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肖田遵怎么安慰自己,心里的忐忑终究是难免的。←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所以他也没心思琢磨李永生遇袭的事儿了,就委托给林锦堂,“此事就拜托你了,不配合的家伙,到时候你开个名单,我自会惩戒其子女。”

    这就是教化房的权力了,须知在本修院之前,还有初修、中修和高修,修院是有好坏的,这一点跟地球界一样。

    而肖田遵就是专管这个口儿的,让谁家孩子上,还是不让谁家孩子上,他一语就能决定。

    理论上,他都管得到博本院的招生,当然,偶尔几个没问题,太多了,赵平川还不答应呢。

    这种权力,他一般用得不多,大抵是给同僚提供一些方便,不过现在有人差点杀了他的儿子,若是那些人再不长眼,就休要怪他无情了。

    林锦堂淡淡地看他一眼,“难得见你震怒一次。”

    他也是有点担心,捕房的那些人不给面子,肖田遵能放出这样的话,他的工作也好做很多。

    又处理一些事务之后,林教化长起身,打算走一趟七幻府捕房。

    才出了门,迎面正正走来了图元青,“林兄这是要出去?”

    林锦堂心里登时绷起一根弦来,我怎么能撞得见他?

    两人是位于同一排房间办公的,肖田遵也是在这一排,不过前文说了,这一排是有两个院门,两端各一,林教化长偏向一端,而图元青的办公室就在另一头的顶端。

    图教化长是上面下来镀金的,不愿意跟当地人走得太近,一般只走他那边的门。

    所以两名副教化长虽然在同一排办公,面对面碰到的时候,一年也难得有两次。

    林锦堂心里有数,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有人用投石机袭击博本院,我正要去捕房,给他们一点压力……这都成什么啦。”

    “唔,我也听说了,”图元青点点头,一脸的肃穆,“太不像话了,林教化长一定要表现出咱教化房的坚定立场……我绝对支持你!”

    “支持”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林锦堂斜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那图教化长……跟我一起去?”

    “我本来……有事,”图元青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既然林兄你开口了,我就陪你走一遭,不如此,也表现不出咱教化系统的愤怒!”

    这尼玛才是见了鬼了,林教化长暗暗一咬后槽牙——这货不是从不揽事的吗?

    图元青有着镀金干部的所有特点,眼高手低,不跟同事们来往,也不惹是生非,心思就根本不在当地放着。

    当然,当地若是有好处的事儿,又不会惹来什么麻烦,他也不介意做一做——比如说,他差点就吞了李永生的话本。

    林锦堂心里怀疑,少不得就说一句,“欢迎图教化长跟我一起去……不会耽误你的事吧?”

    “博本被袭击,关系到咱教化系统的颜面,”图元青正色回答,“其他的事儿,就都可以放一放了……反正我行的是监督之职,说忙很忙,说闲也很闲。”

    这小子是……抽了什么风?林锦堂的脑子不住地转着,我印象中,你跟赵平川的关系,似乎不太和谐吧?

    不管怎么说,两个副教化长前往,总比一个副教化长强,不但如此,两人还汇合了博本院的副院长宋嘉远,一起来到了七幻府捕房。

    捕房的捕长,差点被吓出尿来,须知他只是七幻府下三司六房之一的老大,而七幻府的知府,也不过是跟郡教化长高涛平级。

    三个副厅联袂去见一个正处,就是这种感觉。

    听说博本院发生的事情之后,捕长表示,这性质实在太恶劣了,我马上组织精兵强将去调查,你们就等着听结果吧。

    宋嘉远只是淡淡地表示,博本出去的学长和学姐很多,我们希望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否则将来遇到学姐和学长责备,说我们没有维护好修院,连凶手也抓不到——那我们岂不是很冤?

