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用多久,李永生就弄明白了真相,合着这事儿还真是胡涟望引起的,怪不得丫那么激动。

    起因就是他在食堂里看到的,那个跟胡涟望一起吃饭的内舍艳丽女生。

    那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丑班胡教谕的女儿,传闻中比较不检点的胡菲菲。

    非常不幸,胡涟望喜欢上了她,而且胡菲菲也挺欣赏他。

    两人好了差不多一旬了,结果胡菲菲刚分手的男友不答应了。

    那人是上舍生党玉琦,他不是不知道胡菲菲的背景,胡教谕是极为难惹的,而她也是风流得紧,但是他就是喜欢。

    每个不含糊的年轻人,都认为自己会成为另一半的唯一,党玉琦也不例外。

    但是非常遗憾,他也仅仅是胡菲菲生命中的过客,对于这个结果,他心里是相当地沮丧和不满,而当他听说,胡菲菲的新欢,仅仅是个外舍生的时候,心中的愤恨就到达了极致。

    所以他带了一帮同学,来找外舍生的麻烦,当时胡涟望在上课,他带着人踹坏303的门,把躺在屋里睡觉的肖仙侯打了一顿。

    上舍生们在动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打错人了,但是错了也要打,不如此,怎么能让新生们知道老生的不好惹?

    无非是打得轻点就是了,冤有头债有主嘛。

    他们甚至放下话来,晚上还要来,胡涟望你不在的话,303的人,见一个打一个。

    肖仙侯受此无妄之灾,当然不会埋怨自己的舍友,他的一腔怒火,全算在了党玉琦的身上——尼玛,这事儿不能算完啊。

    胡涟望赶回来,听说这番因果之后也恼了——你有种冲着我来啊,搞别人算什么?

    不过上舍生的手段,他也是知道的,且不说人家的修为,比外舍生要高不少,只说人家在修院里呆了两三年,人脉就不是外舍生能比的。

    所以他打的主意就是——向院方举报,检举上舍生们的不当行为。

    肖仙侯对这话不屑一顾,他很干脆地表示,“想举报,是你的事儿,我就等着他们晚上来……永生,你是什么意思?”

    告家长神马的,最烦了,都是成年男人了,这点小事捅到院里,真不够丢人的。

    李永生呲牙一笑,“我就想见识一下,什么叫303的人,见一个打一个……真有那么厉害,挨顿打又何妨?”

    “我就知道,你是好兄弟,”肖仙侯走上前,抬手一拍他的肩膀,“把秦天祝他们也叫来……花多少,算我的!”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李永生个人的战力,就相当地不俗,至于说花钱找人帮忙——那真的是憋屈得太狠了,无论如何要出这口气。

    小鲜肉家里条件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往日里他也没怎么大手大脚花过钱。

    李永生扯动一下嘴角,“用得着叫他吗?”

    “那行,就咱哥俩,”肖仙侯铁青着脸,从床下抽出两把砍刀,递给对方一把,“打不过就拼了……砍死人了,你只管往我身上推。”

    李永生微微一笑,抬手推开了砍刀,“不过是几个上舍生,很厉害吗?”

    他俩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很快就传遍了辰班,然后传到庚子楼里,所以大家很快就知道,有两个外舍生,要迎战上舍生。≮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樊长平也回来了,看到寝室被糟蹋成这样,心里也是极为不满。

    不过党玉琦的恶名,他听说了很久,身为七幻城本地人,他知道党玉琦的姑父,也是博灵本修院的教谕,而党玉琦的姨夫,则是七幻城军役使。

    军役使是地方官职,除了负责兵部,劳役的事也归他管——这个权力是很大的。

    樊长平真不想掺乎这趟浑水,于是扯了胡涟望私下商量,说这个事情不要闹大,老大你若是有心,我帮你找找门路,随便花点小钱摆顿酒,跟党玉琦和解掉算了。

    胡老大本身不是个胆大的,但是连累舍友挨打,令他觉得颜面无光,而且遇到争女人这种事,是个男人就不可能认怂!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胡涟望很不屑地表示:就算他们想摆酒,还得看老二答应不答应!

    肖仙侯绝对不肯答应!躺在宿舍里好好睡觉,都被人打了一顿,这事儿绝对不算完,他甚至很决绝地表示,“老大你要是胆小,就躲出去,我也不会说你啥。”

    胡涟望还能说什么?只能拼了,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不是?

    没有人想到汇报景教谕解决问题,学生之间的事情,本来就该在学生之间解决。≮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而且现在,除了门被踢坏,也没有什么更严重的后果,如何向教谕汇报?

