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永生在当天晚上,还真的去食堂寻找秦天祝。←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非常遗憾的是,他在食堂里坐了半个时辰,也没看到汽车人前来用餐。

    修院的食堂很霸道,是不许学生在修院里自己开灶做饭的,想吃饭就得来食堂,否则在宿舍内起澡,一旦失火了,算谁的?

    不过一般的外舍生,是不会在食堂吃的,打了饭就会端回宿舍,在食堂吃的,多是内舍生——这里是他们的天下。

    至于说上舍生,那是马上要离开修院了,各种事情繁忙,在修院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李永生等了这么久,意外地发现,其实有些学姐和学长……好像从来没去书阁借过书?

    这里面的原因应该很多,有些人是早就借得差不多了,都看过了;有些人是家学渊源,不屑于借书阁的书;还有些人——可能是那种不爱学习的。

    不管怎么说,李永生发现这里有很多人没见过,少不得第二天早上锻炼之后,又跑来吃早饭,也不带回宿舍吃。

    他又吃了接近半个时辰,晚睡晚起的肖仙侯也来了。

    肖仙侯打了一份饭,四下看一眼,发现他在食堂里,端着盘子就高高兴兴地走过来,

    哪曾想他走得太快,旁边有个女生也端着盘子在走,一不留神,两人撞在了一起。

    这下可好,一声大响,肖仙侯手上的托盘直接落地,那女生也是将汤汁洒了一身。

    女生穿的是内舍生的服装,长得很清丽,柔柔弱弱的样子,她看一眼肖仙侯,嘴巴抽动一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但是她身后的人不干了,那也是个女生,身材异常魁伟,五官却还相当地端正,她大喊一声,“小子你怎么走路的?”

    话不太好听,但是真的很正常,她俩都是内舍生。

    “对不起,对不起,”肖仙侯忙不迭地道歉,新生冲撞老生,当然要道歉。

    清丽女生将托盘放在临近的餐桌上,摸出一块手帕,擦一擦身上的汤汁,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不高兴地皱了皱眉。

    肖仙侯知道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人家不介意,于是他收拾起地上的托盘,果断开溜。

    “小子你站住!”那魁梧的女生喊一嗓子,直震得食堂里的学生纷纷扭头看过来。

    肖仙侯不得不停下脚步,扭头回望,脸上满是苦笑,“学姐你有事?”

    魁梧女生眼睛一瞪,“撞了人就开溜,你当永馨学姐是吃素的?”

    “啊?”李永生忍不住大叫一声——没搞错吧,“永……馨学姐?”

    “小子,你这个态度有点不端正,”魁梧女生走上前,抬手戳一戳对方的胸脯,傲气凌人地发话,“学人搭讪没有错,但是麻烦你……来点新意行不?”

    “我……”肖仙侯苦着脸,只觉得百口莫辩,“我道歉了,也没想搭讪。”

    “你这点伎俩,想瞒过我很难,”魁梧女生冷哼一声,“初次生二回熟,可不就那点事?我就问你一句,知道招惹内舍生是什么下场吗?”

    肖仙侯受不了啦,脖子一梗,“是我不小心撞上的,但是我道歉了……你还要我做什么?”

    “那也等别人原谅了你,你才能走吧?”魁梧女生哼一声,身为内舍生,她对外舍生不依不饶,大着嗓门嚷嚷,“还什么道歉……有诚意吗?”

    肖仙侯站在那里,直接傻掉了——我说,咱能讲点道理吗?

    李永生站起身走了过来,笑着发话,“学姐……这个学弟是无心之失,我很了解他,敢问学姐贵姓?”

    “这关你什么事……”魁梧女生还待说话,猛地发现,跟自己说话的,是个英俊到了极点的男生,她忍不住犹豫一下,才又哼一声,“问我姓名?谁不知道我齐永馨?”

    永馨?李永生忍不住一抬手,重重地拍一下额头,“没搞错吧……你真叫永馨?”

    他知道这么做很失礼,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做——尼玛,你真的是我的永馨?

    我的永馨,温柔可人大方端庄,怎么能是这种女汉子一般的人物?

