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面对郑巡荐使的问话,李军役使并不以为意,他礼貌而不失距离地回答,“逃服兵役者,军队有权在追逃时格杀,伤人……却也是难免了。”

    这话把人能噎个半死,郑哲涛顿时就怒了,“三日时间未到,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会拒服兵役?”

    “三日时间,是最长期限,不是最短期限,”李满生振振有词地回答,“那是照顾一些住家远的人,李永生既然在博本,博本院离本房能有多远距离?”

    “一派胡言,”郑哲涛大怒,“三日是准备的时间,难道不需要整顿行装?告别家人?”

    “李永生是孤儿,并无家人,”李满生不冷不热地顶一句,“寄籍的本修生,又有多少可收拾的行囊?”

    “你简直强词夺理!”宋嘉远坐不住了,“不管怎么说,三日时间,乃是明文规定,时日不到你就派人擅闯修院,殴伤教谕和安保,更有人生命垂危,这还有道理了?”

    “我军役房如何行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李满生冷哼一声,“就算三日不到,那又如何?这是郡房的意思,你们不解,可以自去郡房询问。”

    他虽然辩才出众,却也不想跟这么多人打嘴皮子的官司,反正他不过是个执行者,根子是在郡军役房,你们跟我说那么多,没用啊。

    这时,就轮到孙巡荐使发话了,他冷哼一声,吩咐身边的人,“拿我的名帖,去郡军役房。找个能做主的过来。”

    差遣的人拿着帖子出去了,赵平川这才哼一声,“孙巡荐使,郡守府那里。现在还被人围着呢……这该是怎么个说法?”

    他都懒得直接跟李满生对话……差着级别呢。

    孙巡荐使也不说话,而是冲着府房的郑哲涛一扬下巴,你说。

    郑巡荐使抿一下嘴巴,酝酿一下说辞,“李军役使。本郡上次召本修生服兵役,是哪一年?”

    “我只管本府,哪里知道本郡那么大的事?”李满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

    “哦,”郑巡荐使微微颔首,“那你就说一说,本府上次召本修生服兵役,是哪一年?”

    “本府从无明文规定,不许召本修生服兵役,”李满生搞辩论,真是一等一的好手。

    不过他还是要强调一句。“这是郡房的意思,诸位一个劲儿找我,实在奇怪。”

    郑哲涛一直辩不过对方,就有点恼火,须知他的职业是找人碴,这样实在没面子,于是就又问一句,“你的意思是,万一郡守府怪罪下来,也是去郡房问?”

    要知道。现在郡守府门口,还被本修生堵着呢。

    “我不知道郡守府要怪罪什么,”李满生面无表情地回答,心说怪罪谁还不一定呢。

    反正他做的并不是法不允许的。而且天塌下来,还有郡房顶着,跟他有什么关系?

    在场众人,都听得清楚他话里的意思,一时间,大家的心里。都泛起了浓浓的无力感。

    一片寂静之中,孔舒婕冷哼一声,“可否让李永生出来,我们见一下?”

    李军役使诡异地笑一笑,“这个……似乎不妥,还是待郡房来人之后,再说不迟。”

    他心里自是知道,李永生昨天夜里,肯定要被收拾的。

    不过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反倒是给人感觉,他担心双方串供似的。

    不多时,巡荐房的人回来了,不过郡军役房那边,只来了一个兵役室的室长,连个副军役使都没有。

    室长面对这么多大人物,只拿出了一份服兵役的记录,“静疆府那通城双溪镇,累计兵役缺额十八人……限三年内补齐。”

    兵役缺额这种事常见,每个地方有分派的兵役,但是本镇的适龄者少,就要从别的镇派兵役,总数别差就行。

    但是这缺额,早晚是要补上的,尤其是现在国泰民安,军功难获,从军并不是热门,所以补缺额的工作也要重视。

    “少扯淡,”孔总谕一拍面前的案几,大声发话,“我要见李永生!”

    女人果然有不讲理的权力,尤其是美貌的女人。

    “见就见一下呗,”兵役室的室长淡淡地表态,他不觉得这是什么事。

    他知道自己就是走个过场,军役使不来,他来就是走个过场,郡房和府房在踢皮球。

    李军役使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心说郡房这帮家伙,也真不是玩意儿,咱们踢皮球调戏对方也就算了,你好歹派个靠谱的来啊。

    这兵役室的室长,看起来真不靠谱。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郡房临时决定,通过服兵役的理由将李永生抓来,却总不能因为这个,仓促换掉兵役的室长。

    李满生冲身边的小校使个眼色,然后才摇摇头,“似乎不妥。”

    这次轮到孙巡荐使发话了,他也恼了,根本顾不得级别不对等了,“哦……原来这兵役室的室长,并非是郡军役房的?”

