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氏夫妇也想到了,一个月之后可能收费,据说不文酒家一开始就是一天二十钱的租金。

    交钱我们没意见,王氏很大度地表示,但是你把收音机租给不文酒家,令我们很是被动,身为收音机拥有者,你应该在出租的时候就想到避讳,不该挑唆起纷争。

    玄青位面没有恶性竞争这个词,但却有挑唆罪!

    挑唆罪涵盖的范围很广,并不是单纯指搬弄是非,像李永生做的事,将收音机租给相距很近的两家酒家,这两家酒家一旦因此发生冲突,李永生就有挑唆之嫌。

    ——若没有收音机,这两家根本就冲突不起来。

    李某人你出租收音机,赚钱赚得爽了,就没考虑到破坏社会和谐的后果?

    这个位面并不讲“法无禁止即可为”这一套,讲的是“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

    李永生出租收音机时,没有考虑到两家的竞争关系,就已经有不稳重之嫌了,现在有人正式提出来,他还要明知故犯,真就有刻意挑唆之嫌了。

    当然,能不能定罪,那是另一说。

    李永生对挑唆罪不是很了解,他也没想到,这夫妇俩的指责,还埋着一颗炸弹。

    他觉得这个指责很可笑,不过对方的心情,他也能理解,所以他也没生气,而是直接反问一句,若是不文酒家先得到的收音机,你们是否就不跑来我这里租了?

    若要公道,打个颠倒!

    这个问题,王氏夫妇无法回答,他们可以昧着良心说话,但是这种不诚实的行为,是会被人戳脊梁的!

    王氏支支吾吾地表示,我们当初租用收音机,也是押了二十块银元,冒了风险的。

    那你现在退回来好了,李永生不高兴了,当初我也没有逼着你租,你若是觉得风险大,那时会租吗?

    再说了,这年头做生意,可能一点风险都没有吗?就连骑马坐轿还三分险呢。←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王氏夫妇是来讨说法的,但是他们一点都不想拱手让出收音机——真要不得不转让,他们也会加两块银元让给别人。

    所以曾宪宏很光棍地问了一句,一月期满之后,我们是否可以续租?

    续租当然就是要交租金的。

    李永生还是喜欢跟这种明白人打交道,于是点点头,你们终究是第一批的租户,这就是缘法,肯交钱的话,自会让你优先续租。

    王氏听到此处,也彻底明白过来了,虽然还是有点不甘心,但是想一想,自家已经占了一个月的便宜,还能优先续租,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须知很多人现在想租收音机,都租不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收音机很快就在七幻城风靡了起来,几乎在十来天内,口碑就被彻底地引爆,成为了顶级的抢手货。

    此时找上李永生的,可就不止是酒家了,还有一些官府衙门,比如说郡守府就希望,能得到十台收音机——府中官员在午间闲暇时,可以听一听说书。

    郡守府来的人,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制修,不过他的口气可不小,言语中的意思是:若是郡守休息不好,心情就不会很好。

    心情不好的话,工作当然就不会开心,这就是对博灵郡数千万庶民的不负责任。

    看此人的意思,甚至希望李永生识点眼色,拿出更多的收音机来——最好连钱也别要。

    李永生还是那句话,抱歉,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收音机,一台还是可以保证的,给郡守就行了,莫非博灵郡还有两个郡守?

    这制修气得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来:你不会真的以为,郡守府就是郡守一个人吧?

    既然对方如此地不知情识趣,他一转身,就去找博本院的院长了,不过他虽然出身郡守府,地位却是低了点,不好直接找赵平川,听说此事归宋嘉远管,就找了过去。

    宋院长一听是这事儿,也是有点头大,他不敢硬顶郡守府,不过跟赵院长不同的是,他相当看好李永生。

    所以他很婉转地表示,此子是孤儿,享受院里的补助的,这个收音机,也是人家自己搞出来的,院里实在不好去干涉。

    制修气得眼睛一瞪:这么说,你是无视郡守府的意图了?

    宋院长淡淡地白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已经明确地表达出了意思:凭你也配代表郡守府?

    说白了,来人的地位太低,若是换一个司修来,宋嘉远绝对不敢这么冒昧。

    这制修气得笑了:原来博本院连郡守府都放不在眼里了。

    这时候,宋院长就不能退缩了,于是正告对方:李永生不是一般本修生,他是本次郡里征文的第一名,征文已经送到京城,万一入了天听……你确定要此刻为难他?

