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寻情仙使》第十八章 另类话本(为盟主按浪加更)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永生的脸皮不算薄,不过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还是让他有些微微的不适,“有什么话,咱们进宿舍说行吗?”

    白莉莉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还是你去将文稿拿来好了……写完了吧?”

    本修院里,女生进男生宿舍,没什么关系,正经是男生进女生宿舍,查得很严,不过不管怎么说,女生进男生宿舍,总是容易引起一些非议。

    白社长是很在意名声的,不想惹那些无谓的麻烦。

    “写完了,”李永生点点头,“前两天刚改完,让景教谕过目了一下,忘了拿过去。”

    他上楼一趟,不多时就拿着一叠纸下来,递给了白莉莉。

    白社长接过稿子,入手就是一怔,“这么厚?”

    她本意是想,先站在庚子楼下,随便看两眼,做出一个大致的判断。

    可是她真没想到,对方竟然递过来厚厚的一沓……这是个什么体裁?

    翻开扉页一看,她又是一愣,“这是……话本?”

    “嗯,我觉得这个比较合适,”李永生微微颔首,“诗文这些体裁,不能保证比别人强,比较想象力的话,相对容易出头。”

    你这是有多么想赚那五块银元啊,白莉莉很无奈地看他一眼,“可是话本……”

    相较诗文而言,话本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拿它来庆贺今上登基三年,你的想象力……果然丰富得紧!

    “话本也是可以的,”小鲜肉忙不迭地为自己兄弟背书,“我看过了,永生写得相当好……这五块银元,老四拿定了!”

    白莉莉真被这厮打败了,大致翻一下手里的稿件,微微颔首,“那你们同我去书社吧。”

    书社是学生自行组织的社团,但也是本修院批准了的组织,所以在修院内,有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内里有几个堆满书的书架,还有几张桌椅,凌乱却不失书香气。

    白莉莉将人领进来之后,就坐在一张椅子上看了起来,也不招呼那几位——学生之间,不存在那些虚伪的客套。

    她的阅读速度很快,不多时就看完了整个话本。

    怎么说呢?这个话本带给她一种很另类的感觉,一时间,她不太好做出评价。

    话本讲述的是卫国战争的故事,那是四十余年前爆发的战争,新月国来势汹汹,打着东征的旗号,要将整个中土国攻占下来。

    战争打了足足八年,中土国虽然胜利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其时当政的光宗陛下毫不犹豫,直接发起了反攻,用半年时间,收复了大片中土国原有疆域。

    这是故事的大背景,而话本描述的,则是反攻新月国时,收复格洛路一战。

    格洛路是地名,也是个族群,此地本为中土国故地,后格洛路族将之占据,对中土国称臣纳贡三百年,后来在第一次中新大战中叛投新月国,坑掉中土国军队二十余万人。

    卫国战争是第三次中新大战,格洛路族知其罪孽深重,不肯降中土,摆出了鱼死网破的架势,中土国两军奇兵抄其后路,断掉了来自新月国的支援。←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格洛路战役,主要说的就是这两军,六万人面对新月国的大批援军和格洛路人的两面夹击,硬生生地支撑了半个月,终于完成任务。

