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名本修生吃喝一阵,瘦子说,“走吧?”

    胖子不答应,“别啊,这下雨呢,一会儿的《每天一歌》,是红娘子唱啊。”

    “那行,”瘦子点点头,笑着发话,“红娘子的歌,我也喜欢……难得的是这收音机放出来,竟然跟人在眼前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东西是好,但是太贵了,竟然要十五块银元,”胖子叹口气,很是苦恼的声音。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半分苦恼来,反倒是有点洋洋得意的味道,“若不是薇薇家的老人爱听戏,我还真舍不得买……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咱小辈的一点心意不是?”

    还能听戏?曾宪宏的眼皮子又跳两跳,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过了一阵,盒子里果然是放出了红娘子的歌,正是她的成名曲《大明湖畔曾记否》。

    歌唱完,两少年也吃得差不多了,站起身结账要走。

    曾宪宏知道时不我待,果断地表示,“两位吃喝不少,果然是少年豪客……送两位一盘干炸果子,路上消食。”

    “谁要你送?”宽胖少年看他一眼,“你也是小本生意……当我买不起?”

    “果子白送是一定的,正好有点事情,想请教二位小哥,”曾宪宏笑着一拱手,“这收音机果然神奇,不知……不知哪里有得卖,又是什么章法?”

    “收音机每天定点播出各种节目,说书、歌曲、戏剧、美文等等,”宽胖少年解释得还算到位,然而下一刻,他就一翻眼皮。

    “不过,需要十五块银元……掌柜的还是安心经营自家生意好了,要量力而为。”

    “好了,二十银元押金,就能租来使用的,”瘦子不屑地白他一眼,“你自己好像就用得起似的,无非是要讨好佳人……羞也不羞?”

    “我怎么就用不起呢?”胖子的脸,登时就挣得红了。

    他俩的争执,曾宪宏没放在心上,他现在明确了的是:这收音机每天都有不同节目,虽然价格昂贵,堪称天价,但是……可以不买,租来用就行。

    以他的见识层面,还不知道这收音机为啥每天各个时候会有节目,但是他非常确定,自己的店里若是有个收音机的话,绝对会吸引很多人前来——如果这两少年说的是真的话。

    “你说,能不能提高酒家的上座率啊?”肖仙侯低声问胡涟望,“上座率”一词,他还是跟李永生学来的,不过他认为,这个词真的……很到位。

    “管他呢,也不差他这一家,”胡涟望低声回答。

    “两位,我再打扰问一句,”曾宪宏又凑了过来,赔着笑脸发话,“这租金……几何?”

    “现在是免费,将来可能一日十钱……或者二十钱?”胡涟望不确定地回答,“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掌柜的自去问。”

    一日十钱,一年就是三块多银元,二十钱就是七块多银元,不算低了,不过相较请说书先生来,一日三四十钱还要管饭,却又优惠得多了。

    而且……说书先生他只会说书啊,不会唱歌唱戏,请戏班子来,可是比说书贵得多了。

    更别说,说书先生也分身价的,便宜的可能三十钱就行,但那是乡野级别的,像方田山这种说书大家,一天没有四五百钱,请得来吗?

    曾宪宏在瞬间就想清了其中的因果,又笑着脸一拱手,“不知这东西,哪里租得到?还请两位小哥告知。”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下定要租的决心,虽然他确定,弄个收音机回来,对酒家的生意,绝对会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而二十块银元,他在和夫人商量之后,咬牙是拿得出来的。

    不过,万一是骗子呢?二十块银元,足以让他这个小小的家庭元气大伤。

    身为酒家的东主,迎来送往的,各种可以说和不可以说的丑恶现象,他见得太多了。

    但是那宽胖后生的话,打消了他的大部分怀疑,“博本院西南角,你找三间裁缝铺的东家,这个就是他搞出来的。”

    “是那个乡下孤儿?”曾宪宏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他当然知道李永生——他不太清楚名字,但是对其人,他是知道太多了,想当初,他的夫人是逼着他要租下那里房子的。

    反正他知道,李永生斗败了曾求德和师季峰,还让冯扬不明不白地死了。

    外地来的孤儿,掀起了这么多风雨,据说是博本院里有人力挺。

    不管怎么说,这是货真价实的本修生,身后有人帮着背书,绝对是信得过的。

    当然,二十块银元实在多了点,下午的时候,他就跟自家夫人商量了一下。

    “李永生?”听到这个消息,王氏的眼睛登时一亮。

    不过她想的不是可靠不可靠,而是市井八卦,“都说他俊逸无双,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原来打的是这般主意,”曾宪宏冷笑,“怪不得你当初就要租他的房子。”

