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天祝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那你还是说,我像女人了?”

    “哪里,秦学长你修为高超,跳的速度那叫个快,真是有若闪电,学弟修为低微,哪里看得清?”李永生一摊双手,笑眯眯地回答,“我想的是,能救个学姐最好了。”

    “我修为也一般,”秦天祝闻言,脸色就好了很多。

    然后他抬起裹着纱布的手,一拍胸脯,“你想交学姐,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学长不是吹牛,在修院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学弟你长得这么帅气,一定给你介绍个大美女。”

    “美女……”李永生苦恼地嘬一下牙花子,这……有违我的初衷啊。

    不过,这个时候,他就可以提出要求了,“这样吧,学长也不用介绍美女学姐了,我的教谕想见你一面,托我引见一下,能给我个面子吗?”

    秦天祝闻言,登时就怔了一下,然后脸上泛起了很奇怪的表情,掺杂着惊愕、不屑和狐疑,还带着一点点的矜持和……失望?

    他微微颔首,冷笑一声,“看来,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你这啥表情啊?李永生的脾气不算太坏,也能放得下架子,但是别人给他使脸色,他还真不喜欢,于是他淡淡地回答,“我就这么一个要求,看你给不给面子了。”

    “你救了我,就值这么点面子吗?”秦天祝也笑了起来,他骨子里是极为傲气的,“行,这面子我给你,还想要点什么?”

    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淡淡地摇头,“别的不用了。”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身来,“我住在庚子楼303,本届辰班的……这是我带来的外敷伤药,算我一点心意。”

    秦天祝躺在床上笑了起来,“你既然知道我的根脚……这点伤药,你还是带回去吧。”

    他的大伯在道宫,父亲是官府中人,他做为秦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受伤之后,有的是灵丹妙药,真不把这孤儿带来的药看在眼里。

    看看这简陋的包装吧……啧啧,你好意思送,我真的没法用啊。

    “这伤药是我自己调制的,效果很不寻常,”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若不是怕被人怀疑到,只说制作伤药,他也赚得盘满钵满了——你这下界的土鳖,知道什么是伤药吗?

    没办法,身为观风使,他必须低调。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向外走去,“景教谕人还算不错,你跟他说话,稍微客气一点。”

    看着他就这么离开,躺在床上的秦天祝愣住了,好半天才微微一笑,又摇一摇头,“倒是足够傲气,像个天才,不过……你有傲气的资格吗?现在的年轻人啊。”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中年女仆发话了,她鄙夷地看着那付伤药,“天祝少爷……这伤药,我扔了吧?”

    女仆是秦家在他跳楼之后,派来伺候他的,本身就是巅峰的制修,眼光当然也不寻常。

    何谓制修?就是身在官府体制内的修者,相当于有气运护身了。

    本修院结业,也不过是刚入制修,若是进不了体制,想要气运护身,还得有别的机缘。

    “不要扔,”秦天祝笑着摇摇头,“我这学弟,煞是有趣,不像我老爸,浑身上下都是运修的霉腐味道……先收着吧,呵呵,少年心性啊。”

    中年仆妇默不作声地收起了伤药。

    李永生跟秦天祝沟通得不太好,不过他也无所谓,救这个人,他本来就是随手为之,根本没指望什么回报,能再来探望,纯粹是完成对景教谕的承诺。

    接下来,他就是要去那个伟大的岗位打工了——图书管理员!

    入了本修院,课业就不是那么死板了,愿意去上课就上课,不愿意的话,年末的大考能过,他就能顺理成章地进入内舍。

    他用了两天的时间,搞清楚了书阁勘验是什么工作。

    果然不出他所料,还真的是图书管理,工作时间是上课的时候——来书阁的不仅仅是学生,教谕也会来,下课的时候,图书管理员就下班了。

    这个工作颇有挑战性,占用了所有上课时间,成绩差一点的学生,真的不敢接受。

    而且这个补贴,也不算高,一天二十钱,一百天才两个银元,但是在本修院修行,一天没有八十钱的收入,真是想也不用想。

    勤工俭学净舍,一天还十五钱呢,最关键的是,净舍不用耽误课业。

    不过,李永生还是决定接这个活儿——他想观察进出的女修。

    肖仙侯听说他寻了这么一个活计,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来,“卧槽,有没有搞错?老四你路子很野啊。”

