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差别当然是有的,传讯石是一次性用品,对讲机能长期使用。

    不过李永生无意解释那么多,他很悲哀地发现,新生事物想要得到大家的普遍接受,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可是哥们儿最缺的,就是时间啊。

    第二天的测试,也收到了不错的效果,景教谕将电台搬到了观星楼的79层,那里接近楼体的顶部了,收音机能在一百多里之外,收到电台的声音。

    因为出入观星楼的教谕和修生比较多,这样的测试,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到最后竟然有十余人在围观。

    总教谕孔舒婕正在楼上炮制药材,听说之后,也上来了解一下情况。

    她属于技术型官员,初听觉得这电台的效果,只是想搞清楚其中的原理,不过听着听着,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东西是李永生搞出来的?”

    “是的,”景教谕笑着回答,“他觉得此物,可用于军事用途。”

    “这当然可以,”孔总谕点点头,“不过只有去的声音,终究不是很完美……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多的奇思怪想?”

    “您也知道他?”景教谕顿时就觉得脸上有光了,这是他的学生啊。

    事实上,大多数男性教谕在面对孔总谕的时候,总有些不自信,她不但学识强修为高,关键还长得很漂亮,再加上身居高位,真是偶像级别的成功女修。

    景教谕还好一点,毕竟是自己学生设计的东西,龚教谕和熊教谕根本都不敢跟总教谕对视,半耷拉着眼皮。

    孔总谕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那孩子不错,很有些思想。”

    “没错,”景教谕高兴了起来,“这个双向通话,他说也可以做到,但是担心没有市场。”

    “双向通话才是最大的市场好吧?”熊教谕忍不住了,不能总让你在孔总谕面前露脸啊,大家都要刷刷脸才对,“军方订单会很多的,双向通话,能保证避免将不知兵的弊端。”

    “这个观点我不赞成,”龚教谕也出声刷脸,“我觉得这种有声报纸,很有发展潜力。”

    他的努力成功了,孔总谕看着他若有所思,“有声报纸?”

    “嗯,”龚教谕很肯定地点点头,“不识字的人也能听……小李也这么认为。”

    “可是……太贵了点吧?”旁边有人轻声嘀咕,“起码得俩月不吃不喝。”

    孔总谕眉头微皱,总觉得自己好像比较倾向于有声报纸,也不知道这感觉哪里来的,于是她微微颔首,“嗯,测试完之后,小景你把这个东西的发展前景,写个东西给我。”

    “好的,”景钧洪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点头。

    其他人默默地看着他,眼中是说不出的羡慕。

    李永生回来的时候,就又接近晚上了,景教谕又准备好了饭菜,这次他没有再邀请龚教谕和熊教谕,而是要单独跟自己这个学生沟通。

    当然,龚教谕和熊教谕也没闲着,跟着出去测试的,还有他们的学生,也可以了解一些情况。

    面对景教谕的提问,李永生并没有敝帚自珍,把能说的东西都说了一遍——他本来就不是很将钱财放在心上,而且他的大计,若没有人支持,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别的不说,搞个广播电台,得有节目和主播吧?那是他一个人玩得转的吗?

    收音机的制作、销售和推广,也不是他一个人干得了的。

    他说得痛快,景教谕听得也大开眼界,时不时还提出问题。

    比如说,这个广播电台,要靠什么赚钱?一直靠收音机的销售利润,来补贴广播电台的话,短期可以,长期的话,就有待商榷了。

    李永生关于广告的解释,也令景教谕茅塞顿开——报纸也可以这么搞的吧?

    玄青位面早有了报纸,但是还真没广告,报纸上也有关于饭馆、旅店等商家的介绍,但是这些介绍的,全是口碑老店,是报纸主动打广告,口碑不够的,想花钱,报纸也不理你。

    对报纸而言,信誉才是第一,赚钱不赚钱,那都是浮云。

    说良心话,李永生也挺喜欢报纸这么做,见过了太多虚假广告,这种原生态的信誉链条,非常值得珍惜。

    然而,这不符合市场发展的需求,早晚有一天,资本会展现出它的魅力来。

    就连仙界的音放站,也会夹杂一些广告,比如说老君牌丹丸,又比如说王母牌蟠桃。

    既然广告是不可避免的,总有人会打破这个禁区,那么,为什么要便宜了别人呢?

