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天晚些时候,师季峰被放了出来。

    他离开,惯例是要交保的,还要有保人才行。

    但是院务室李室长直接表态:咱修院又不是官府,要交什么保?给我放人!

    这话有道理,修院确实不是官府,不具备要求交保的资格,但是他这么要求,又有点出格——不交保,将来出了事算谁的?

    于是安保们要求李室长签字,说宋院长问起来,我们也好有个交代。

    李室长不肯签字,明明不需要交保,我签个毛的字!

    那你去跟宋院长说一声呗,有人说怪话了,宋院长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我们当然就放人了。

    打死李室长,他也不敢去跟宋嘉远说这个事。

    他插手安保,已经是越界了,宋院长可以当不知情,但是他敢上门去找的话,宋院长打断他两条腿,别人都没办法支持他——赵院长都不能说什么,欺人太甚了。

    所以他说,我就要你们放人,安保是宋嘉远分管的,我院务室就不能管?

    院务室当然能管,本来就是凌驾同级单位的存在,管理整个修院的事务——不合情理,但是合乎规矩。

    安保们也没辙了,那他得交抵押金,还要赔偿李永生的损失!

    想都别想,放人就是了,李室长不跟他们讨价还价。

    安保们也火了,既然这样,我们将人移交官府了,你去跟官府说去,好吧?

    修院里这点事,大家愿意在内部消化了,本来是一个象牙塔一般的存在,不要让外面的蝇营狗苟,影响了修院内部。

    有人执意要破坏规矩,那就经官呗,你跟官府怎么说,是你的事儿,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安保们顶得太厉害,李室长也没辙了,他可以勒令安保放人,但却无权阻止对方将人转交给官府。

    说良心话,经官他也不怕,但终归是多了道手续,多了点麻烦,还要付出点东西。

    于是他想一想,做出了决定:交保释金好了,李永生的损失,一并赔了。

    保释金只是五块银元,师季峰弄坏李永生十六个门,一个门按一百钱算,十六个门一千六百钱。

    师季峰的家人付出了不到七个银元,就将人保了出来。

    须知他可是制修,用心干活的话,三四个月就绝对赚回来了。

    李永生是第二天上午,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当时他还在书阁勘验,是书社的薛志强走过来,悄悄地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薛志强曾经对李永生极为不满,但是前几天的楼顶烧烤,他是去了的,就觉得李永生虽然不交会费,可有了钱的时候,也不小气。

    再说了,李永生力压七幻院,夺取了本郡征文的头名,也是为博本争光了,学生们容易犯中二,但也佩服那些真有本事的。

    李永生道谢之后,忍不住眉头皱一下:竟然把那个制修放出来了?

    他实在有点不能理解,修院里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好歹也为院里争了光,话本就那么下里巴人,那么不遭人待见?

    整整一个中午,他的情绪都不是很好,总有一种遭遇了背叛的感觉。

    等到下午的时候,安保们找到了书阁,还将一千六百钱拿了过来,要他签收。

    一个完整的门弄下来,其实不止一百钱,不过他的门只是坏了门轴,不是被人砸下来砍了当柴火烧,修一修还能用,这价钱也算公道。

    安保也表示了,说我们不是不想帮,是姓李的那厮太不讲理。

    不过作为报复,他们将冯扬的腿砸烂了,粉碎性的烂,治不好了。

    这倒也算得上是个好消息,滚刀肉滚不动了,安保们终究是有些血性的。

    但是他们的行为,却是彻底地激怒了师季峰。

    师季峰虽然是个制修,身上也纹了刺青,可是遇到事情的时候,胆子并不大。←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他知道,大部分人都被保出去了,只有他和冯扬被扣下了,所以当他在深夜出来之后,第二天就去看冯扬。

    冯扬的惨象,令他睚眦欲裂,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所以当天晚上,他来到了修院的西南角,站在那里,等着某人回来。

    天上下着雨,而他依旧敞着怀,刺青在他的胸口和肩头,不住地跳动着。

    肖仙侯和胡涟望没去上课,所以都发现了他,马上跑去通知安保。

    安保们听说之后,只能报之以苦笑:丫动手了吗?

    没动手?那我们也没办法啊——那厮才被院务室保出来的。

    李永生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是拎着一些肉和菜,他也看到了此人,却是只当没看到,径直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想不到吧?”师季峰走上前,抬手一抹脸上的雨水,狞笑着发话,“我回来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继续向前迈步,“你算什么东西?”

