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总教谕真的不是好糊弄的,不过还好,李永生也不是常人,一直装聋作哑。,终于熬过了她的问题。

    看着中年、美妇离开,肖仙侯咂巴一下嘴巴,“唉,你也不早说,早知道你识得孔总谕,我何必去求那个男人?”

    “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上一次也搞得很不愉快,”李永生白他一眼,也懒得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对了,你老爸……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

    “你问这做什么?”小鲜肉老大不高兴,不过想一想,名字已经有了,再打听人,就很简单了,于是不情不愿地回答,“他是教化房的。”

    李永生见他这副模样,知道不好再多问了,但是这个时候,能多问的才是真朋友,想到自己在值班室呆了一晚上,这厮居然提前跑了,他觉得自己该多问一句,“府教化房?”

    小鲜肉明显地不想谈这个问题,不过面对同窗的提问,他还是没有犹豫,皱着眉头吐出四个字来,“郡教化房。”

    省教育厅的啊,李永生明白这个分量了,但是看到这厮一张苦瓜脸,忍不住就又要调戏他一下,“教化长?”

    肖仙侯白了他一眼,这一次,他吐出的字数更少,“副的!”

    副厅也不差了,李永生满意地点点头,“行了,我又不求他,你摆这副苦瓜脸给谁看?”

    “我当然知道你不求他,”肖仙侯又白他一眼,“你若肯开口,求秦天祝不就完了?”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他对自己不求人的心态,还是有点自得的。

    不过他不求秦天祝,不代表景教谕不求,而他上次将景教谕引见给秦天祝,算是教谕领了点人情,所以这次才会异常强势地支持他。

    所以说人情这东西,很多时候是纠缠不清楚的。

    “以后都用不着求别人了,”肖仙侯笑着发话,眼中有着浓浓的艳羡,“有孔总谕罩着你,修院里你能横着走了。”

    总教谕不但是官身,地位也极为超然,比宋嘉远这副院长都要强一些,而且孔舒婕见识广修为佳,再加上人长得漂亮,比一般本修院的总教谕都有名得多。

    “我横着走做什么,学螃蟹吗?”李永生不以为然地扬一扬眉毛。

    待他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樊长平也回来了,见到他们,脸上多少有点不自然,他当初可是建议摆酒乞求的,被其他三人所拒之后,更是离开了宿舍。

    他做梦也没想到,区区三个外舍生,居然将一大群上舍生打得抱头鼠窜,还有人慌不择路地逃跑,跌断了腿骨。

    打架赢了也还罢了,其后他们又打折了闹事者的四肢,这份凶残,在外舍生中真的少见。

    尤其是,那党玉琦真不是个善碴,在修院里又有势力,吃这么大亏,怎么可能干休?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李永生和胡涟望在值班室待了一晚上,竟然安然无恙地回来了——据风纪、委员说,他们没事了。

    樊长平不得不承认自己走眼了,可是又拉不下脸来,跟三名同窗赔不是,错了……那就错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然,他也会找点别的话来说,“咱们这个门,得修一修了。”

    党玉琦等人第一次来,就把门踹坏了,到现在还没修,不过……也就是换半块门板,门框有点松动,倒不是什么大事,修院的宿舍门,从来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胡涟望马上表示同意,此事原本就是因他而起,老二和老四那么仗义,他必须做出回报,“我去工建室弄块大木板来。”

    “我跟你一起去,”樊长平主动请缨,“我是本地人,跟他们容易沟通,就算是买,也能便宜点。”

    不管怎么说,他主观上,还是愿意融入这个群体的。

    “这就是缺席集体活动的内疚感了吧?”李永生笑着发话。

    我去,你不要这么针对我成吗?樊长平一听这话,那份内疚登时不翼而飞,他狠狠地瞪李永生一眼,“你管这叫集体活动?”

    李永生哈地一笑,漫不经心地发话,“当然,一个简单的活动。”

    樊长平还待发话,肖仙侯出声了——都是一个宿舍的,搞那么僵做什么?

    “我说老四,要不要揪着党玉琦他们来修门?”

    “不用了吧?”胡涟望听得吓了一大跳,“得放手处且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治伤,已经是要花费不菲了,咱们再去找事,再引发冲突的话,就未必能占便宜了。”

    “我无所谓,”李永生满不在乎地回答,“自己修也简单,不过小鲜肉你要不满足,我陪你去警告他们……不老老实实地修门,见他们一次打一次!”

