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博灵本修院为例,体现出来的现象就是:这一个班的学生,在整个本修院无人敢惹。

    国族学生跟胡畏班学生打了架,不管有理没理,都是国族学生的错,区别只在于,国族学生会被警告,还是会被开除。

    胡畏班的学生,不会得到任何的处理。

    曾经有教谕被胡畏班的学生砍掉了一只膀子,那学生最后也不过是转学了事。

    所以在博灵本修院,胡畏班是很另类的存在,没人招惹他们,也没人愿意跟他们来往。

    与此同时,胡畏班的学生也非常封闭,基本不跟外班交流,吃饭也在胡畏族小食堂,来书阁借书的,更是几近于无——没几个人专心于修业。

    所以李永生不认识这女人,是很正常的,书阁见不到,食堂见不到,他到哪里去见?

    反正他对美女的兴趣也不大,李某人是找自己伴侣来的,搞七捻三算怎么回事?

    在对方身上感应不到熟悉的气机,他自然懒得理会,知道对方的名字之后,他就更懒得理会了,那厮叫依莲娜,又不叫依莲永馨。

    肖仙侯也认可这个说法,然而,他的表情反倒变得怪异了起来,“既然胡畏班的不喜欢学习,那她……为何来书阁?”

    两人齐齐看向半睡的某人,四只眼睛若有所思。

    “你们这都是啥表情?”李永生受不了啦,终于将眼睛睁开七分,“她为何来看书,你们去问她……别看我啊。”

    “我觉得跟你有关,”肖仙侯郑重其事地回答,然后侧头看一眼女汉子,“你说是吧?”

    “我也觉得有关,”齐永馨重重地点点头,“李老四的魅力太大了……就这几天,多少女生送饭过来?”

    身为跟班二人组,他俩在这些天,真的是受够了,起码有七八个女生,都是以带的饭太多,吃不了为由,将食盒送到了书阁。←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打开食盒一看,里面的饭菜整整齐齐,根本看不出有动过的痕迹——就算你没吃过,拨出来的饭菜,也得有痕迹吧?

    尤为过分的是,有人送来的汤,拿到书阁,还烫得不能入口——现在尼玛还是冬天好吧?

    “你们的想象力还真丰富,”李永生哭笑不得地发话,“胡畏班一般寒假都不回家,闲得没事来书阁,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为什么不回家?”齐永馨憨憨地发问。

    “太远!”李永生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你当这里有飞机吗?

    就像要验证他的话一样,下一刻,又一名女学生走了进来,高鼻深目,赫然又是胡畏班的。

    这女生的样貌也不难看,她的肘上挎个小包,步履轻快地走向藏书室。

    “喂喂,这位女修生,”肖仙侯叫了起来,“停下,你的包……包不能带进去,要存!”

    女生听到声音,回头看他一眼,然后继续走向藏书室,根本没有存包的意思。

    这就是胡畏族,因为封闭而不懂规矩,别人劝,他还不听,觉得是听了你的,我就没面子了。

    李永生本来斜坐在椅子上,见她这副样子,身子一动,就蹿了出去,直接挡在了她的前方,然后伸出手来,沉声发话,“存包。”

    “我听不懂,”女生用生硬的国语回答,身子一歪,就要绕过他继续前行。

    胡畏班的学生,在修院上课,固然会用到本族语言,但是很多课程,也必须要用国语上,说听不懂,那才是假的。

    女生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想交出包。

    但是李永生责任在身,平常就算好说话,这种原则问题不能让步,于是他身子再晃,又挡在那女生的面前,沉声发话,“你若不存包,就不能进藏书室。”

    要求存包,对方都不听,等人家出来,他想检查包里有夹带没有,只会更难。

    倒不如直接用规矩卡住对方算了。

    女生想也不想,抡起手里的包,就砸了过去,嘴里骂了一句,却是胡畏族的语言。

    李永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硬生生地被包砸了一下——好吧,说软乎乎也可以,只是一个女生的手袋而已。

    女生砸了一下之后,见他不躲,也知道遇上难缠的了,于是用生硬的国语发话,“存包,我知道,你们这里有神教教徒专用的存包处吗?”

    “合着你听得懂啊?”李永生心里的火就大了,他似笑非笑地发话,“我们这里只有道宫专用存包处,爱存存不存滚,不惯着你们!”

