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看人不是?”肖仙侯气得跳了起来,“我就不能转运吗?”

    转运吗?那你得发红包,这个位面又没有微信!李永生摇摇头,“你省省心吧。”

    “我怎么可能省心?”肖仙侯努力瞪大眼睛,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脸上的肥肉实在太多了,再怎么瞪,也就那么大。

    “师季峰可能不敢对付你,但是他敢对付我啊,就算不对付我,他还可以对付齐永馨、徐薇薇她们,有些人坏起来,是无下限的……你不担心连累朋友?”

    李永生承认,小鲜肉说得很有道理,他也不习惯别人代自己受难,“好了,你不用说了,交给我了。”

    “交给你……你能行吗?”肖仙侯狐疑地看着他——你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孤儿。

    “我要是不行,现在还被人堵着拆门呢,”李永生傲然地看他一眼。

    他是相对谨慎的人,不过前一阵的事情办得很漂亮,他纵然是上界观风使,也难免有卖弄之心,人嘛,谁能免俗?

    “嗯?”肖仙侯闻言就是一愣,他上下打量对方半天,思索了好一阵,才皱着眉头,试探着发问,“你是说……你遇袭是?”

    他猜到了老四话里可能的含义,但是正因为猜到了,他反倒是不能相信,有没有搞错,那是你能做得出来的吗?

    可是再想一想,他还不能不相信,老四遇袭之后,所有的困局迎刃而解。

    “我什么也没说,”李永生笑着摇摇头,“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儿。”

    肖仙侯又愣了好一阵,才点点头,“那好,这事儿你来办,快点儿……要钱就说话。”

    “肯定会很快,就这几天吧,”李永生笑着点点头,至于说钱什么的,他根本不提。

    他愿意出手,就不存在钱的问题,他若不想动,谁买得动上界观风使出手?

    肖仙侯狐疑地看他一眼,微微颔首,“那最好了。”

    师季峰非常痛恨自己的胆怯,怎么就不敢冲着李永生出手呢?

    严格来说,他也不算特别胆小的人,若真是胆小,他怎么可能纹身?更别说他身为制修,对一般的黎庶,有太大的优越感,平日里下手也极为狠辣。

    然而,正是因为身为制修,他才更了解体制的可怕,这次被安保抓了,他表现得要比冯扬软弱很多,但是事实上,冯扬平时的胆子,还真没他大。

    说穿了,他的恐惧,来自于对体制的敬畏,冯扬那厮,属于无知者无畏!

    师季峰非常清楚,自己这次被抓的原因——安保们之间就会交流,他也听得懂。

    所以他更清楚,自己现在被莫名其妙地放出来,肯定又涉及到一些他不明白的因果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刚才虽然鼓足了勇气,想冲李永生下手,但是最后,终于还是没敢下手,他承担不起可能的后果。

    总之,他心里是极为矛盾的,所以他对自己说,我现在不能出手,否则的话,是个人都猜得到是我干的,得过几天风声小点之后,想个万全的法子。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会选择买凶,不过他刚交了保释金,也没多少余钱了。

    过几天吧,他对自己说,现在雨停了,等下一场雨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出手了。

    雨天行凶,比较容易毁灭痕迹,现在快到暮春了,隔三差五就会下雨,再往后,还会有两个多月的连阴雨。

    凑巧的是,这么想的人,并不止他一个。

    第二天果然是晴天,太阳不是很毒,第三天才毒了起来,但是到了傍晚,又阴了下来,紧接着就下起雨来。

    今天就算不动手,也得去看看,师季峰胡乱吃了点东西当晚饭,就悄悄地来到了李永生的房前,他藏得比较好,将自己融入了行道树的阴影中,也不打伞,隔着马路观察。←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次,屋里只有李永生和肖仙侯两人在做饭吃,因为安保警告了他们,说师季峰放出来了,你们住在外面太危险,最好还是回修院住吧。

    安保们是好心,师季峰顶风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绝不代表没有——万一有个想不开的,或者被人拿话一激,说不定就来了。

    李永生不怕,但是他也劝胡涟望等人暂时别来了。

    可是肖仙侯不听他的,说咱哥俩共进退,他的话里,甚至还隐隐有些……期盼?

