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副院长看不上眼的理由很简单:明明是很高雅的征文,为何要弄这种不成体统的玩意儿?

    总算是白莉莉据理力争,说这外舍生有些歪才,家境也贫寒,既然上面不限稿件数量,咱们何妨将它报上去?

    就算黜落,也要教化房出面,博灵本修院,只会帮自家人。

    副院长认可了她的说法,虽然他还是有点不甘心,觉得话本拉低了平均水平,但是……算了,恶人让别人做好了。

    博灵本修院的稿子,要交到教化房的言德室去,言德室初选之后,才会上报——太过分的东西,没办法往上递的。

    李永生交上去稿件之后,就一直巴巴地等消息,他的口袋越来越紧张了。

    但是非常糟糕的是,他后来才从小鲜肉那里了解到——原来评选,还需要段时间。

    肖仙侯表示,你钱不够,咱俩先搭伙花,等你赚钱之后,一起花你的。

    李永生可不想领他这一份人情,小鲜肉家固然不差钱,但是肖田遵的正室还盯着这母子俩,他俩的日子,过得并不容易。

    所以,李永生非常期待这一笔钱,这是他能理直气壮地获得的“巨财”,有了这笔钱,他才能做些别的生财的买卖,在众目睽睽之下,理所应当地告别贫困。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话本,已经在府中引起了关注。

    涂得利是博灵郡教化房的一名制教化,从本修院毕业至今,已经八个年头了,一直就是个制教化,没什么外快不说,整日还埋首于沉重的琐碎公务中。

    要说他对此没点牢骚,那才是奇怪。

    这次诗文初选,他又是负责审核的,虽然活儿不少,可依旧是苦力角色。

    当他发现,有一篇文稿是话本,心里的火腾地就上来了:我去,嫌我的事儿不够多是吗?

    然而等他看完之后,眼珠一转,就拿着稿件去找副教化长图元青,“图教化长,我在征文中,看到一篇稿件,蛮有意思的。”

    图元青看到他递来的稿件,却是不接,只是斜睥他一眼,慢吞吞地发话,“此事你该同高室长或者林教化长说,不该与我说。”

    高室长是教化房言德室的室长,正是涂得利的顶头上司,而林锦堂也是副教化长,负责此次征文事宜。

    图教化长这就是说了,你拿着这个稿件找我,首先是程序不正确,不该越级找领导,其次……就算越级,你也找错人了,我不分管这个。

    当然,以他的身份,想要过问此事,还是容易的,但是他不想轻易地授人以柄。

    不该与你说?涂得利心里冷哼一声,前几****还为某人的诗文过稿,特意跟高室长打招呼呢。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诚惶诚恐地点点头,“我知道错了,不过这个话本……挺有意思。”

    “唔,话本?”图教化长的眉头扬了一下,他近些日子在找话本,这是教化房不少人都知道的,更有人说,他是想打通某伶人的路子。

    既然是话本,他就不排斥看一下。

    图教化长看文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他一目十行地看完了稿件,沉吟了几息时间,将稿件放到桌上,抬眼看向对方,“你想说什么?”

    “我想问的是……图教化长看这话本,还入眼吗?”涂得利小心翼翼地发问。

    “入眼如何,不入眼又如何?”图元青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是征文。”

    征文是要上送的,哪里是他一个副教化长能惦记的?

    “话本做征文,原本就不合制!”涂得利大声发话。

    要说起来,征文并没有明确限定,话本不得入选,不过话本一直都是下里巴人,这也是实情。

    图元青自然知道内情,不过他也没点破,只是下巴微微一扬,“然后呢?”

    “然后……”涂得利犹豫一下,咬牙发话,“然后可以申斥对方不敬之罪……再然后,总是能得到这个话本了。”

    “你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吗?”图元青的眼中,放射出浓浓的嘲讽,“今上登基三年庆典,是喜事……你是觉得我很好糊弄?”

    常理认知和并无明文规定之间,存在一些冲突,这是可以打嘴皮子官司的,但是图教化长直接无视了这种高度的麻烦,他看到了今上登基庆典的属性——这是喜事。

    喜事上弄出点不好的事情,哪怕仅仅是嘴皮子官司,也属于不和谐音符。

    涂得利登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教化长就是教化长,看问题的水平,比我高多了。

    然后他才发现,图教化长的眼光中,隐约透出了一丝杀气,他想一想之后,额头上猛地冒出了点冷汗:按副教化长的说法,我好像是在撺掇他在今上的喜事上捣乱?