    书阁勘验,最可贵之处就是能无限制的看书——很多人宁可不赚钱,都想谋得这个位置。

    “书阁勘验很忙的,比净舍这些体力活忙多了,”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你别想得太美了……随时可能有人让你工作,没有完整的时间看书。”

    “没人来的话,你也可以完整地看一天书,”肖仙侯的话,通常都比较极端,就像他的体重一样。

    “我看那么多书做什么?”李永生白他一眼,哥们儿可是仙界观风使,不需要看很多没用的书,你搞明白没有……仙界哎。

    “那你去做什么书阁勘验?”小鲜肉捶胸顿足,“换给我好了。”

    李永生白他一眼,实话实说,“我是去看女修的,总在女修宿舍门口待着……别扭!”

    他说的真是实话,图书管理员的位置,让他有点热血贲张,但是本质上,还是对上一世生活的致敬罢了,至于说书阁里的书……好吧,只是聊胜于无。

    最可恨的,是书阁的补贴,一天才二十钱,什么玩意儿嘛——这可是高智商的体力活儿,剥削太狠了,简直可以媲美地球上的网络写手。

    “去看女修?”小鲜肉的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地伸出个大拇指来,“老四,做人能淫、荡到你这种境界,二哥不得不说一句……我服了!”

    “你懂个毛线!”李永生没好气地哼一声,却也懒得多说。

    “同去啊,”肖仙侯却是不在意他言语上的冒犯,而是喜眉笑眼地发话,“正好呢,你不去女修宿舍,我也没了去处。”

    这厮果真皮厚得紧,竟然跟着李永生去书阁了。

    不过李永生也没介意,事实上他很清楚,小鲜肉只是嘴上功夫,这胖子脑洞比较大,语出惊人,但是搁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行动上的矮子。

    交接工作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书阁现在领取义工补贴的学生还有一个,算上李永生就是两人了。

    那位是女生,听说有义工来,根本头都不带抬一下,“都是义工,各干各的就行了,你找我马素做什么?”

    “马学姐,我找你是商量一下做工时间,”李永生赔着笑脸回答,“现在书阁勘验是你我二人,谁单谁双,总要商榷一下。”

    马学姐头都不抬一下,“既是你我二人,你要单双论数,是欺我这上舍生吗?”

    我艹,这还能不能愉快地交流了?李永生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怎么就欺了对方,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原来马学姐是上舍生……失敬了,单双日轮流,这个有什么不对?”

    一项工作两个人做,根据日期派工,单双日轮流,怎么就错了呢?

    直到这时,马学姐才抬起头来,淡淡地发话,“上舍生有外修任务,你可知道?”

    “知道,”李永生微微颔首,心里却是一沉,看来此事要生波折了。

    “知道你还问?”马学姐狠狠地瞪他一眼。

    “你外修,与我何干?”李永生笑了起来,事实上,他心里是有点恼了。

    玄青位面大大小小的修院,都非常强调实践能力,别说本修院的上舍生,就是李永生在高修院中修院的时候,也做过外修任务——其实就是实习。

    “我去做外修任务,这里岂不是只剩你一人了?”马学姐没好气地回答,“既是如此,学姐我在的时候,你别来碍眼!”

    “凭啥?”这次李永生是真的不干了,不过想到对方可能没几天就走,他又强行压下怒火,“学姐你的外修任务,是在什么时候?”

    这次马学姐回答得更绝,“修院的安排,我怎么知道?”

    我勒个去的,李永生实在无法再按捺怒火了,合着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做任务,就死死地霸住这书阁勘验的位置了?

    你一天不出外修任务,我就一天不能上工?这可是真真的欺人太甚!

    李永生知道上舍生的外修任务多,倒也能理解对方心切挣钱的心思,但是……好好说话能死吗?

    想到景钧洪再三强调,这个岗位的来之不易,李永生决定,这次还真就要争了,他一摊双手,笑着发问,“意思是只要你在,我就不能来上工?”

    马素耷拉着眼皮,并不回答,却是默认的意思。

    而且这样的沉默,还蕴含了相当的傲慢——我就是要这么做,你能怎么样?

    (周一凌晨加更,冲新书榜,大声召唤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