    樊长平见三人执意要留在宿舍,他只能摇摇头离开,“我爷爷病了,我要去看他。”

    这十有八九是借口,但是他已经提出了解决方案,也算出了力,三个舍友不接受,他也没义务陪着三人挨打不是?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辰班的同学里,也不止一个人劝他们暂时躲避一下,但是这三人纹丝不动。

    胡涟望倒是拿出点钱来,要同学们帮着买点酒菜回来,他要陪着老二老四等对方来。

    胡老大是怕自己去采买,被上舍生堵住,这是他必须要考虑的,但是在宿舍就不同了,这里相当于半个主场,就算动了兵器,也可以往正当防卫上靠。

    关键还是要看,有没有胆子拿兵器往对方身上招呼的胆子。

    酒菜很快就被买回来,三人吃喝一阵,胡涟望看一眼肖仙侯,“老二,你不能从上面找点关系,收拾一下那帮家伙?”

    “不用,”肖仙侯很果断地一摇头,眼中满是愤恨,“从小到大,我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

    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他听得很清楚,这家伙说的是“不用”,而不是不能。

    看来这厮家里,也有点小能量啊。

    这实在太正常了,本修院太难考上,也太贵了,尤其博灵本修院这种郡中数一数二的,像李永生、齐永馨这样出身普通的,也就是半数左右。

    肖仙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冲他笑一笑,“老四,今天就指望你了,我身子还酸软着呢,不过你放心,只要不死人,多大的事儿都算我的。”

    “能有多大的事儿,”李永生不以为然地一笑,站起身来下楼,不多时又走回来,手里拎着一根两尺长的四楞铁棒,“不用拿刀了,这就行。”

    他原本是打算空手的,既然小鲜肉大包大揽,他当然也不介意省点事。

    至于说砍刀,他没打算用,学生之间这点事,用得着吗?

    “我去,”肖仙侯看到那铁棒的模样,登时就是一愣,“这不是武场的门闩吗?”

    武场门闩乃是精铁炼制,不但沉重,还是修院的公共财产。

    “看它顺手,借来用一下,”李永生随手将门闩放在床铺上,压得床板微微一颤。

    “果然不愧是接下了观星楼跳楼者,”胡涟望感慨一声,老四救了一个轻生者的事儿,他也听说了,不过一直没太当回事。

    现在想起来,从百丈高处跳下的人,老四能在仓促间接得下,只是双臂脱臼,这份能力,真不是随便什么修者能做到的,制修恐怕也够呛,得是司修才保险。

    肖仙侯闻言,就又问一句,“老四,真不找秦天祝来撑场面?”

    李永生只是笑一笑,并不回答。

    与此同时,也有人在问秦天祝同样的问题,“你不去管一管?”

    下午的冲突不算大,但是胡菲菲在校内的绯闻度很高,党玉琦等上舍生又是闯进宿舍打人,消息传得还是很快的。

    “没必要,”秦天祝笑着摇摇头,“党玉琦这次,要踢倒铁板了。”

    他自己就是跳楼事件的当事人,虽然只是从三十余丈处跳下的,但是李永生竟然能在接下他之后安然无恙,后来他仔细回味一下,发现换给自己,也是做不到的。

    对于这一场冲突,他反倒有点期待,“也不知道这厮,是得了什么传承……一起去看看吧。”

    303宿舍的三人,一直吃喝到亥初,才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很多脚步声。

    然后有声音响起,“党玉琦办事,不相干的人散了!”

    “我去尼玛的,”胡涟望已经喝得有点酒精上头,拎起一把砍刀就站了起来。

    “老大,”肖仙侯一把抓向他,但是他早上才结束减肥,下午又被打了一顿,再加上喝了酒,手脚不太利索,没抓住胡涟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冲出去。

    然而,胡涟望冲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只听得几下清脆的碰撞声,303宿舍的老大,就跌跌撞撞地退回了宿舍,接着一个趔趄,好悬没有摔倒。

    紧接着,四五个学生出现在门口,打头的是一个壮汉,身高七尺开外,他手持尺许长的短棍,狞笑着看向屋中,“嘿,敢用刀,胆子不小。”

    这帮上舍生,都是打架打老了的,人手一根短棍,戏谑地看着屋里的三人。

    “给我砸,砸个稀巴烂!”壮汉大喝一声,“这三个家伙的手脚,统统打断!”

    这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肖仙侯抄起砍刀,蹭地站了起来,“找死!”

    “老二你镇定一下,”一个声音传来,慢悠悠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