    感觉自己冤枉,那当然要拉人垫背了。

    他的威胁,属于隐含不露的,而图元青则是直接表明:我有监督之职,这个事情你办得不让我满意,那就别怪我给刑捕专修院挑刺找麻烦了。

    中土国三十六郡,有八大刑捕专修院,七幻刑捕专修院位列……第九。

    八大是公认的,第九就那个啥了,大家懂的。

    专修院高于高修院,低于本修院,一般是为了培养专门人才而设立的,刑捕专修院,一听就知道,这是为了培养刑捕方面的专门人才。

    从先皇开始,就有意收拢刑捕专修院的数量,收归中央管理,八大目前还好,第九就真的危险了。

    但是对各郡来说,保留一个刑捕专修院,是非常有必要的,须知专修院出来,是有资格进入体制的——哪怕不是制修,也能吃公家饭。

    若是能再深造,获得本修甚至研修的资历,就可以正常升迁了。

    图元青分管的是监督,在这一方面,他说好话未必顶用,歪嘴的话,杀伤力绝对巨大。

    宋院长的威胁不算什么,图教化长的威胁,就是扎扎实实的了。

    数林锦堂最为操蛋,他就搁下一句话,“李永生是肖教化长看好的人。”

    要说起来教化房几个副教化长,林锦堂最德高权重,他分管的是教化,没错,就是文化宣传领域的掌舵,一郡的教化房,教化成果如何,都要看他的成绩。

    但是“肖田遵”三个字,谁又能不知道?

    肖教化长的名气不算大,比林锦堂差很多,但了解的人才知道,此人是真正的实权派——谁家孩子不进修院?只要进修院,就要归他管。

    肖田遵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平时也低调,但是谁以为他可欺,那就大错特错了。

    将这三位爷好说歹说送走,七幻府捕长一跳老高,“查,给我狠狠地查,我明天进京看病,但是此事我会盯着……授权王副捕长全权接手。”

    身为七幻府的捕长,对收音机一事,他早有耳闻——因为收音机打官司到他这里的,也不是一起两起了。

    甚至他对李永生三个字,也不陌生。

    府城里有多少高门大户或者大势力盯着收音机,他能不知道吗?

    他一度都很佩服李永生的运气——你丫躲在博本院里,真的是造化啊,搁到社会上,没准早就成为失踪人口了。

    昨天的事,他比别人知道的也都早,原因很简单,他的母上大人,手里就有一台别人孝敬的收音机。

    晚上睡不着的老太太,听戏听到半路没了信号,还专门问过他。

    这是大事儿,有人对李永生下手了,他没有必要进去掺乎。

    可以说,七幻府捕房很重视此事,但是捕长都不想掺乎,后果也不难预料。

    三个副厅级干部齐至,气场确实惊人,但是效果嘛……真的一般。

    不过他们的到来,也确实不是摆设,全城的捕快齐出,很快地就锁定了投石机的发射位置,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昨夜大雨,没谁看到是什么人架设了投石机。

    就算知道的人,也不会说的。

    就在七幻府捕房忙碌的时候,孔舒婕将李永生召了来,“看不出来,你还很沉得住气。”

    “我倒是想沉不住气呢,有用吗?”李永生只有报之以苦笑,“真正是天降横祸。”

    孔总谕的面皮一绷,“我都跟你说了,要你来我这里拿防御符器,你怎么不来?”

    我觉得那玩意儿没用啊,李永生心里是真的觉得没必要,不过这话也不好明说,只能讪讪地一笑,“我总觉得身在博本……不需要考虑太多。”

    “唉,”孔总谕轻叹一声,丢给他一个布娃娃。

    “啊?”李永生有点头皮发麻,“这是什么?”

    布娃娃他见得多了,在地球界,他还见过充气娃娃,会叫的——叫声很销魂。

    “替身偶,”孔总谕叹口气,“我算赔大了,这虽然是低级替身偶,也挡得下高阶制修的攻击……比你的符器值钱多了,你的符器,我还要研究一段时间。”

    “我不需要这个,”李永生笑了起来,高阶制修的攻击……伤得了我?

    “你必须得要,”孔舒婕眼睛一瞪,不容分说地发话,“我不允许你出意外,你也别出去搞事……哪怕你可能还有符器!”

    李永生沉默半天,最终叹口气,“但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是个愿意与人为善的,事实上,他跟这个位面都没有太多的纠葛,一直以来,他也是以很超然的身份,看着这个位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不能融入这个位面的话,不是合格的观风使。

    但是融入了这个位面,就意味着有些事情,他必须有担当。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孔舒婕眼睛一瞪,她也是一言九鼎的主儿,别看她是女性,根本听不进去任何相反的意见,“这里不比静疆府,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修院自然会给你一个交待!”

    她这话当然是没错的,但是事实证明,修院还真不能给李永生一个交待。

    两天之后,在博本院的追问下,七幻府捕房给出了回应,这个事儿,暂时查不出结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