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天祝闻言,脸色登时一变,“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不管了。”

    他身上有很多二代的毛病,性格也不是很好,但是他真不把一点小钱看在眼里。

    “你必须要,”李永生回答得更强硬,“我这人从来不欠人情,你若是不要,那今天就当我没找你!”

    开什么玩笑,堂堂观风使,真的不会欠这种小人情。

    秦天祝眉头一皱,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对方。

    李永生平静地跟他对视,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良久,秦天祝才哈地笑一声,打破了寂静,“好吧,你要我怎么帮你?”

    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决绝,再不答应,就把人逼走了——其实一台收音机也不值几个钱,收就收了,有啥呢?

    “我想秦学长带着我在七幻城转几天,”李永生不紧不慢地发话,“若是你在府城捕房有门路的话,我还想去催一催他们。”

    “捕房……我没有门路,”秦天祝摇摇头,然后问一句,“你莫非是担心,去了捕房以后,就回不来了?”

    “确实有这个担心,”李永生点点头,他在投石机一案里是受害者,但他还殴伤了公差。

    虽然赋税房没有派人来捉拿他,但是离开博本院的庇护,人家会不会采取什么手段,那也难说。

    “这你就无须担心了,”秦天祝一摆手,很傲然地发话,“捕房的人想认识我,我还不想认识他们呢,秦家从来求不到捕房什么事。”

    果然是二代的风范,李永生微微颔首,然后呲牙一笑,“那就这么说定了?”

    “喂喂,咱们可没说清楚呢,”秦天祝一摆手,“我只是陪你走一走,还是说……打架一起上?”

    李永生想一想,字斟句酌地回答,“你能保证我回来就行,能不打架最好了。”

    “不能打架,那多没意思,”秦天祝轻声嘟囔一句,然后又笑了起来,“那行,我保证了,你的要求也不算太低,掌农那里,可是有些不含糊的家伙。”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幕后指使者是谁,只不过对方势大,没有证据就不好处理,秦天祝直接略过了食为天,毫不客气地指向了“掌农”。

    李永生微微颔首,玄青位面对农业的重视程度,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你要觉得报酬少,那就两台收音机。”

    他现在卖收音机,是十五块银元,租是二十的押金,但是说成本的话,也就七块银元左右,这还是手工作坊,产业化之后,成本会更低。

    这样的利润,朱老板竟然打算两万买断技术,实在是太欺人了。

    反正对李永生来说,成本就是那么点,两台收音机,也不到十五银元。

    “收音机倒是在其次,”秦天祝犹豫一下,方始缓缓发话,“上次你给我伤药,效果不错。”

    “嗯?”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你这家伙说话,怎么转移得这么快呢?“我给过你伤药吗?”

    “给过啊,”秦天祝重重点头,“就是去年开学之后,我不是……那啥了吗?然后你来看我,留了点伤药。”

    “嗯嗯,”李永生不住地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就有印象了。”

    “你别光有印象啊,再给弄点,我买,”秦天祝很干脆地表示,“一台收音机就够了,我孝敬我外婆,伤药卖给我些。”

    李永生狐疑地看他一眼,“我感觉你挺不重视我那个药的,怎么现在想起来要买了?”

    “这不是……当时没注意吗?”秦天祝干笑一声,“后来我给人了,据反映很不错。”

    他当时真是看不起李永生的药,随手给了身边的女仆,后来族里有事情,女仆被借去帮忙,好死不死地遇到了麻烦,有人伤得比较重,女仆就想起来,自己手边好像有伤药。

    具体情况,秦天祝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他听祖父说,这药很不错,希望他再弄点回来。

    很不错是有多么不错,他并不知情,所以没怎么放在心上——他还欠着李永生的情呢。

    而且那外舍生很是骄傲,宁可跟上舍生对打,也不求他相助,那么,以秦天祝的骄傲,自然也不会随便去求对方。

    后来他的老爹还提过一次,问他药买回来没有,不过自打他跳楼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老爸被他祖父痛打了一顿,父子俩之间,有点冷战的味道,沟通少了很多。

    所以秦天祝始终不知道,那个伤药有多神奇,眼下既然已经决定接受对方的报酬了,多要一点也就无所谓了。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李永生微微颔首,“那个药啊……我想想办法吧。”