    她口中的所谓神教,就是真神教,真神教有教义,他们认为的不洁之物,不能沾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神教是中土国的死敌,但是为了拉拢胡畏族,保证边疆安宁,中土国最近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事情闹大,自有道宫出面。

    真神教也强调对资源的争夺,跟道宫的性质差不多,他们知道,自己的死敌是道宫,而在中土对上道宫,胜率几乎是……根本就不存在胜率!

    所以这个时候,说修院的规矩没用,还是拿道宫说事吧。

    而且,这是在国族的本修院,一个区区的胡畏族,敢要求搞一个真神教教徒专用的存包处,显然是惯出毛病来了。

    李永生不惯着他们,这无关民族感情,他本就是上界观风使,若是落到真神教的地盘,他也不会容忍道宫的人兴风作浪。

    当然,这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就是道宫的道统,只会落到道宫的地盘,上一自然段,根本就是假设。

    “%¥#@%……¥%”女生狠狠地骂了一句,转身走了,很显然,她也知道,对方都搬出道宫来了,自己再不走,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什么玩意儿嘛,”肖仙侯气得嘟囔一句,“这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齐永馨则是安慰李永生,“别理她,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修生。”

    她看到他被甩了一记手包,生恐他情绪不好,不过一个男生对女生动手的话,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李永生闻言一笑,“不是吧,你以为我那么娇气?”

    他真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令他不爽的,是对方那种“我就不守规矩”的态度。

    “我去找安保来,”肖仙侯向外走去,一脸的郑重,“万一那女人把胡畏班的男人叫过来,你就要吃眼前亏了。”

    他知道老四能打,对上胡畏班的人,也未必就输了,但那是胡畏班啊,打输了是输,打赢了还是输,院方处理起来,绝对不手软。

    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要是真打起来,那个……谁,不能帮着说两句?”

    “他?”肖仙侯不屑地撇一撇嘴,他对自己的父亲,态度一直都很微妙,“人家在意的是往上爬,这种敏感问题,他未必有胆子参与。”

    一边说,他一边就匆匆走了。

    李永生看着他的背影就笑,觉得这父子俩挺有意思,小鲜肉嘴上说得狠,但是丫这么着急去喊安保,显然也是担心自己一旦动手,又得求他老爸擦屁股。

    不多时,就有两个安保走了过来。

    因为303宿舍那一仗,李永生在安保上也算挂了号,不但能打,关键是还够狠,被打伤的上舍生,全被打折了四肢,有人直到现在都没完全恢复。

    再加上宋院长出面,事情不了了之,安保们都知道,庚子楼是有狠人的。

    今天听肖仙侯说,李永生在书阁跟胡畏班的起了纠纷,两名安保哪里敢耽搁?马上就赶到了,他们绝对不希望看到双方打架。

    以胡畏族的性格,李永生若是输了的话,书阁肯定要被迁怒,遭到损毁是很正常的,若是李永生赢了,胡畏班的男生肯定会很惨。

    安保们也不喜欢胡畏班,那帮家伙太能惹事,但是胡畏班一旦“被人欺负”,安保们也会被追责的。

    于情于理,他们都不得不来,谁让他们是安保呢?

    令他们高兴的是,在这里等了大半天,胡畏班的人并没有前来,事情大概就这么过去了。

    肖仙侯希望他们明天接着过来,被安保拒绝了,“胡畏班的人没长性儿,当天不报仇的话,以后就没事了。”

    这是经验之谈,不过也由此可见,安保们遇到过多少次胡畏班惹事,都有经验了。

    果不其然,以后的日子,都没有见胡畏班的来闹事。

    倒是那依莲娜,后来还来了几次借书,肖仙侯还撺掇李永生,跟她多聊几句。

    不过李永生完全不感兴趣。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新的学期一开始,各个社团的活动就高涨了起来。

    因为李永生是通过书社投的征文,所以他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书社的成员,按说成为社团成员,是要缴纳一些活动费用的,但是他表示,我没钱交会费,所以……活动也就不参加了吧?

    白莉莉对他这个行为有点不满意,不过她性情宽厚,倒也没说什么。

    但是书社的其他人,就有些不高兴了,更有人在社里放出风声:若不是有书社帮着递送,话本这种东西,可能成为征文吗?

    那姓李的穷小子,怎么也赚到了五块银元,做人不知道饮水思源,真是白眼狼。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