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永生听到了书社的一些传言,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事实上,他在仙界的时候,就是个比较有主见的人。

    他现在除了做书阁勘验,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尝试搞一个音放站——在地球上,这个东西叫广播电台。

    玄青位面有无线传递信息的设备,叫传讯石,是一次性用品,成对出现,将信息写在其中一块上面并且激发,另一块就可以收到,对着写几句,然后就完成了使命。

    这东西不算贵,但也不便宜,大多时候,公众消息还是靠报纸传递的。

    没错,玄青位面已经有了报纸,而且不止一份,有官办的,也有私人办的。

    不过报纸这东西,销量并不怎么样,很多人不识字,识字的也未必会去买报纸——等别家看完,借过来看看不就行了?

    这里的报纸,对实时性要求不是很高,反倒对事件的真实性,有着近乎于苛刻的要求,一旦报出假消息,坏了信用,那就是连牌子都砸了。

    报纸也不强调娱乐性,不识字的人太多,看戏听说书,都是不错的娱乐,何必买报纸?

    李永生也无意再去搞个报社——想搞也没钱,他就琢磨着,是不是弄个广播电台出来?

    他搞广播电台,当然还是为了方便寻找永馨,这里的信息传递太过原始了,没有有效的寻找手段,他真不知道得花去多久。

    仙界也有广播电台,不过人家叫音放站,原理跟地球的原理,还不太一样。

    来自地球的李永生,对电台的原理非常清楚,而且仙界的音放站,还需要一些仙界的手段,最好的选择,就是地球模式。

    李永生虽然最近有点小钱,也不能随便糟蹋,所以对这个实验,是慎之又慎。

    这天,他终于试制出了一个电台,然后又做了两个收音机,打算在比较远的距离测试一下,做完这些,他又是一贫如洗了。

    这样的测试,他一个人肯定不行,于是他找到景钧洪,要求教谕帮忙提供人手。

    景教谕一听他的介绍,心里就怦然一动,若是真能搞出那种效果,肯定会引起军方的注意——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准确和及时的信息意味着什么?

    景钧洪自告奋勇看守电台,又协调了三名内舍生来,加上李永生,四个本修生两两一组,每组持一台收音机,直接出了修院,奔向远方。

    按说这是外舍辰班的事情,不该让内舍生插足,不过景教谕在初试了电台的效果之后,马上决定,邀请两个相好的教谕,一同见证这一伟大时刻。

    这个试验已经不会失败了,现在要测试的,只是传播的远近。

    跟李永生一组的,是个叫岳凯的家伙,两人扛着一个大方盒子,一路疾走,奔出去十余里,李永生喊一声,“停。”

    岳凯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着他,只见外舍生将手放在大方盒子上,输出了灵气,然后方盒子就响起了沙沙声。

    输出了好一阵灵气,一直是沙沙声,李永生皱着眉头,稍微扭了一下圆形的按钮。

    这个原始的收音机,并不是可以调频的,李永生也不认为有调频的必要——满打满算就一个电台,做成可以调频的,那多贵啊。

    不过不做调频,微调还是要有的。

    很快地,沙沙声中,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他们……有……二三里了吧?”

    “龚教谕?”虽然声音失真得厉害,但是岳凯还是听出来了,说话的正是自家的教谕,他忍不住叫了起来,“岂止二三里?十二三里也不止了。”

    “他们输出的灵气不稳定,”李永生对自己发明的设备,还是很熟悉的,“不过这也正常,咱们埋头疾走就可以了,他们得一边输入灵气,一边说话。”

    岳凯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一指硕大的收音机,“这东西……耗费灵气很厉害吗?”

    “现在是比较厉害,以后小一点,也许就不那么厉害了,”李永生犹豫一下,不是很有底气地发话。

    “来,我扛着它吧,”岳凯的兴趣来了,扛着收音机继续走,同时手按收音机输入着灵气,一边走,一边听着收音机里三个教谕的谈话。

    李永生忍不住想起在地球界的时候,那些在公园里晨练的老大爷,可不就是人手一个收音机?

    不过岳学长手上这个收音机,略略地大了一点,有三四十斤的样子。

    走了一里多地,岳凯呲牙咧嘴地发话,“这个确实很耗费灵气……不能用别的方式?”

    “用电也行,”李永生笑一笑,“不过这不现实,对吧?”

