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桥十分担忧晏琳安全。

    刘建厂曾经多次骚扰过晏琳,这一次,吃血饭的人会不会针对她,很难说。他得到消息后,直奔长途客车站,坐上了前往山南的客车。

    由于担心吃血饭的人先下手为强,王桥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山南。

    汽车走得非常缓慢,就好像老太婆走路一般。经过漫长的一个小时,汽车终于来到了山南。

    如果在寻常时间,王桥会选择坐公共汽车到育才中学,可是在这非常时刻,他想立刻见到晏琳,以确保其安全,所以打车去目的地。

    十来分钟,他找到山南育才中学。

    山南育才中学大门紧闭,只留下一个侧门,来客进出皆要登记。王桥到路旁的文具店买了一个笔记本,然后拿着笔记本朝侧门走去。进侧门时,恰好一位老师也朝里边走,他加快脚步,与老师并肩而行,微笑着问道:“请问老师,高三的教室在哪边?”老师礼貌地道:“就在正中办公楼的左边,三楼。”

    两人说着话走进侧门,保卫干部不疑有诈,就没有阻拦和询问。

    办公室左边有风华楼,二楼全是高三的教室。王桥确认位置以后,先到厕所蹲了个大坑,在臭气中想着心事。从厕所出来以后,等了三十分钟,终于传来下课铃声,学生们从教室里涌了出来。王桥站在下楼的拐角处,他个子高,只要晏琳出来,必然会看到。

    晏琳一个人默默地走出教室,总觉得有目光在盯着自己。左顾右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再往前走几步,赫然在拐角处看到一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她压抑着内心激动,快步上前,道:“你怎么来了?”

    王桥道:“有事找你。”

    晏琳压抑着激动,与王桥保持着一拳之距,顺着人潮下楼。王桥道:“你是住校还是在其他地方?”晏琳道:“住校。但是能出去,晚上七点才上晚自习。我请你到外面吃晚饭。”

    王桥道:“我要到我姐家里取一张名片,很重要。刘建厂的同伙想找我麻烦,我特意过来给你说一声,最近尽量不要离开学校,虽然他们不会找你的麻烦,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无大错。”

    每次提起刘建厂,晏琳就会后怕,心又被揪紧了,气愤地道:“还真是没完没了,公安局的人都是吃白干饭的,好人成天担惊受怕,坏人得意猖狂。”

    王桥道:“改变不了现实,我们就得接受现实。我原本想请杨红兵出面解决问题。不巧的是他出差,联系不上他。而且杨红兵初到静州刑警队,无职无权,他去做工作不一定有效。【^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晏琳忐忑不安地道:“事情很严重吗?”

    王桥道:“严重。虽然我不怕,可是被这群地痞流氓缠上,高考肯定要受影响,我得有脱身之计。”

    两人说着话,走出校园。到了校园外面,晏琳便握着王桥的手。步行二十来分钟,来到大姐王晓的家。

    大姐怀孕、生子以后一直就住在张家,她自己的房子一直空着。

    进屋以后,晏琳赞道:“装修得很不错啊,放在静州绝对是一流水准。”

    “我姐在广州开过装修公司,姐夫经济条件又好,这是他们的新房,装修自然会好一些。”

    晏琳很有新鲜感,左瞅瞅右瞧瞧,发现在正面墙上有大幅照片的淡淡印痕,道:“这是大照片吧?”

    “他们的结婚照,我姐一直不愿意取下来,隔了很久才取下来。”

    “我想看看,行吗?”

    当王桥将包裹在外面的布套取下时,晏琳在照片前定住了,过了半晌,用万分惋惜的语气道:“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结婚照,可惜!”王桥又将布套小心翼翼地套在大相框上,道:“这是我姐最珍贵的东西,一定要恢复原状。”

    晏琳从身后抱住王桥,头贴在其后背上,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绝对不能出事,实在不行就离开静州,惹不起就躲。”

    王桥道:“我要跟一个老朋友联系,如果他没有办法解决我的事,我就离开静州,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复习。”

    晏琳突然伤感起来,道:“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希望你健健康康。”

    王桥转过身体,温柔地亲吻着女友温润的嘴唇。激情在年轻身体里如大海般奔腾,两人紧紧相拥,慢慢朝着里屋移动。

    山南初夏的气温在二十度上下,王桥和晏琳皆轻衣薄衫,到了床边时衣冠散乱。前一段时间与晏琳亲密时,王桥皆在关键时间强忍冲动,经历了刘建厂绑架事件,两人关系迅速升华,此时在全新的安全环境里,能量猛然释放。

    晏琳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当最后一块衣衫离开身体时,微风吹来,肌肤上被惊起无数小颗粒。那双如有魔力的手掌不仅没有安抚皮肤上的小颗粒,手掌经过之处,小颗粒更如雨后春笋一般快速生长。

    王桥半跪在床前,注视着光滑如玉的身体,慢慢俯下身,从嘴唇开始亲吻,然后一路朝下。

    那一刻终于到来,晏琳感受到温暖硬物强有力的进入,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由轻到重、由缓到急的冲击如海浪一样拍打着她。有疼痛,比想象中轻微。度过了最初的紧张和忐忑,小腹处渐渐升起一股暖流,向全身各处发散。她抓紧了王桥的后背,小声**起来,身体随着节奏起伏。

    激情过后,床单上有一片血迹。晏琳披上王桥宽大的外套,跪在床边,道:“我要保留这个床单,给你重新买一床换上。”

    王桥全身放松,躺在床上,欣赏着女友玲珑有致的身体,道:“不用,我拿一床换上就行。”

    “你身上有好多伤疤,都是那天**留下的。如果当时**打到眼睛,肯定会瞎的,当时我好害怕,脑子一片空白。”晏琳用手抚摸着麻子一般的伤口,脸贴在强壮的肩膀上。

    缠绵一阵,王桥想起了要办的正事,光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从抽屉里找出名片,到客厅给孟辉拨了过去。

    这一次很顺利,电话响了三下就接通,听到孟辉声音,王桥松了口气。

    听罢事情经过,孟辉道:“这一次你找对了人,我来办这件事最为妥当。我看你的电话是在山南,我们见面细谈,你等我电话,我来定地方。”

    晏琳拿过名片,奇怪地道:“省公安厅的副处长?王桥,听你打电话的口气,和这位处长很熟悉,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

    王桥将晏琳抱在怀里,下巴摩挲着秀发,道:“我是在广南闯荡时,阴差阳错之下我被关到看守所,恰好与孟辉关到一起。”

    “孟辉是公安,怎么会被关在看守所?”

    “具体事情不清楚,我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就到复读班来了。”

    两人耳鬓厮磨,激情很快重新聚集、燃烧,拥抱着朝卧室移动。突然,电话铃声大作。王桥赶紧来到客厅,抓起电话。孟辉道:“蛮子,我在省政府家属院外的快乐驿站茶馆,你赶紧过来。”

    王桥放下电话,回到床边,正准备告辞。晏琳抓住他的手,满脸幽怨。王桥看了看时间,道:“还要,下面受得了吗?”

    晏琳只是舍不得他离开,没有料到王桥理解有误,被问得面红耳赤,伸手擂了几拳,道:“以前觉得你挺严肃正经,没有想到是个坏家伙。”

    王桥道:“我们老家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说罢,低头咬住胸前浅红色的漂亮蓓蕾。晏琳身子一下就酥软无力,喃喃地道:“孟辉还在等你,不要耽误了正事。”

    (第七十一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