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站得起来,”李永生点点头,“勉力”站了起来。

    若是四下没人,他对付十个涂得利都没有问题,那点小小的暗劲,哪里伤得了他?

    公羊师爱见状,却是眼睛瞪得老大:这小子吃了那么重的暗劲儿,竟然……竟然就这么快站起来了?

    他也是本修院出身,更兼是养正室的室长,对修生的能力是再清楚不过了,刚才那么大一团暗劲儿,搁给制修之下的人,十有七八会痛得生不如死。

    就算有人能挺住,但是短期内暗劲儿又被激出,这就是雪上加霜,没痛晕过去就算不错了——公羊室长这么做,当然不是对李永生有意见,而是暗劲儿这东西,驱除得越早越好。

    相较暗劲儿停留在身体中造成的破坏,那点儿痛苦,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暗劲离体不到十息,竟然能自己站起来——现在的修生们,都这么厉害了?

    也许是此人意志比较坚定吧,养正室室长为自己寻找了一个答案。

    饶是有了答案,他对李永生也是相当佩服的,于是点点头,“小家伙不错,好好干,我看好你。”

    肖田遵没有看到那团暗劲的多寡,他只是感受到了点残余气息,所以并没有多想。

    将人带进房间里,招呼坐下,他自己则是坐到了办公桌后,开门见山地直接发话,“李永生,我问你一句话,非常关键,你要实话实说。”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异常严肃——我可是认真的。

    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肖教化长请问。”

    “你这个话本,是自己想出来的吗?”肖田遵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

    李永生笑了起来,“我保证这个话本,是我独立完成的,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指点和暗示……我一向讨厌抄袭!”

    然而,对此刻的肖田遵来说,抄袭什么的并不重要了,他很敏锐地发现了某句话背后的含义,于是眉毛一扬,“你为什么要说‘没有人暗示’……这话什么意思?”

    李永生笑得越发地开心,“肖大人,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不可能吧,你才多大啊?肖田遵上下打量他两眼,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怀疑之色,“那你说一说,我想的是什么意思?”

    他还真不相信了,他这个堂堂的教化长,都是细细琢磨了之后,才意识到话本的妙用,这李永生才多大岁数……十七还是十八?

    若是这话本是小家伙故意折腾出来的,那这番心机和算计……可真是逆天了。

    李永生依旧笑着,只是回答了一句,“今上想励精图治,必然要打好根基,为光宗正名。”

    “咝,”肖田遵纵然心里有所准备,闻言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尼玛,这是山野间出来的孤儿吗?简直就是人精转世啊。

    顿了一顿,他还是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发问,“你怎么想到的?”

    “这用得着想吗?”李永生闻言又笑,“既然是庆典,必然要捡高兴的事儿说,越喜庆越好,当然,最关键的是,不能只出空言抒情……要有干货。”

    上一世,他在地球界见这种事多了,遇到什么庆典之类的,比如说建国XX年,建党XX年,都要拿工程什么的来献礼,只说空话,那就是不够务实。

    甚至有人拿突击完成强拆做国庆献礼,却也不知道是庆贺建国,还是庆贺拆国。

    肖田遵则是被彻底地打败了,这是何等逆天的妖孽?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个私生子,并不是一无是处,起码交友的运气,就好得惊人!

    不过……小孩子是不能夸太狠的,他终于调整一下心态,淡淡地发问,“你就那么确定,先皇的势力不会反扑?你不会因此受到拖累?”

    “可能性是有,但我总不能不做事,”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又随手送上一句奉承话,“我托仙侯找您的人,也是想着……关心此事的人多了,自然会有明眼人发现其中奥秘。”

    肖田遵闻言,脸登时就拉了下来,“原来你担心,我也未必是明眼人?”

    “敢赌的才算明眼人,”李永生又发出惊人之语,偏偏他脸上还带着笑容,“无心赌的,看出来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吗?”