    玄青位面的人,还没有学会发电,一说电,就是天地之间的雷霆,不过本位面的人也承认,雷电中蕴含着极为狂暴的能量。

    岳凯就会错意了,他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我怎么感觉,自己化身雷霆了。”

    “无非一点灵气,”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据说有人还能用爱发电呢。”

    这个测试,一直延伸到了三十五里左右的地方,不是收不到了,而是两组人都累坏了,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往回走,就可能赶不回修院了。

    回到修院的时候,三个教谕早就准备好了饭菜,跟四个本修生吃喝起来,今天的测试还算顺利——事实上,能对三十五里外的人传递消息,还是一对多的这种,真的很令人有成就感。

    “明天我去弄几匹马来,”龚教谕一脸的兴奋,“总是要把这个数据测得扎实了,小李,你感觉一百里能不能保证?”

    “电台架得高一点的话,一百里不是问题,”李永生对此还是比较清楚的。

    三个教谕交换个眼神,异口同声地发话,“那就去观星楼!”

    又吃喝一阵,龚教谕想起一件事来,侧头看李永生一眼,“我看你的意思,似乎是想弄一个可以听的报纸?”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当然是优先供给军方,民用市场,现在也没有多大的需求。”

    龚教谕犹豫一下,最终是提了一句,“小李,规规矩矩供应军方好了,你是没想到这个成本,连报纸都赔钱,你这只会更赔……收音机不便宜吧?”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多谢龚教谕提醒,不过这个收音机,还真花不了多少。”

    花不了多少?龚教谕斜睥他一眼,心说这小子也真是敢吹。

    另一个姓熊的教谕,终于开口说话,“花不了多少……那是多少?”

    要不说修院里的教谕,大多都是死脑筋,问话经常不留余地。

    “批量上的话,可以外包,大约也就是五块银元左右,”李永生盘算一下,给出了一个答案,“数量再大,还可以控制到四块银元左右,很多活儿,初修生就可以干得了。”

    玄青位面的教育水平并不均衡,人工成本的差异也比较大,刚毕业的本修生,月薪基本可以达到一个银元,若是不在体制内发展,月薪还会更高——这样的人才,社会上抢着要。

    当然,进入体制的本修生,初始薪水低一点,但是按部就班地发展,会有提薪的机会,更别说还有实物、土地等福利,等有了一定官职和实权,还会有灰色收入。

    但是初修生,也就是小学毕业生,找到一个月薪五百钱的工作,就算不错了。

    当然,若是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则不在此列。

    若是那些没进过修院不识字的,靠出卖力气,倒也能找到月薪四五百钱的活儿,但那就是吃青春饭了,大致来说,也就是月薪三四百钱的样子。

    六口之家,起码得有两个这样的劳力,还有些老人小孩赚小钱贴补家用,才能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生活。

    收音机是个精细的物件儿,但是初级加工完全可以交给一些低级的劳力来做。

    “四块银元,”龚教谕忍不住咋舌,他的月薪也不过才两个银元,加上其他的一些福利,一个月超不过三个银元,“得一个半月的薪水,才能买个这东西。”

    “四块银元是成本!”景教谕狠狠地瞪他一眼,“小李卖这个东西,总要赚钱吧?”

    “起码得两个月全家不吃不喝,”熊教谕闷声闷气地发话,两人的收入其实差不多,不过他很好奇,“你买来这东西作甚?”

    “我就是这么一说,”龚教谕笑了起来,眼珠却是在滴溜溜地转着,“我总觉得,若是像小李说的那样,搞一些节目,要比报纸受欢迎……它不需要识字啊。”

    “这么贵的东西买回家,只为了消遣?”熊教谕不屑地摇摇头,“要我说,还是在军队里才有用,普通人要这个没用。”

    没办法,新鲜事物一出来,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到他的前景的。

    李永生但笑不语,心说你可不知道,收音机在地球界的经历,它曾经是家庭唯一高档家电,价格也不菲。

    景教谕对这样的测试结果,已经很满意了,他也不想打击李永生,于是又说一句,“小李,我觉得若是能让收音机也传递话语,跟电台能相互沟通,应用范围会更大一些。”

    我勒个去的,李永生愕然地看着他:我才搞出来收音机,你就想搞对讲机了?

    熊教谕又浇了一盆凉水上来,“那跟传讯石能有多大差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