    李军役使实在没办法再硬顶了,于是微微一扬下巴,示意将人带来。

    过了好一阵,李永生才被带上来,他被打得鲜血淋漓浑身是伤,小校们当然会处理一下,才会将人带来。

    他脸上身上的血渍被洗掉了,但是褴褛的衣衫还在身上,透过那些布条一般的衣服,他身上近百道血痕一览无遗,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混蛋!”孔舒婕一抬手,将面前的案几拍得稀烂,怒视着李满生,“你就是这样对我博本的修生的?”

    李军役使的眼皮,忍不住跳了两跳,孔总谕若是真的发起火来,他也有点吃不消,心里也不由得暗叹,这小兔崽子折腾人,未免也折腾得太狠了吧?

    总算还好。这小娃娃身上没有丢了零件,倒还不算太糟糕。

    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回答,“捉拿逃役原本就是苦差事,下面人对此殊为痛恨。捉到逃役的人,有时难免泄愤一番。”

    “他根本不是逃役!”孔舒婕怒视着对方。

    李满生耷拉下了眼皮,根本都没有回答,那态度很明确——我已经说好几遍了,这不关我的事。你找郡军役房去说。

    “孙巡荐使,”孔舒婕出声发话,“似此行径,该当何罪?”

    “蓄意伤人,却是不对,”孙巡荐使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此子回博本院养伤,此事就此作罢。”

    不愧是玩弹劾的,他不会随便保人。但也擅长抓痛脚——下面人为了泄愤,就将人打成这样,虽然是可以理解,但是真要追究,是可以入罪的。

    那么倒不如将李永生放回修院去,也是大事化小。

    李满生斜睥兵役室长一眼,“我只听郡房的。”

    他抓李永生,一来是为巴结郡房,二来是为泄私愤,现在私愤发泄得差不多了。姓李的该如何处置,就不关他的事了。

    至于说收音机所涉及的巨大利益,他没想沾边——起码上面不主动给,他是不敢要的。

    兵役室长这次倒是有担当。他摇摇头断然拒绝,“绝对不可,此人除了该服兵役,手上还有一种叫做收音机的技术,可谓是军国利器,必须将此人留在军队才好。”

    “什么?”郑哲涛惊呼一声。“他是收音机的缔造者?”

    巡荐房为朝廷耳目,哪里会不知道收音机这红遍七幻的东西?

    博本院跟郡巡荐房解释的时候,提过这一点,不过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军役房是为此事大动干戈,所以孙巡荐使并没有再声张,下面府房的巡荐使,居然就不知情。

    “正是如此,”兵役室长很干脆地点点头,“似此重要的人物,怎能容许他在军队之外?”

    宋嘉远阴恻恻地发话,“收音机一事,我博本院也有份在其中,阁下是不是还要抓一批教谕入军队?”

    兵役室长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撇一撇嘴。

    “哪里有那么多废话?”赵平川冷哼一声,“你就直说,放不放人?”

    兵役室长犹豫一下,缓慢而坚定地摇摇头,“抱歉,服兵役传告已经发出,不可能收回。”

    孙巡荐使气得笑了,“那你们就等着听参吧!”

    他一甩手,就站起身来,堂堂一郡的巡荐使亲临,居然被几个小东西无视了,他决定走正规流程,狠狠收拾一下这帮混蛋。

    孔总谕侧头看一眼李满生,冷哼一声,“你外甥党玉琦在我们修院,对吧?”

    以她的性子,恨不得马上就开除了党玉琦,不过李永生既然在对方手里,她就不能那么冲动,否则的话,被开除的党玉琦,真的有可能使用一个死亡指标。

    所以她这话,只算是威胁。

    李满生耷拉着眼皮不回答,他并不在意这些,只要郡使得到了收音机技术,上面自会关照他一二……就算得不到多少现实利益,保障一个本修生结业,还是没有问题的。

    孔总谕看向李永生,微微叹口气,“有什么要我捎的话……给北关秦?”

    李永生摇摇头——郡巡荐使都不管用了,那么就别怪我了!

    孔舒婕呆呆地看着他,眼睛有点发红,好半天最终叹口气,“总教谕不会放弃的,你安心等我的好消息……”

    就在此刻,门外闯进来两人,其中一人厉声发话,“国内登基庆典征文,李永生入前十,政务院召见……谁敢将人扣着?”

    (三章都是加更,求五月保底月票。)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