    “见一次打一次……啧啧,这话想一想都很拽啊,”肖仙侯咂巴一下嘴巴,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不过最终,他还是遗憾地摇摇头,“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便宜他们了。”

    他再惹出事情的话,还得求那个男人,真的没意思。

    李永生笑一笑,也不再说什么,他对此真是无所谓。

    樊长平和胡涟望出去不久,就弄回了一块大木板,据说是工建室里没人,两人悄悄地在木工门口“捡”了一块就跑。

    没花了多长时间,门就被修补好了,虽然看上去歪歪斜斜,漆色也不配套,不过学生宿舍,也没必要要求太多。

    然而,这丑陋的门板,却无时不刻地提醒庚子楼的学生——这个宿舍里,住着几个能把上舍生打走的狠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些参与打架的上舍生,见到李永生和肖仙侯,都直接当看不到,绝对不会主动挑衅什么的——能打的李永生不可怕,能让宋院长出面保人的肖仙侯才可怕。

    至于说找回面子?别扯了,惹得肖仙侯火了,他们可是有被除名的危险。

    在本修院都念到上舍生了,花了那么多时间和银钱,马上就可以结束修业做制修了,谁会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肖仙侯因为这一架,在体社也出名了,虽然体社有人不服气李永生的战斗力,但是对这个有势力的胖子,大家还是愿意尊重一下。

    当然,也有其他的社团,对肖仙侯不甚尊重,比如说书社的社长白莉莉。

    庆典征文搞了很久,白社长并没有收到什么有分量的稿子。

    严格说起来,博灵本修院虽然号称郡里最强修院,但是它在诗文方面,还真要差七幻本修院很远。

    博灵郡的诗文界,一直是被七幻本修院把持着,七幻城做为郡治,也异常看重这一点,极力地打造本地本修院的文化特色。

    所以类似的征文活动,从来都是七幻本修院的自留地。

    然而,白莉莉是开学之后,新接任了书社社长的,她是个认真的人,发现稿件质量不怎么样,就亲自去协调,劝人改稿,劝人交稿。

    催着催着,她就发现,某人答应她的稿子还没交,虽然她对新入学的外舍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谁让她是个认真的人呢?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段时间马素结束了外修任务,回来了,跟李永生换了班。

    李永生不在书阁,也不去上课,所以白莉莉找不到他。

    少不得,白社长拖了齐永馨,去303宿舍问个究竟,在庚子楼下,正好碰到肖仙侯。

    “老四出修院搞社会调查去了,”肖仙侯倒是清楚他的去向,“好几天没回来了。”

    “能帮我们联系上他吗?”白莉莉一脸的凝重。

    “这我真不知道,”肖仙侯苦笑着回答,“他的经济压力比较大,在四处找赚钱的门路。”

    “入围本郡决赛,就能得五块银元,”白莉莉面无表情地发话,“你想办法联系他。”

    “我联系不上他,”肖仙侯直接回绝,心说你这态度可不怎么样。

    “本郡头名一百银元,”齐永馨马上敲边鼓,“没准李老四能拿上。”

    “你倒对他有信心,”肖仙侯哼一声——全郡征文第一,当那些成名文人是假的?

    面对七幻本修院的学生不算什么,七幻本修院,可是还有教谕的!

    必须指出的是,博灵郡真正的诗文大家,不会参与征文,人家的稿件能够直达天听。

    所谓的征文,不过是个普天同庆的意思。

    当然,肖仙侯纵然是心里这么想,也不会坏了老四的口彩,他点点头,“他每次回来都很晚,待老四回来之后,我跟他催一催。”

    “催一催什么啊?”就在此刻,有一个声音,在他左后响起。

    “咦,老四你回来了?”肖仙侯一转头,看到了李永生,“白社长找你催稿呢。”

    时值寒冬,李永生一身青色直裰,里面是一件洗得发白的赭色肥腿裤,肩头依旧是那个土得掉渣的褡裢。

    齐永馨看得直皱眉,“我说李老四,你能不能穿得讲究点?”

    “这不是没有讲究衣服吗?”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着,“不能讲究,那就只能将就了。”

    他出去搞一些社会调查,穿得太讲究也不好。

    不过,静疆府乡下比较常见的褡裢,在七幻府成为了异类,也是他始料不及的——郡治和下面府城,终究是不同的。

    白莉莉是修院中出了名的美女,跟一个肩头搭着褡裢的穷小子站在那里,真是要多吸引眼球,有多吸引眼球。

    起码在庚子楼上,有不少正要出去打饭的学生,注意到了这一幕。

    (周一,继续求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