    这一战,两个军六万余人,死得只剩两万人,这还是包括伤兵在内,战斗可谓惨烈无比,但是同时,他们不但挡住了十余万新月国军队的进攻,还令对方遗尸近三万具。

    疯狂想打通后路的格洛路人,则丢下了五万具尸体。

    这一战,将忘恩负义的格洛路人打入了深渊,近百万的格洛路人被围在小小的空间里,最后被中土国全部驱除出境——出境时已经不足五十万了。

    这一战役,在卫国战争中,也算是相当有名的,但是一来发生在后期,属于中土国反攻阶段的战役,并不是“卫国”二字的重点。

    二来就是……这场战争后,光宗陛下发出了一道指令:阉割掉所有的格洛路男性。

    杀人太多有伤天和,但是放这些人安然离开,显然也是不合适的,光宗有言:格洛路之流,畏威而不怀德,中土提供土地收留他们,反倒被视为软弱可欺,既然如此,不如绝其后。

    光宗之所以被称为光宗,就是因其中兴的战功,但是有人说,光宗之战虽胜犹败,将整个中土国的人力物力消耗一空,实在划不来。

    而格洛路一战,也有其他的说法,不管怎么说,一百万人死得只剩下五十余万人,男人还都被阉割——包括男童在内,这太伤天和。

    至于将这五十余万人驱离故土,就更是残忍了——虽然说在两百年前,这里根本没有格洛路人在居住生活。

    当然,不管怎么说,格洛路战役,都是中土国的战绩之一,称赞一下无可厚非。

    可要命的是,李永生的话本,写的不是战役主体,而是一名士兵,或者说一个普通中土国人家的故事。

    这家人姓雷,兄弟六人,为了保家卫国,有五人上了前线,就死了四个,而留在家里这个叫雷锐的男人,则是在打造军器的作坊里工作,为了赶工制作军器,活活地累死了。

    兄弟六人,只留了一根独苗,而这根独苗,被编入了突袭格洛路人的两军之中,随着大军运动到了敌人的后方。

    光宗在偶然间,听说了这件事,一时间大感不安:兄弟六人,五人死于卫国战争,第六人若是再死了,如何面对中土国的黎庶?

    须知中土国最重家族亲情,最重传宗接代,这雷家,是要绝后了啊!

    但是军令已下,想再收回也难了,于是,在光宗的干预下,军方派出特别行动小组,要将这雷家的独苗,救回中土国……

    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这就是李永生写的话本——脱胎于地球界的《拯救大兵瑞恩》。

    白莉莉看完这话本,整个人就跟吃了两斤怪味豆一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按中土国的传统道德观念,保家卫国是天生使命,战死沙场是军人的荣光,只要上官尽了上官的责任,军人绝对会以死来回报。

    哪怕是做战俘,都是耻辱,中土国没有屈膝求生的男儿!

    所以,将这个雷家独苗从战场上带走,并不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别说六兄弟死得剩下一个,就算十六个兄弟,死得剩下一个,该保家卫国的时候,也不能含糊。

    但是同时,从传宗接代的角度上讲,雷家……还真该留下一个男人,要不然就绝后了。

    当然,这个话本还衍生出很多的道德认知冲突。

    比如说冒死穿越火线的特别行动小组,他们原本是没必要接受这种送死任务的,他们也有传宗接代的需求,他们原本可以放在更重要的战斗岗位……

    将这么宝贵的战力,放在抢救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上,值得吗?

    白莉莉没有这么敏锐的感觉,她只是认为,故事是个好故事,但是……好像哪里不对劲。

    她放下话本,沉吟良久才发问,“你这个话本……是想表示什么?”

    “表示……战争中的人文关怀吧,你可以算成人道主义精神,”李永生笑着回答。

    “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懂,但是……很抱歉,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莉莉苦恼地叹口气,“能说得更明白一点吗?”

    李永生抬手挠一挠眉毛,“哎呀,算了……反正你也听不懂。”

    “你就打算拿这样的文案去获奖?”白莉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她是真明白了,这个帅帅的学弟,果然是有点才华的,但是这才华……她看不懂。

    于是她试探着发问,“你这么写,别人可能会认为……卫国战争是一种灾难。”

    “这个……你真的不懂,”李永生懒得跟她多解释,就算是内舍生,也不过是二十岁的女孩,她能懂什么呢?

    白莉莉也很明智地中断了这个话题,她不认为自己不懂,但是这里面……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你这个话本,似乎还没有起名。”

    李永生沉吟一下,“就叫……《拯救大兵雷锋》好了。”

    白莉莉并不懂他的幽默,她歪着头想一想,“大兵……不好听,拯救战兵雷锋如何?”

    “那随便你,”李永生一摆手,“麻烦你快点送上去,我是真的没钱了。”

    说完之后,他站起身走出了房间——事情已经谈完,不走等别人请吃饭吗?

    白莉莉却是再次愣住了,你就这么走了?不问问评比章程什么的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确实写完了稿件,虽然体裁有点不着调,但也确实费心了,而且……真的是有点歪才。

    两天之后,白社长跟着修院的副院长,将收集到的十六份稿件交了上去。

    没错,博灵本修院收集到的拿得出手的稿件,就只有这么多,其他的水平都不怎么样。

    有个别稿件尚可,却是有抄袭借鉴的嫌疑,修院宁可不取,也不会送上去贻笑大方。

    但是副院长对那个新生的话本,非常看不上眼,他甚至不想将这东西送上去。

    (大声召唤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