    “我冤枉啊,”噗通一声,涂得利就跪倒在地上。

    图元青并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这样,我可以当没看见这话本,”涂得利再也顾不得藏着掖着,直接掀开了底牌,“有人问起来,就说这个稿子遗失好了……您只管拿走用,是我的责任,跟您无关。”

    他的本意,是想强取豪夺了这话本——或者花少少的一点钱,但是教化长都怀疑他别有用心了,那也只能由他来做恶人了。

    反正征文一旦交上来,作者就不会知晓上面的运作了,遗失一篇稿件,算多大点事?

    “你的脑子能稍微正常一点吗?”图元青见他这么说,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这稿件上有杂学教谕的评论……你真的不是别人派来害我的?”

    “区区一个小教谕,”涂得利嘴巴一撇,别看他只是区区制教化,还真不把景钧洪放在眼里。

    “闭嘴!”图元青一摆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真是教化房的耻辱……你根本屁都不懂。”

    “我就滚,就滚,”看到对方训斥自己,涂得利赔着笑脸点头,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来——上司骂人并不是多可怕的事,怕就怕上司都懒得理你。

    临走之前,他又壮起胆子问一句,“那这话本……”

    图元青沉吟一下,缓缓吐出一句话,“此人颇有才气。”

    颇有才气?涂得利听到这话明白了,他确定了自己该怎么使劲。

    于是他亲自赶往博灵本修院——至于审核其他诗文的事情,放两天也不打紧。

    到了本修院之后,他也没有找院长,而是去找书社的白莉莉谈话。

    找了修院的院长,事机就不密了,他要帮图元青争取利益,还是直接见那学生的好。

    时值午后,李永生正蹲在教室不远处,看胡涟望和另一个学生斗棋,胡涟望的围棋下得不错,经常跟别人赌棋——输赢也不大,起码斗棋的这俩,觉得输赢不算大。

    白莉莉从远处走了过来,“李永生,有人找你,是郡里教化房的。”

    涂得利站在书社门口,远远看到一个英俊的学生跟着社长走过来,只一眼,他就看出了对方的身份:果然是比较贫困的。

    从那个女娃娃的话里,他知道这李永生是孤儿,还是靠着修院里给的一些活计,才能勉强维持修行,这样的学生,对付起来真的不难。

    “是李永生?”他出声发问,然后用轻柔却又不容置疑的语气发话,“跟我走一走吧。”

    白莉莉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不能旁听了——虽然她很好奇,此人找李永生是为了什么。

    李永生当然也不能拒绝,迈步就跟了过去。

    两人在修院里慢慢地走了一阵,见这学生不说话,涂得利主动开口,“话本写得不错。”

    “谢谢,”李永生见对方先开口,才接了一句,然后就又不说话了。

    这家伙倒是沉得住气,涂得利哼一声,不高兴地发话,“我是教化房言德室的。”

    “哦,教谕大人好,”李永生还是不肯多说,他感觉得到,对方的气场有点古怪,那他索性就不说话,要看对方打算干什么。

    涂得利对气机变化不甚敏感,但他也体会到了,这学生不吱声,让他有被动的感觉。

    反正这次来,他心里就窝着火,现在就越发不舒服,所以冷哼一声,“你这个话本,我原本是要否掉的,图元青教化长很看重你……两天之内,速去教化房,面谢图教化长。”

    “哦,”李永生点点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涂得利越发地恼了,“你这个‘哦’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图教化长的垂青,对你意味着什么?”

    李永生一开始就觉得这厮有点古怪,待听到对方话里呼来喝去的气势,心中更加不喜了。

    但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他再见不惯对方,却不能抵挡那五块银元的诱惑,于是只能回答,“不知……我该如何感谢图教化长?”

    “图教化长需要你的感谢吗?”涂得利闻言大怒,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语气越发地冲了,“你该主动点,感谢教化长对你的看重……这么大的人,连尊师重教都不懂吗?”

    李永生沉吟片刻,笑着发问,“教化长爱的是我的才,见不见本人……这不重要吧?”

    (距离上榜就差一点,大声召唤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