    “老娘把整个青春都给了你,见个小家伙又怎地?”王氏大怒。

    见了帅哥的结果就是,当天傍晚,鸿福酒家里,就拉来了一个方盒子。

    方盒子在当晚就建功了,酉末的时候,被拉了回来,也就是晚上六点多钟,戌初有说书,相当于地球时间七点半,还是《井后有井》第八回,中午的重播。

    收音机拉回来之后,夫妻俩略略地宣传了一下,真没必要说太多——邻里邻居的,有个稀罕玩意儿,消息传得快得很。

    而且这东西……价值二十块银元啊!

    当天晚上,鸿福酒家就被人挤爆了,听说书的时候也还罢了,只有四十多人,可是到了酉正之后,也就是八点多的时候,收音机里开始唱戏了。

    必须指出的是,李永生这个广播,时间排得有点问题,一般来说,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大家就都睡了,七点多说书都有点晚了。

    在地球界这么播,肯定没有问题,但是玄青位面的习惯不是这样。

    这里是分阶层的,身份高的人总是夜夜笙歌,但是一般的百姓,还是习惯早睡早起,天黑之后,聊会儿天就上、床睡觉了——要不然点灯费油。

    然而,有娱乐活动当然就例外了,尤其戏曲这东西,那是男女老少皆宜,虽然看不到人只能听声音,但总比没有强不是?

    戏曲实在太受欢迎了,甚至有老人从两三里地之外冒雨赶来,就是为了听一听戏,至于说泥水神马的,那真是无所谓了,免费听一回戏,回家洗衣服都值了。

    等播到亥正时分,也就是夜里十点,小小的酒家里,挤了小两百人进来,还有几十人进不来,在外面的房檐下听戏,甚至还有七八个人,在打着雨伞听戏。

    “我……我撑不下去了,”一个年轻人有气无力地发话,听收音机是要输出内气的,在场的人都不是制修,支撑半个时辰就算是极限了。

    又有人自告奋勇上来接手,王氏看着一屋子人,有点犯愁了,扯了曾宪宏到一边,低声嘀咕,“只有听戏的,没人买吃食。”

    “可不是废话?都吃过了才来的,”曾宪宏低声回答,然后又扫一眼屋内,“挤成这样,都热得冒汗了,谁还买酒驱寒……”

    “那可如何是好?”王氏低声嘀咕,“总不好刚租来便退了。”

    “你个妇道人家,”曾宪宏狠狠地瞪她一眼,“这是什么?这就是人气,待聚拢得多了,没准还有气运,今日多费点灯油,明日还愁没人来喝酒?”

    “那明日多买些菜回来?”王氏开始盘算了。

    第二天早上,鸿福酒家播放了两篇美文,还有一曲《每日一歌》,虽然酒家里没卖出去什么吃食,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中午有说书可以听。

    当天中午,早早就有人来等着了,还占了座位,不过王氏很为难地表示——各位乡亲能站着听吗?我这开了店,是要做生意的。

    镇子里的民风相对淳朴,有人很痛快地站了起来,还有人愣一下之后,点上一碗面来吃,现在我也是你的客人了,对吧?

    除了点面的,还有点酒来喝的,镇子里穷人多,但也有不差钱的,平日里不来鸿福酒家,是因为这里没什么可吸引他们的地方。

    既然这里能听说书,花几个小钱算什么呢?

    待到说书开始的时候,酒店里已经座无虚席,有人来得晚了,发现自家只能站在门外听了,少不得买一碗面,这就能有个座位。

    到了晚上,就更不得了啦,座位早早就被人占住了,虽然大多数人只是买了一碗面。

    看到门里门外人山人海的模样,王氏的嘴都快笑得合不拢了,这收音机,还真是个好东西!

    文峰镇的其他酒家,生意明显大不如常,他们有点想不通:怎么猛然间,客人就减少了呢?

    这一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文峰镇,其他镇子和七幻城里,也有相当一部分酒家,变得空前热闹,而他们的竞争对手,则是逐渐打听到了他们生意火爆的奥妙。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来了:学挖机……收音机,哪里弄得到?

    (家里有事,提前更了,今天两更完毕,召唤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