    师季峰在雨地里站了足足一个时辰,直到子初的时候,才悄然离去。

    他住的地方离此不远,在一个叫文峰的小镇边缘处,那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是一圈二层小楼,他的家在二层,有三间房。

    他用了一刻的时间,来到了小院门口,紧走两步,就待抬手去推院门。

    就在此刻,他听到头顶有风声响起,下意识抬头一看,只见一团巨大的黑影压了下来……

    第二天,安保们就得到了消息,师季峰在自家院门口,被坍塌下来的牌匾砸到了。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牌匾直接将人砸晕了,师季峰躺在泥水中,天快亮了的时候,才被人发现,就那么昏迷了一夜。

    安保们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好歹也是制修呢,能被一块牌匾砸晕?莫非那牌匾有七八百斤重?

    他们是没到现场,真到现场就更迷糊了,那牌匾总共也才七八十斤。

    师季峰昏迷了整整半天时间,他醒来之后,得知自己是被牌匾砸晕的,在泥水里躺了一夜,忍不住破口大骂,“天杀的小贼,竟敢如此暗算我?”

    门口那块匾有多重,他太清楚了——天天见呢。

    所以他非常清楚,自己是被暗算了,这种事他也不是没干过。

    至于小贼是谁,那还用问吗?肯定是李永生找了人出手。

    然而愤怒归愤怒,他想报复也暂时有心无力,牌匾砸的那下无所谓,擦破点皮,关键是在泥水中躺了一夜,他受了风寒,全身乏力不说,还发烧了。

    所以他打算养好身体之后,再去报复——对方已经骑在脖子上撒尿了,他不可能再忍了。

    其实他还有点侥幸心理,觉得自己真的出手,也未必能有多严重的后果,他当初也没指望,能这么快被放出来,但最终还不是出来了?

    我对付李永生,肯定有人不高兴,但是放我出来的人,也未必会坐视。

    事实证明,他想得有点多了,两天之后,他的风寒去得差不多了,但是运气的时候,总觉得一股凉气在体内游走。

    这是风邪入骨?师季峰暗叹倒霉,就算制修,遇上风邪入骨,也不能强行驱除,还是要将养和药物治疗,否则落下病根的话,年老都是毛病。

    可是他现在没钱了,买不起药,说不得只能先接几个零散的活儿,赚点饭钱和药钱——所幸的是,制修还是比较好找活的。

    干了几天活,吃了几副药,他觉得体内的寒气不减反增,有一天想收拾一个不听话的家伙,内气的运转,竟然都不灵了。

    这可不仅仅是风邪入骨了!师季峰非常清楚这一点,于是没再抓药吃,攒了两天钱,请郡中的岐黄圣手陈山河为自己诊断。

    花了一百钱,排了将近一天的队,陈山河只诊断了十来息,就一摆手,“你中阴劲儿了,我治不了,找伤你的人去治,要不就找个高阶司修出手。”

    高阶司修?师季峰听得倒吸一口凉气,我要认识高阶司修,还至于去欺压黎庶赚钱吗?随便找个活儿,也不愁赚得盘满钵满。

    郡里的教化长高涛,也不过才是高阶司修,博灵本修院的老大赵平川院长,都未必是高阶司修。

    不过,师季峰也不会怀疑陈山河的话,郡中第一岐黄妙手,那不是白叫的,据说此人还得了道宫的青睐,部分医术传承自道宫。

    在他发呆的时候,身后的患者将他推开了,“看完了就走,赖着作甚?”

    师季峰眉头一皱,就想发火,不过扭头看一眼,发现对方气息浑厚,再回味一下刚才那一推,十有八九也是名制修。

    若是体制内的制修,比他这不着调的制修,就又要强横了。

    下一刻,他眼睛一亮:李永生身后,竟然有能给我****劲儿的制修?看来我得让某些人知道,我也是有用的。

    于是他直接出城,来到了博灵本修院,找安保告状,说我被李永生暗算了。

    安保们是真的不待见他,直接抬手撵人,你丫是制修,说李永生暗算你?快滚!

    他当然暗算不了我,是他找人暗算我!师季峰大声嚷嚷:我体内都中了阴劲儿,不信你们就派个人过来检查。

    阴劲儿这事,听起来挺可怕,但是安保们并不重视。

    这不代表他们不知道阴劲儿的厉害,他们只问一句:你有证据,是李永生暗算的没有?

    没有证据?滚蛋!

    师季峰觉得有点讽刺,以前他们蹂躏别人,就是藏在暗处,欺对方拿不出证据。

    现在却是轮到旁人问他,有证据没有,而他还偏偏拿不出来。

    猛然间,他有点理解,为什么被自己算计的了人,都会用那种眼光看自己了——这么做事,实在尼玛有点操蛋。

    (周一凌晨更新,求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