    他今天一直心情不高兴,也就懒得掩饰了。

    师季峰愣了一愣,他虽然修为高超,但终究不是冯扬那种滚刀肉。

    待回过味来,他勃然大怒,“你敢骂我?”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制修啊,居然被一个本修生骂了?

    李永生根本都不带看他的,招呼肖仙侯和胡涟望择菜切肉,不多时,齐永馨也跟着来了,还带了她的好友徐薇薇前来。

    徐薇薇就是那个清丽女生,胆子很小,当时肖仙侯和李永生这俩外舍男生,遭遇了这俩内舍女生。

    本修院里禁忌颇多,处处都要收钱,不许起灶不说,食堂价格还死贵死贵,最近这些日子,徐薇薇来此吃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除了价格,这里的饭菜味道也不错。

    他们五个在忙忙碌碌地做饭,却是好悬没气炸了师季峰的肚皮。

    你们怎么就敢无视了我呢?哥们儿好歹也是个制修对不对?

    哥们身上好歹也有纹身对不对?

    他横着身子打着晃走上前,冷哼一声发话,“饭菜算我一份儿。”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肖仙侯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李永生头都不抬,很干脆地吐出一个字,“滚!”

    “你知道,我是制修,”师季峰歪着头,淡淡地发话,“冯扬被打坏了,你干的。”

    本修生和制修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李永生抬头看他一眼,又吐出两个字来,“沙BI。”

    “你再说一遍?”师季峰眼睛一眯,从后腰处缓缓抽出了一根铁棒,紫青的纹身,在他身上一跳一跳。

    他今天是来讨公道的,大不了再次亡命天涯……有啥呢?

    “我说你是沙BI,”李永生笑了起来,很不屑地发话,“你动手试试?”

    师季峰很想横下一条心,但是决心好下,付出行动却难,哪怕是被对方挤兑成这样。

    搁给任何一个有点血性的,话赶话说成这样,都该动手了。

    而他还要找动手的理由,“你自己清楚,我没有坏了你十六个门。”

    这下,连肖仙侯都忍不住了,他抬起头,不屑地发话,“你欺负别人的时候,也是这么讲道理?”

    师季峰被这话噎住了,想当初他拆掉李永生的门,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好吧?

    所以他一转身,向外走去,“这做人呢,难免有三灾六难,我奉劝各位,出门的时候小心了,保不准又遇到什么意外,李永生你还没好彻底吧?”

    李永生淡淡地扫了一眼他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五个人做好饭,就到了戌初时分,吃喝完毕,就到了亥初,也就是夜里九点多了。

    齐永馨和徐薇薇来此,是打牙祭的,晚上还要回宿舍,胡涟望身为风纪、委员,肯定也是要回宿舍住的,这里通常就是肖仙侯和李永生长住。

    事实上,为了应付教谕的检查,小鲜肉也经常回宿舍,只有李永生不受约束。

    今天遇到这档子事,胡涟望陪两女回去,就感觉有点不保险,虽然两名女修都是内舍生,修为也比胡涟望高,但终究是女性,容易造成严重后果。

    于是李永生和肖仙侯陪着他们走到修院门口,然后才回转。

    回到房间之后,肖仙侯哼一声,“老四,咱也天天不能护送他们吧?”

    李永生端起茶杯轻啜,不以为意地发问,“你想说什么?”

    “得把这师季峰搞一下,”肖仙侯黑着脸发话,“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哦?”李永生抬起头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怎么搞?”

    “事儿交给我了,”肖仙侯一拍胸脯,“不过请人总要花钱,这钱你出了吧?”

    小鲜肉不是个小气的,也不缺钱,但是他的钱属于细水长流,总能从家里弄到,一次却弄不到很多。

    而李永生最近发财了,一百块银元呢。

    “交给你?拉倒吧,”李永生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上次你找钝刀,惹得人家笑话我,这次倒好,直接引得一个夜盲跳坑里了……我还敢再交给你事儿?”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肖仙侯一听,登时大声嚷嚷了起来,“钝刀跟我要十块银元,我没有,至于说那厮的夜盲……也能怪到我头上?”

    他确实找了钝刀,只是付不起价钱,所以会出现那样的变数,此前他一直不好辩解,这次就算说明白了,也消去个疙瘩。

    李永生哈哈一笑,“你这属于气运不佳,喝凉水都能塞牙,已经两次了,我还有胆子让你弄第三次?”

    (凌晨有更新,预定周一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