    肖教化长你可能看出来了,但是你无心在这上面赌一把,那也就别说了。

    “你这小子,果然是个歪才,”肖田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现在已经非常确定,那话本还真是出于这个少年之手。

    这哪里还算是少年?说起眼光独到心思缜密,怕是绝大多数成年人都只能望其项背,而且言谈之中,小家伙滴水不漏,也会化解锋芒,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老辣。←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肖教化长微微颔首,“既是这样,你跟我见一下副教化长林锦堂,他负责庆典征文事宜……也是你嘴里的明眼人。”

    这是他动了爱才之心,想要帮忙拉一把,不管怎么说,小家伙都是儿子的好友,不帮他帮谁?

    林教化长也很忙,不过肖田遵进去,是没人拦着的,倒是正跟林锦堂谈话那中年人,见状站起身来,“肖教化长来了,那我回头再说好了。”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纳闷地看一眼李永生——这少年是谁啊?

    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言德室的高室长。

    他回到言德室,却见涂得利抱了几篇征文过来,说自己有点拿不准。

    高室长一边翻看征文,一边随口聊着,然后很遗憾地抱怨,好不容易等到林教化长有空了,结果说了一半,肖教化长进去了,“……这都拖了俩月了,愣是没敲定章程。”

    他是抱怨某个活动一直没有定下来,涂得利的脸却有点发白,“肖教化长……他去干什么?”

    高室长并没有发现,下属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很随意地回答,“我怎么好问这个?不过,肖教化长带了一个少年人过去……”

    涂得利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响,愣是没听清楚高室长后面还说了些什么,他现在抱着征文来请示,就是想知道第三进院子里,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不成想,不等他开口打听,高室长自己就说了出来。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听到的消息,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肖教化长带着李永生去找林教化长,肯定是告状去了嘛。

    高室长说了几句之后,发现自己下属的脸色不对,好奇地问一句,“你怎么了?”

    涂得利勉力地笑一笑,“这个……有点内急。”

    “内急就去解决!”高室长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然后将那几篇征文一推,“不管你拿得定拿不定,先写出个评定来……把事都推给我,你是室长还是我是室长?”

    涂得利不敢接话转身就走,从另一个院门,进了第三进,这边的拐角处,正好是图元青办公的地方。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办公室,一进去就跪下了,“图教化长救我。”

    图元青正在喝茶看书,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眉头一皱,“起来说话,这成什么样子。”

    涂得利赶忙站起身来,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最后才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图教化长,我真的只是想为您做点什么,就被误会成这样。”

    图元青当然知道,涂得利打的是什么算盘,不过对方行事的方式,却是他不喜的。

    起码你得沉住点气啊,这一惊一乍的,就不是个做大事的样子。

    不过对方上杆子巴结自己,还算有点眼力,他也就不想叫真了,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你是说,是肖田遵将人请来,又带着去见林锦堂了?”

    “没错,”涂得利点点头,然后又为自己辩护,“我本以为,是那小子开窍了,听说不是,难免就血气上头,又担心他来告状,才下手把他拿住,哪曾想正好公羊室长走出来。”

    图元青沉默半天,才嘬一下牙花子,“肖田遵带他去见林锦堂……这没道理啊。”

    合着他根本就不关心涂得利担忧的那些事情,他只是想,一个小小的本修院的外舍生,如何能惊动肖田遵力挺。

    至于说肖田遵带那小家伙去见林锦堂,可能是告状,也可能有别的目的。

    会是为了那个话本吗?这个念头在图元青脑中一晃而过,但是他又微微摇头:荒唐,怎么可能呢?那话本有什么可取之处?

    有违制之嫌才是真的。

    然而下一刻,他就是一怔,紧接着面色越来越黑。

    房中是令人窒息的沉默,好半天之后,涂得利等得毛骨悚然,终于壮起胆子发话。

    “图教化长,我是真心为您考虑的……而且,肖田遵也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为难李永生,我的嘴很紧。”

    图元青听到这话,终于冷哼一声,“李永生也不知道吗?”

    “李永生也只知道您赏识他,”涂得利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告诉他,您等着他上门拜见,还要指点他!”

    图元青眼睛一瞪,冷冷地发话,“我何曾说过这话?”

    “您说了啊,此子颇有才气,”涂得利急了,“这不是要指点于他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