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击来的白光,毅叔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任由白光击中了自己。←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没有想像中的人仰马翻,也没有任何强烈的反应,他很轻松地接下了这一击。

    朱老板的脸,刷地就变了,瘦小老头是高阶制修,是他带来的人中最厉害的。

    他虽然行事张扬,却也是果决之辈,于是很干脆地一拱手,“我有眼无珠,不知前辈在此,得罪了,这就告辞。”

    在这种强大的战力面前,面子什么的,真的不是很重要。

    “我不许你告辞,”毅叔淡淡地发话,“天祝说了,让你‘滚’,知道怎么滚吗?”

    “前辈,我是朱掌农的侄儿,”朱老板的脸色极为不好看,他好歹是府里的体面人物,若是真的滚出饭店,以后都不要在七幻城混了。

    但是没办法,对方是个太厉害的人物,最起码也是中阶司修,而且己方的人冒犯在先。

    所以他只能婉转地辩解,“从一开始,我就无意得罪天祝,也对北关秦相当推崇,并无冒犯之意,还请前辈明察。”

    不能耍蛮横,那就只能讲道理了。

    毅叔终于将头抬了起来,似笑非笑地发话,“你是拿朱掌农来压我?”

    “我没有压前辈的意思,”朱老板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发话,“此前不知道前辈在场,没有管好手下的人,是我的不对,还请前辈宽恕则个。”

    要不说这家伙可恨,对上孤儿李永生,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他有多嚣张,现在遇到了惹不起的,则是一口一个前辈地叫着,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北关秦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农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毅叔淡淡地发话,“我不欺负你这后辈,省得姓朱的笑话我大欺小,不过,你……”

    他抬手一指瘦小老头,手指头勾一勾,又冲着门口一指,“给我站到门口去。”

    瘦小老头闻言倒退两步,脸色也变得刷白,只能无助地看着自家的老板,你得给我做主啊。

    朱老板脸一沉,“你惹出来的事儿,看我干什么?”

    “切,”秦天祝不屑地哼一声,只这一句话,就证明食为天的老板,是天性凉薄之人。

    瘦小老头不敢再说什么,哆里哆嗦地走到门口,才要暗暗加劲蹿出门去,只见一道白光劈面打来,他只觉得胸口一震,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人尚在空中,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落地之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起码断了七八根骨头,旁人甚至都听到了“喀拉”的响声。

    朱老板的嘴角抽动一下,眼中凶光一闪——竟敢这么打我的脸,我记住了!

    凉薄之人便是如此,他最在意的不是下属的伤情,而是自己的脸面。

    “还好,没有脏了吃饭的地方,”毅叔将人打出去之后,轻声嘀咕一句,然后侧头看向朱老板,饶有兴致地发话,“你好像在记恨我这老头子?”

    “我哪里敢?”朱老板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从小到大,他何曾被人如此打脸过?

    但是身在矮墙下,怎敢不低头?“前辈教训得好,给他长一长记性,也少为我朱家惹祸。”

    “朱家?”毅叔不屑地哼一声,“不是随便什么姓,都能称之为家的,莫要得意忘形。”

    这话也不假,虽然民间四下说什么张家王家李家什么的,但是在真正的上位者眼里,没有化修,也敢称家?

    区区的厅级干部,也敢称为高干?就是这个意思。

    “受教了,”朱老板咬牙挤出三个字,低下了头——他不低头不行啊,眼中的怒火万一被这老东西看去,那麻烦可就大了。

    毅叔才不会在乎这厮的感受,他自顾自地发话,“这个年轻人,是天祝的好友。”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也没有什么威胁的话,但是……需要说那么多吗?

    “那我告退了,”朱老板恭恭敬敬地站起身,倒退着走了出去。

    当然,在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把那个瘦小老头带走了。

    毅叔又恢复了那副样子,倒是秦天祝得意地一捅李永生,“怎么样,很解气吧?”