    制修来的时候没打听这些——他就没认为自己会被拒绝,一听说还有这种因果,他也不敢胡乱做主了。

    事实上,郡务室派他来,就是要购买两台收音机,一台给郡守夫人,一台给郡守。

    郡守夫人喜欢听说书,也喜欢听歌,按说以她的身份,自然会有人报效留影石,不会少了这些东西,但是夫人每天事情很多,也不喜欢那么麻烦,有个收音机就很不错。

    这制修是打着郡守府的幌子,想多弄几台收音机,好做人情,却没想到,遇到这么个生瓜蛋子本修生。

    不过宋院长点出李永生的敏感身份,制修也不敢再纠缠,老老实实地买了一台,还留了定金,说第二台做好之后,马上送来郡守府。

    他倒是想向上官反应此事,但是想一想,上官也未必愿意硬碰此人,他贸然说出,反倒有挑唆之嫌,倒不如暂且不说了。

    这是李永生遭遇的比较大的麻烦之一,还有更麻烦的,就是七幻城的很多高门大户,也看上这个东西了,很多人直接跳过了租的环节,他们要购买。

    这些大户,那是真的土豪不差钱,有些是觉得好玩要买一个,也有些是家里长辈喜欢听戏和说书。

    既然号称是土豪,请戏班子和说书先生,根本不是问题,但是天天请的话,费钱是小事,关键是太闹腾。

    须知很多豪族中,就有自家的戏班子,但是这戏班子也不能天天唱,且不说这么做,戏班子有没有时间排新戏,只说每天这么折腾,费精力不说,也会影响其他族人,更容易带坏小辈。

    这收音机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有个人负责输入内气就行,也不需要太大的地方,不会影响他人。

    不过李永生对这些人,还是一视同仁,并不在意对方来自什么势力。

    他这个反应,令很多豪族不满,还有人直接告到了本修院,说你们修院里有个小家伙,很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赵平川也接到了不少类似的状子,然而,他可以无视院务室李室长的欺负那名外舍生,自己亲自去欺负,却是怎么都做不出来的。

    赵院长不管,宋院长有意回护,别人还真不好对李永生做什么,博本院走出来的杰出人物,真的太多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收音机的缺口越来越大,谁家若是有收音机想转租,二十五块银元,妥妥能出手。

    甚至李永生的小楼前,居然出现了专门的排队党——一旦能排队租上收音机,一转手就是银元啊。

    一开始零租金租出去的收音机,一共有十五台,但是到现在,已经有四台换了主人。

    这四台的原主人肯放弃,未必都是图了差价,关键是找上门来买的人,他们惹不起。

    终于,这一天,鸿运酒楼也来人了,这是博灵郡最负盛名的酒楼。

    鸿运酒楼只有四层,比天香酒楼少一层,但是论名声和实力,甩天香酒楼不止一条街——不是制修,根本没资格进鸿运楼。

    前文说过,在这注重气运的国度里,敢以“鸿运”两字命名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过鸿运楼的人,对博本院不敢轻慢,昔年的郡守爱女怒砸鸿运楼,后来博本院的修生去那里,拿着铭牌就能进——除了制修,鸿运楼只认博本院的铭牌。

    所以来商量的人,非常地客气,他们希望也能租五台收音机。

    这次收音机的事儿,鸿运楼有些后知后觉,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鸿运楼本身,每天就都是有节目的。

    有说书,有唱歌,还有……舞蹈!

    舞蹈这种文化表现形式,可不是广播电台能做到的。

    所以鸿运楼一直就不怎么在意收音机,虽然他们知道,收音机的出世,对很多人都有极大的诱惑,但是他们并不为所动——鸿运楼不需要这种东西,照样是博本最好的酒楼。

    然而事实跟他们想的并不一样,很多人真的就少来鸿运楼了——广播电台所包含的内容,确实是太丰富了。

    鸿运楼一开始不了解,待查清楚问题的所在之后,终于开始正视收音机的威胁。

    鸿运楼有四层楼,但还有个一亩地大小的小池塘,所以就要了五台收音机,或者他们心里还在想——天香楼要了五台,总不能比他们差吧?

    但是李永生毫不客气地告诉他们,“一台,最多了……你们想要更多,去天香楼拿。”

    (新书榜快到时间了,召唤推荐票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