便吗?

    “啧,”孔舒婕叹口气,微微摇头,“孙巡荐使,他这重伤之下,脑袋难免受创,待我带他离开,治疗一番之后您再问,好吗?”

    啪嗒一声轻响,众人闻言看去,却是那兵役室长的眼泪掉到了地上——咱们不带这么明目张胆唆使的。←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呵呵,”接着又传来冷笑,却是李军役使发话了,“诸位上官,我这房间别的东西没有,就是有留影石在留影,倒也没想算计谁……无非是八个字,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众位上官闻言,又是齐齐一愣,心里忍不住暗叹:真是好算计。

    就在这时,又是一个声音,轻轻地响起,“但是……”

    众人齐齐扭头看去,却是衣衫褴褛面容肿胀的那厮发话了。

    “但是什么,你只管说,”郑哲涛的反应速度极快,“不要有顾虑,孙使为人最是刚正不阿。”

    “但是我曾经跟图教化长说过,”李永生看向图元青,“说我的收音机技术,想献给今上,为庆典贺……”

    “没错,我可以作证,”图教化长果断地点点头,“我建议他,等征文有结果再说。”

    这样的机会,他要是都把握不住,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为庆典贺……李军役使只觉得一阵气紧,忍不住大口喘起气来。

    兵役室长的双腿,抖成了筛子,什么军国利器的理由,在“为庆典贺”四个字面前,根本弱成了渣。

    全国的军队是谁的?是朝廷的,是今上的!

    “是啊,”李永生微微点头,“我昨天说了,收音机要为今上庆典贺,不能交给他们……结果就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好好好,”孙巡荐使气得连连点头,他抬手一指李军役使,“李满生,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嗤,”宋嘉远冷笑一声,“刑室里没准也有留影石呢,拿出来证明你的清白啊。”

    这尼玛真是没个好货,林锦堂冷眼旁观,心中忍不住暗叹:你家刑室里会有留影石啊?

    看来教化民众和官员。还是任重道远啊。

    “此事……”李满生连喘好几口气,只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艰涩地反驳,“此事绝不可能。他若如此说,下面人怎么敢?他跟……他跟我外甥党玉琦有仇!”

    “党玉琦?”孙巡荐使斜睥孔舒婕一眼,“方才你似乎提起这个名字。”

    孔总谕的娥眉扬一扬,“博本这么大,既然能有李永生。也难免有几个不肖的修生。”

    孙巡荐使点点头,“原来是公报私仇,看来这个党玉琦是很不懂事了?”

    他深恨李满生刚才折了自己的面子,想着要扳回场面,再加上李永生年纪轻轻,就要受到政务院召见,这时他不落井下石,岂不是傻的?

    “孙使,看来一切都很明白了,”郑哲涛赶紧出声。拍上司的马屁,“不若先请李军役使去捕房喝喝茶?”

    若非不得已,巡荐房是不会对军役房下手的,但是这种蓄意破坏庆典的行为,可谓是罪无可逭,先将人拿下,也是可以的。

    “这个嘛,”孙巡荐使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微微一扬下巴,“希望李军役使。能主动去巡荐房说明事情原委……切莫自误。”

    他不直接拿人,却也是给了军役房一个面子,本来已经大获全胜了,那么在流程上。就要争取走得正确一点——军役部里很有几个老顽固,就算明明没理,也有能力找碴。

    “孙使不但刚正不阿,胸襟更是开阔,是属下学习的榜样,”郑巡荐使赶忙送上热辣的马屁。

    这时。又是一个声音,轻轻地响起,“其实……”

    众人齐齐扭头看去,还是衣衫褴褛面容肿胀的那厮在发话。

    “其实什么,你尽管说,”图元青马上开口,“既是孙使在,你何须担心?”

    他最是热衷于上进,而他对李永生的了解,也超过旁人,知道这厮别看年纪轻轻,心思之敏捷,更是同龄人望尘莫及的。

    比如说,刚才这厮根本不拿征文说事,先是否认,然后话锋轻轻一转,丢出个更大的罪名来——恶意破坏登基庆典。

    这番老辣,怎么能让人敢小看?

    “但是”之后有惊喜,“其实”之后,想必更有惊喜了。

    “其实……我是猜测啊,党玉琦如此折磨我,”李永生犹豫好一阵,才叹口气,“他跟我博本院胡畏班的人相熟。”

    “什么?”饶是图元青做足了心理准备,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大惊失色。

    “竖子尔敢!”李满生腾地站起身来,怒目圆睁,抬手一指李永生,然后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然后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他被气得活生生晕了过去。

    现场又是一片寂静,这个消息,对人的冲击就太大了——跟胡畏班相熟,这可是诛心的话。

    胡畏班在修院里,受到了种种的照顾,打修生打教谕,从来不吃亏,有人砍断教谕一条膀子,也不过是转学罢了。

    但是,胡畏班真的一点不遭人惦记吗?那才是胡说,不遭人惦记,哪里会享受这么多优待?

    中土国的大敌新月国,目前跟胡畏族人就勾搭得紧,若是爆发第四次中新战争,胡畏族举族投奔的可能性,实在太大了。

    所以这个话题,是异常地敏感。

    众人沉默了一炷香的功夫,孙巡荐使才侧头看一眼赵平川,“此事可是属实?”

    胡畏班在修院里,应该是比较封闭的,赵院长心知肚明,但是就算他在博本院一言九鼎,这时哪里敢这么说?这是要担极大的政治风险的。

    说不得,他看一眼宋嘉远,“宋院长?”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