    他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主要是因为他发现,孔总谕似乎已经盯上自己了,再出手比较碍眼的东西,就要考虑后果了。

    “那拜托你了,”秦天祝没心没肺地点点头,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没觉得这伤药有多么重要,所以也不在乎对方如何回答——反正他帮家里问过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在李永生的出租房门口汇合。

    除了他俩,秦天祝的身边还有一人,是个奔五十岁的老年男人。

    男人面如重枣,微胖,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就是个管家的模样。

    但是李永生却没有小看此人,而是多看了两眼,“这位是……”

    “哈哈,”秦天祝仰天大笑一声,“这是毅叔,乃我秦家供奉,你的事,我当然要重视……”

    其实他也没想到,家中会如此重视,昨天回家之后,他去祖父那里告知,我想从族里请个高手随行,办点事情。

    结果他祖父一听说,是帮李永生办事,又听说伤药也有眉目了,二话不说就派了毅叔出马——须知那可是供奉,他本来是想求个客卿。

    秦家的家族不大,也就两千余人,司修四人,而秦家外聘的客卿,有高阶制修的水平,就足以承担了。

    秦家的供奉就不一样了,只有两人,都是高阶司修,而且这两人屈尊秦家,并不是完全图了安逸的生活,他俩更想寻个机会,进入道宫!

    高阶司修,基本上就是普通人能触摸到的顶点了,想那赵平川是博本院的一把手,也才刚刚进入高阶司修。

    当然,秦天祝是不会说那么多的。

    李永生微微颔首,“毅叔想来是惊人的高手,我一眼看上去,就感觉不凡。”

    毅叔听到此言,一张重枣脸波澜不惊,没有想说话的迹象。

    本来嘛,他是什么样的高手,面对两个尚未达到制修的小家伙,有必要说话吗?

    接下来,两人乘车前往七幻城,因为有些小雨,用了一个多时辰,才赶到七幻府捕房。

    捕房的人听说,来的是博本院的李永生,想要了解投石机一案的进展,登时眼睛瞪得老大,真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

    不过,捕房里终究出来一个名叫连成的制修,接待他们,

    连制修很小心,问明情况之后,表示说目前案情陷入停顿中,“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没有证据,那些有身份的人,我们是不可能随便去打扰的。”

    李永生的脸,黑得跟锅底一般,是人就会知道他很不爽。

    秦天祝和毅叔的脸色,当然也不会好看了——好吧,毅叔比较例外,脸上就没啥表情。

    连制修看了看三人的脸色,然后继续发言,“你们回去之后,替我们向教谕们解释一下,不是我们不尽力,实在是力有未逮!”

    秦天祝冷哼一声,“那你们就一直拖着?”

    连成一直在猜测此人是什么来头,听到这话,不动声色地问一句,“你是什么人?”

    “我是博本的内舍生,”秦天祝冷哼一声,“伴学弟来问问进展。”

    “那你回去转告即可,”连制修慢条斯理地发话,“你的学弟,我们恐怕要留他一留。”

    “嘿,”秦天祝闻言冷笑一声,“当着我的面儿,你敢留我的学弟?”

    “我想不出来为什么不敢留,”连制修不吃他这一套,淡淡地回答,“你的学长秦晓成说了,李永生偷袭赋税官差,性质恶劣,希望我们调查……你不是教谕,不要多事!”

    秦天祝轻哼一声,笑了,“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认识一下,我也姓秦……北关秦!”

    连成闻言,登时就愣住了,北关秦的名头很响,他如何能不知?

    传说中,那是有家人在道宫的主儿,虽说道宫不干涉俗事,但是谁敢小看道宫?

    良久,他才勉力一笑,“北关秦也要讲规矩啊,秦家好像一千多口人吧?”

    北关秦出名地低调——或者说傲气,族中有事直接就内部处理了,少有求诸于捕房的,也就是秦天祝所说的,他根本不认识捕房的人。

    而连成虽然惊诧于对方的身份,但也不会轻易松口——秦家一千多口人,你这么招摇,族长知道吗?

    秦天祝一张口,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嫡孙!”

    连制修听到这话,却是不能淡定了,秦家一千多口人,能有几个嫡孙?而且还是在博本修行的嫡孙?

    他又看一看面无表情的毅叔,终于决定,自己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了,于是微微颔首,“那你们走吧,秦晓成那里,你记得说一声,一笔写不出两个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