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义工补贴?李永生倒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修院里有不少活计需要人干,很多时候需要学生帮忙完成,虽然算是义工,但是将一些贫困学生召来,就能发放一些补贴。←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说白了就是四个字:勤工俭学。

    对于这个帮助,李永生还是很感激的,事实上,下一步他就打算申请做补贴义工,只不过被教谕先说出来了,“多谢教谕,不知修院内有什么义工?”

    “能有什么义工?”景钧洪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无非就是帮厨、净舍这些。”

    “净舍,”李永生苦恼地一呲牙,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活儿,虽然他不怕辛苦,可是净舍不光是打扫房间和院落,万一负责了净茅舍,那可也是净舍。

    他其实也不怕脏,但是……尼玛,哥们儿好歹也是堂堂的观风使啊,来下界扫茅厕?

    “那你再考虑一下好了,”景教谕一甩手,加快脚步走了,心里不住地碎碎念。

    还说什么心性没问题,看看,连净舍都不想干,你倒是想帮厨呢,轮得上你吗?

    现在的学生,真的是越来越眼高手低了啊,偏偏是一张嘴不饶人。

    “其实……”看着教谕的身影越走越远,李永生低声叹口气,“其实你能保证我不去扫厕所,那就没问题啊,我还想尝一尝做扫地僧的滋味呢……”

    他回了宿舍,发现其他三人都在,胡涟望正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猛地见他进来,三人都是一愣,热烈的气氛登时不复返。

    樊长平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他似笑非笑地发话,“老大协管了风纪,该请客才好……正好老四也回来了。”

    庚子303宿舍跟别人家一样,也序了年齿,胡涟望老大,肖仙侯老二,樊长平比肖仙侯小不到十天,做了老三,李永生老四——虽然他入修时间比较晚,但是跳了两级。

    对这个排序,李永生没太大的兴趣,尤其是老三樊长平,是他不欣赏的。

    不过事情怪也就怪在这里了,樊长平对他也不客气,但是对老大老二,态度还算不错——大约是因为,当初只有李永生站出来指责某人不守公德的行为。

    樊老三的衣橱,最终还是挪了位置,因为舍管某天来巡查,发现了衣橱遮光,毫不犹豫地表示:这衣橱是你们自己动手改位置,还是我们动手?

    樊老三不得不自己动手,改了衣橱位置,他大约是认为,被某人举报了——要不然舍管闲得蛋疼,来巡视房间?

    所以他就更恨李永生了。

    李永生也不理他,这种垃圾货色,没必要叫真。

    胡涟望听到这话,讪讪地笑一笑,“老四,给个面子,晚上一块吃饭?”

    “不用了,”李永生摇摇头,“我还有些别的安排。”

    “老四,能省一顿是一顿啊,”樊长平阴阳怪气地发话,“你都穷得要减免学费了,老大要请客,你还不敞开肚皮吃?”

    我终于知道马加爵是怎样炼成的了,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老三你若有时间,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老爸吧。”

    “你敢占我便宜?”樊长平蹭地就站了起来,探手去抄面前的椅子。

    肖仙侯和胡涟望见状,忙不迭去拦他,“老三别冲动!”

    “有病不是?”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你老爸身在农司,天久不雨,收成不好他要倒霉的,我占你便宜……你想到哪儿去了?”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大家已经知道,樊长平的老爸,在七幻城的农司,当一个小官,樊老三既是本地人,家人又有官身,嚣张一点很正常。

    樊长平气得一跳一跳的,却死活挣不脱那二人,“我老爸如何,关你屁事!”

    “是啊,”李永生放声大笑,“我是如何,关你屁事!”

    说完之后,他也不看对方,转身出去了。

    才刚刚下楼,身后传来一声喊,“老四,等我一下。”

    却是肖仙侯从身后追了过来,两百多斤的身子,跑得竟然一点都不慢,浑身的肥肉一抖一抖。

    “咦?”李永生有点奇怪,“你怎么不去吃胡老大的升官宴?”

    “屁大的官,”肖仙侯不屑地哼一声,然后又挤出一副笑脸来,“老四你是不是又要去女修宿舍蹲守?我陪你去!”

    “我……”李永生实在有点无语,蹲守……别把我说得那么猥琐行不行?“我就是路过,小鲜肉你想多了。”

    “我叫肖仙侯!”肖仙侯气得哼一声,“再给我起外号,翻脸了啊。”

    “那你……”李永生狐疑地看着他,“你陪我路过女修宿舍?”