    李永生微微一笑,冲着毅叔一拱手,“多谢前辈仗义出手。”

    “嗯,”毅叔轻哼一声,一副十足十的高人模样。

    掌柜的这时才敢凑过来,胆战心惊地为众人上菜,言语中却是绝对地恭敬。

    开饭店的,谁不知道朱掌农?须知若没有农司的许可,饭店根本就开不起来。

    粮食从哪儿来的?酒从哪儿来的?都得让农司调查清楚,才具备开饭店的资格。

    现在还是好多了,历史的时钟倒拨二十年,那时饭店的粮食和酒,都要去农司指定的地方去买,没有别的选择。

    食为天商行,掌柜的也不陌生,他的粮食就从那里采购的——质次价高。

    他买回来的粮食,都转手低价卖了,自己悄悄收点好粮食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若是敢拿食为天的粮食在饭店里卖,那饭店就等着关门吧。

    所以对这敢打脸食为天的三人,他是相当地佩服。

    下午的时候,三人又去了音像店,还了旧的留影石,又租了新的。

    因为成功地压制了朱老板,秦天祝心情很好,还扯着李永生逛了一阵街,嘴里也不住地吹嘘,说什么朱家贫儿乍富,底蕴不知道比秦家差了几条街。

    直到天上又下起雨来。

    现在是雨季,对于这种无休止的雨,大家也都习惯了,秦天祝没了四处乱逛的心思,说时间也不早了,回吧。

    回到本修院,李永生张罗着去找人录制留影石,看着他离开,毅叔终于再开金口,“你这个学弟,心思大得很啊。”

    秦天祝笑一笑,不以为然地回答,“这家伙有点傲气,傻不拉几的,不过……年轻嘛。”

    “他的心,比你想的大,”毅叔冷冷地发话,“今天我对朱家人的处理,他不满意。”

    “不是吧?”秦天祝猛地一侧头,愕然地看着他,“这么出气了,他还不满意……毅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跟你开玩笑……有那个必要吗?毅叔很无语地看他一眼,“以后你就知道了。”

    身为高阶司修,他有很强的直觉。

    第二天,三人再次进入七幻城,最先去的,还是捕房。

    这一次,李永生没有招呼秦天祝和毅叔一起进去,就是他孤身一人进去了。

    多半个时辰之后,他出来了,很遗憾地耸一耸肩,“还是没进展。”

    “逛集去吧,”秦天祝笑着招呼他一声,“北关那里有大集市。”

    虽然七幻是博灵的郡治,城里商业也发达,但是周边还是有各种集市,三天一个小集,五天一个大集之类的。

    李永生是静疆府出来的,对集市更不陌生了,大集市上,偶尔会出现一些难得一见的东西,卖的人不是专业商家,只是凑巧得了好东西,不想卖进店铺,就在集市上博一下运气。

    虽然叫大集市,但集市也不是很大,长约三里的一条街,不过因为东西琳琅满目,又有不少的小吃,这条街逛下来,也就到了下午。

    秦天祝在这里碰到好多秦家人,一路上招呼打个不停,也有秦家的少女,看到了帅气的李永生,少不得扯了他去一边私语,想要知道这帅哥是谁。

    李永生决定走了,“不用送我,我直接回去,毅叔出手了,倒不信谁还敢对付我。”

    秦天祝想一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他身为学长,还是要表示出一些担当,“你稍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回,安全一些。”

    “不用了,”李永生笑一笑,转身离开。

    秦天祝愣了一愣,才大声发话,“喂,那个啥……伤药,你记得啊。”

    李永生并没有回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倒是毅叔哼了一声,“哼。”

    第二天,李永生就独自出去了,秦天祝已经陪了他三天,完成了约定。

    不过秦天祝也不怕他出什么事,赋税房的状子撤了,食为天也知道撞上了什么样的大板,肯定不敢再胡来了。

    李永生却不这么认为,收音机这块,利益实在太大了,他跟秦天祝出来三天,只是为了表明,他不会再在博本院窝着了。

    跟学长出来的这几天,大部分的障碍也扫除了,从理论上讲,他该是“有胆子”出来的。

    这么做,不会让人感到突兀。

    他再一次去了捕房,这次捕房的人,直接无视了他,就告诉他说,连制修去了下面的府城,你的案子……过几天再说,

    于是李永生又施施然地逛街,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第一天如此,第二天也是如此。

    事实上,他想的一点都没错,第二天的时候,就又有人远远地缀上了他。

    ——没有北关秦家的人陪着,你敢出来转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

    不过转着转着,这几位猛地发现:目标不见了!

    李永生这时,已经来到了食为天商行附近,悄悄地藏在一棵大树之后,见到从里面出来人了,就尾随一段,上前将人拍晕。

    他拍晕了十几个人,然后又掉头找回来,将曾经尾随他的几个人,也拍得晕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