    景教谕目瞪口呆半天,他已经被自己学生所述说的前景眩晕了。

    良久,才说出来一句话,“小李,你真是实在人,但是这么把自己的底牌交出来……对你来说,好像有些不公平。”

    玄青位面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真的很一般,没有专利保护一说,自家的技术被别人学去,只能自己认倒霉。

    但是保护的意识,大家都不缺,什么传媳不传女的规矩也都有。

    所以景教谕觉得,自己的学生想得有点少了,我都不好意思多问你原理,你却连这么妖孽的经营思路,都统统说出来了。

    没错,就是妖孽,景钧洪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评价过分,虽然小李说的这些商业模式,他并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可以通过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所了解的常识,进行判断。

    身为教谕,他也算是博览群书之辈,发现一些不能理解的地方,并提出问题,小李很快就能给出答案,而且那答案有模有样,听起来具备很强的操作性,没有明显的矛盾之处。

    ——当然不会有什么矛盾的地方,那根本就是仙界和地球界都证实了,并且成功运行了多少年,怎么可能无法自圆其说?

    所以他认为,小李能空想出这么一套东西来,是下了辛苦了,而且绝对是妖孽级别的。

    “亏就亏了吧,”李永生憨厚地笑一笑,“身为孤儿,能顺利成长到现在,还学了这么多有用的知识,全仰仗了国家和官府的照顾,做人嘛,当然要懂得感恩。”

    这觉悟真的绝了,景钧洪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他轻声叹口气,“你能这样想,当然很好……算了,这东西对军方有用,你愿意拿出来,也少了很多麻烦。”

    李永生愕然地睁大眼睛,“教谕,我说了半天,这东西也可以用在民品上啊。”

    他搞这个东西是为了找人,赚不到钱无所谓,现在连人也不能找了?

    “民品……这个词倒也贴切,”景钧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谈这么久,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如何推广和运营倒还在其次,关键是,军方答应不答应你这么搞。”

    李永生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但是他也没办法说什么,人类社会的大部分应用发明,都是因为战争的需求而产生的。

    这话反之亦然,一旦有划时代的发明成果,军方首先会考虑,这东西我们能不能用,若是有重大意义的话,军方自然会去努力垄断这发明。

    景钧洪见他不说话,也知道他不好受,只能叹口气,“这样,修院里会帮你向军方争取好条件的,你放心,他们不可能白拿你的东西。”

    中土国的官府和军方,在这一方面,还是比较有规矩的,虽然没有专利费用一说,但是拿了别人可以传给子孙的独门手艺,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李永生嘿然不语,哥们儿要那些钱,也没啥用啊,我又不能要求军方帮我找永馨。

    见他还不说话,景钧洪沉吟一下,心一横,“这样,你这个系统先搞着,我跟修院说一声,努力压一压这个消息,等军方知情,没准你这有声报纸,已经办出点名堂了。”

    这是要搞既成事实,景教谕这么承诺,自己也担了一些责任。

    李永生苦恼地一摊手,“可是……压这个消息的话,我也没钱再搞下去了。”

    “钱的事情,我可以在修院活动,申请为你垫付一部分,”景钧洪眼见发展到这步田地,索性大包大揽了,“算修院对你的支持,等你从军方赚到钱了,再还修院也不迟。”

    按说他是没权许这个愿的,但是下午的时候,孔总谕都表现出了对这设备的兴趣,而且她对李永生的印象也不错,景教谕就觉得,为小李活动点费用,也不算太大问题。

    大不了去找总教谕求助,相信她也不会不管。

    然而李永生的脸色,依旧没有放晴,“可是搞这种可以听的报纸的话,我一个人也搞不来,看来……还得修院支持才行。”

    听到这话,景教谕的脸也不好看了,“这个……恐怕够呛。”

    “借给你点资金,还可以说是院方鼓励修生做事,连人都安排给你,修院怎么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军方追究起来,我们也没办法装聋作哑。”

    李永生眼珠一转,“要不这样,修院的钱算投资,搞股份制?”

    “什么是股份制?”景钧洪再次表示不懂,今天晚上,他听到的新名词,比过去十年听到的还要多。

    (预定下周一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