    “必须的,”肖仙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知道你不可能减免学费,一个宿舍的兄弟,你心情不好,我必须要关照好你。”

    “你是想跟女修搭讪吧,”李永生笑了起来,心里却是在嘀咕,这家伙居然知道,我不可能减免学费,显然也是消息灵通之辈。

    两人在女修宿舍门口十来丈的地方站定,现在正是下课的时候,一会儿又是晚饭了,正是女生出入的高峰。

    对于李永生在这里的守候,已经有不少女生发现了,尤其是他长得玉树临风,可谓是“艳绝”本修院,大多数女修,都对他生不出来厌恶的感觉。

    必须承认,不管哪个时代,都是看脸的时代。

    “啪嗒”一声,一个食盒掉落在地,这食盒是圆的,竟然滴溜溜地滚到了李永生跟前。

    肖仙侯一弯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将食盒捡了起来,递向那个女生,“这位学姐……呃,教谕,您的食盒掉了。”

    掉落食盒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很显然不会是学生——起码也是研修院的。

    女人风韵犹存,悻悻地看一眼肖仙侯,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离开了,“谢谢。”

    肖仙侯并没有在意,事实上,他完全被李永生的魅力震惊了,不到一个时辰,共有三名女修跌落食盒,五名女修在不远处崴脚,还有最少七名女修忘了食堂该怎么走,上前打问。

    肖仙侯侧头看一眼李永生,暗暗一咬牙——好想划花这张脸啊。

    李永生对他的心情一无所知,闲得没事,反倒问起了不相关的事,“我说,你家好像不缺钱吧,怎么想起来申请修行补贴?”

    “这东西……无息的嘛,”肖仙侯不以为然地回答,“家里给的钱不多,不能大手大脚花,就申请补贴,反正将来还就是了,你不会真以为,申请修行补贴的,都是没钱的吧?”

    合着申请减免学费的,才是真的穷人,申请修行补贴的,还真是未必。

    “你在修院里,很有点熟门熟路啊,”李永生眼珠一转,“是修院子弟?”

    “我出身贫寒之家,”肖仙侯一摊双手,因为动作过大,脸上两颊的肥肉,也跟着抖了两抖,他一脸的肃穆,“也就比你这孤儿强一点……真的!”

    尼玛,李永生想一想,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那你待着吧,我去四处走走。”

    “别啊,”肖仙侯追了上来,“想去哪儿,我可以陪你。”

    凭良心说,小鲜肉是个不错的同学,除了形象有点欠佳,真的再没别的缺陷了。

    又过两天,这一日,李永生从食堂出来,打着饱嗝满意地摸着肚子,周围却有人指指点点,“那厮一顿饭吃了两个肉菜,八个馒头,起码五十钱啊。”

    李永生不为所动,他当然知道自己食量大,这还是没有算上修行用的药剂,否则只会更花钱,想要完成本修,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就在此刻,他的前方出现一人,冲他招一招手,“永生,跟我来一下。”

    李永生只能跟着走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班主任景钧洪。

    景教谕一路疾走,走了差不多一里地,来到了一片小树林,才转过身来,笑着发话,“义工补贴的事,我帮你联系好了,没有净舍工作。”

    他的脸上,是满满的期盼,一副“你快来感激涕零啊”的样子。

    “谢过景教谕,”李永生走上前,深施一礼,待他直起身来,却是一脸的肃穆,“学生觉得净舍也不错……不要净茅舍即可,上次我就想说的,您走得快了。”

    “净茅舍?”景钧洪先是愕然,然后就笑了起来,“怎么会呢?你是辰班的上佳学生,谁会如此安排?”

    “希望是这样吧,”李永生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心说话不是由你说?

    “李同学你这个态度,让我感觉很失望,”景教谕脸一沉,明显地不高兴了,“我好歹是你的教谕,为了你的事,我殚精竭虑前后奔走,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是学生的不是,”李永生深施一礼,表面上看起来很恭敬,心里却还是相当不服气,所以也就不加掩饰,“不知是什么样的义工?”

    “此义工你当满意,”景钧洪没好气地回答,“书阁勘验,总该入得了你的眼吧?”

    咝,李永生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头皮发麻,“图书管理员……有没有搞错?”

    景钧洪见他如此震惊,忍不住心生得意之感,他下巴微扬,“可入得了你眼?”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