    当然,叫永馨的,未必就是他曾经的双修伴侣,他本也该认得出她来的。

    不过非常糟糕的是,在降临玄青位面的时候,观风使遭遇了灵魂碎片的攻击,到现在为止,两个李永生,甚至不知道到底哪个为主体。

    可以确定的是,两个人的灵魂融合了,记忆和心态也分不出彼此,但是同时,两人又相互影响着,有些东西也记得不清楚了。

    所以,观风使李永生,并不能凭直觉确定,这个永馨就是自己曾经的双修伴侣。←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他只能确定两点,第一点是,自己的伴侣没准有残存本心,叫永馨的可能性很大。

    另一点则是,两人若是有了足够深的关系,就能感应到,对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所以,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叫“永馨”的女孩,无意中的闯入。

    然而对李永生来说,无论如何,这是他在本位面第一次遇到叫永馨的女孩儿,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所以他才会如此地郁闷。

    齐永馨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有心在呵斥他几句,可是……对方实在是太帅气了点,要知道帅哥对美女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

    于是她只是很不高兴地哼一声,“你最好连名字一起称呼,你们是哪个班的?”

    “我们是丑班的,”肖仙侯一本正经地回答,“胡教谕的女儿,也是内舍生。”

    博灵本修院每届都只招十二个班,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为名,每个班三十六人。

    丑班的杂学教谕姓胡,其女儿在内舍生中也有点名气,虽然胖了一点,但是样貌不难看,关键是还很风骚,绯闻极多。

    齐永馨也知道这女孩儿,她甚至知道,胡教谕此人相当霸道,护短得很——起码很罩女儿。

    “你就该是丑班的!”她狠狠地瞪肖仙侯一眼,却也没了再折腾的兴趣。

    倒是那个学弟,跟丑字不沾边,她又看一眼李永生,“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你们打听一下,我辛班的学生,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走,那柔弱女生紧跟着她走了,竟是一句话都没说。

    肖仙侯又去打了一份早餐,才坐到李永生旁边,绷着脸哼一声,“大家都有错,偏偏老生就大?”

    李永生冲着远处一努嘴,“知足吧你,角上那俩新生,就是丑班的,没被人戳穿不错了。”

    他交游不算广阔,但是身为图书管理员,见过的学生太多了。

    “我就是要骗她,”肖仙侯笑了起来,然后嬉皮笑脸地捅他一下,“感觉到没有,那个齐永馨看上你了,连班号都告诉你了。”

    “我的人格魅力,比你要强那么一点点,”李永生一本正经地回答,“你也别灰心,坚持减肥,就会缩小差距。”

    “我喝凉水都长肉,”肖仙侯郁闷地叹口气,“饿得头晕眼花,还是一个劲儿地长肉。”

    他的体态不是偏胖,而是非常地胖,从小到大,一直是别人嘲笑的对象,因此而打架的次数,都是以两位数而计算。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我有个减肥的法子,比较管用,想试一试吗?”

    “切,法子我听得多了,没用,”肖仙侯没表现出兴奋来,正经是比较意兴索然:我老爸都找不到法子,你一个孤儿,能有什么好手段?

    不过最终,他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煎熬,“那个……说说看?”

    李永生笑一笑,端起碗来划拉两口,才含糊地说,“比较痛苦,承受不了不能怪我。”

    听到这话,肖仙侯的兴趣就大了不少,含着饭菜说话,“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承受不了?”

    李永生又看他一眼,“有个条件,我需要知道齐永馨所有的消息……你怎么弄来我不管。”

    “有没有搞错啊?你喜欢那种女汉子?”肖仙侯一呲牙,表示自己理解不能,“我倒觉得,我撞到的那个女生……柔弱清丽,很是不错。”

    李永生笑着发话,“那岂不是正好,咱们各取所需?”

    肖仙侯上下打量他两眼,才摇摇头继续吃饭,“要不说缺啥补啥呢?你够瘦,所以喜欢壮的,我太胖,才会喜欢柔弱的。”

    李永生并不说话,他很清楚,别看这家伙说自己胖,但是别人说,这厮会很不开心。

    肖仙侯却是被他说的减肥手段,弄得有点食不下咽,“你那减肥的手段……先说来听听?”

    李永生怎么可能答应?他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那也好说,正好我缺钱,你拿十个银元来买……好像你不帮我打听,我就打听不到似的。”

    他固然缺钱,但是这点钱,也不至于让他忽视同窗情谊,实在是他的减肥法子,有点太过痛苦了,当然,也绝对有效。

    小鲜肉若是熬不过这个痛苦,反倒怪他的手段不灵,那他还真的没地方说理。

    十个银元……小鲜肉怔了一怔,苦恼地一皱眉,大家同窗一场,这种价钱太不厚道了吧?”

    李永生不理他,自顾自地吃饭。

    “好吧,拼了!”肖仙侯眼珠一转,呲牙咧嘴地回答,“我去打探消息。”

    (加更求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