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红旗厂办事处,六位同学正在紧张学习。【^书^阅^屋^wWw.SHuYueWu.com】

    王桥拿着英语磁带走到401客厅,感觉耳朵有点发热,顺手摸了摸,心道:“肯定是有人在念我的名字,否则耳朵不会发热,肯定是——我妈。”他决定放弃吕琪,因此有意识地将“吕琪”两个字剔除,耳朵发热时,第一反应是吕琪,他强行在心里将“吕琪”转换成了“我妈”。

    晏琳在客厅里做伸展运动,见到王桥在走道上摸耳朵,道:“谁在念你,前女友?”

    晏琳和王桥正儿八经谈起了恋爱,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对男友的过去充满好奇,无数次追问其前女友是谁。她坚信像王桥这样优秀的男人,肯定会有前女友。

    王桥脸色平静地道:“别搞这些封建迷信,这一盘带子听熟了,你来听写我的单词。”

    “你不愿意谈前女友的事情,肯定心中有鬼。”

    “别闹,我等会儿还要背地理。”

    玩笑两句,晏琳便与王桥一起进里屋,进屋时,她将门半掩着,然后站在门后,道:“吻我。”王桥指了指门外。晏琳坚持道:“我把门挡住了,他们进不来,再说进来也无所谓。”

    静州的春天气温回升很快,青年男女皆换上春装甚至是夏装,厚厚冬装掩盖的好身材尽显无疑。王桥和晏琳的关系就和气温一样直线上升。

    两人躲在门后亲热一阵,再将房门打开,这才开始听写英语单词。【^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新学期,王桥各科成绩都开始爆发,数学达到及格水平,英语全班第四,历史能进入前十,地理拿了第一名,语文第一名,成绩进步之快连晏琳都意想不到。

    以前,同学们都是暗中称呼王桥为九分,如今王桥成绩如火箭一样升了起来,同学们反而放开了,偶尔开玩笑时直呼他为“九分”。

    田峰探头探脑地走到了门前,道:“九分,去不去打台球?”蔡钳工在一旁暧昧地笑道:“别人成双成对,我们别去棒打鸳鸯。”

    两人正要离开,王桥拉开虚掩的房门,道:“等会儿,晏琳和我们一起去。”

    今天是星期一,由于静州要搞普法考试,临时借用教室,复读班难得休息一天。六个人从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开始学习,中午吃了饭,稍稍休息以后又开始学习,到现在九点钟,算起来连续学习的时间超过十六个小时,扣除中间吃饭及休息时间,也有十三个小时。王桥身体素来强健,此时也感到头昏眼花,有点吃不消了。

    田峰吃惊地道:“我是叫着玩的,你当真要去打台球,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王桥揉着太阳穴,道:“今天学习强度太大,比在学校还要累。我得放松,否则弦绷得太紧。现在九点一十四,我们去玩两个小时。”

    田峰看了一眼刘沪房间,道:“你们两人要参加活动,吴重斌参不参加?”

    刘沪在房间里听到田峰的招呼,她瞪着眼对吴重斌道:“不准和他们去打台球,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马上就要高考,每一分钟都很重要。【^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从早上到现在不停地看书,吴重斌脑袋昏成了一袋糨糊,他很想随着田峰等人去放松身心,在女友压力下,只得将真实想法放进肚子里,他从刘沪房间走出来,道:“刘沪感冒了,要在家里休息,你们去玩。”

    田峰道:“劳逸结合,学习才有效果,一味苦读要把人弄成神经病。”

    吴重斌苦笑道:“你们去,我留在这里守屋。”

    对于静州青年来说,跳舞、打台球是比看电影、打篮球更社会化更加时髦的活动。复读班类似于高三生活,可是复读班学生们实质上已经完成了高中学业,想法与高三相比有了较大不同,在紧张学习之余,他们小心翼翼地让自己融入成人社会,融入的方法之一就是学习成年人的玩法。

    台球室在静州大街小巷星罗棋布,分美式和斯诺克两种,美式五角钱一局,斯诺克一块钱一局。王桥在读书时疯狂地迷上打篮球,只在学校外面打过几盘美式台球,水平不高,属于菜鸟级别。【^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来到文化馆台球室,四人挑选了位于角落的美式台球桌。

    田峰和蔡钳工打第一局,他们两人都是没有女朋友的单身汉,几乎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泡在台球室里,是文化馆台球室的常客。熟能生巧,巧能带来自信,田峰拿起球杆就如换了一人,持杆在手,仿佛成为倚天剑在手的剑客。

    开球不久,留着小胡子的老板走了过来,对田峰道:“有人想打比赛,在楼上,干不干?”田峰道:“多少钱一局?”

    小胡子伸出五根手指。田峰点了点头。小胡子便神神秘秘地耸着肩膀走了。

    王桥听说过打台球赌钱,只是没有亲自参加过,问:“多少?”田峰道:“5元一局,10局为一回合,定胜负。”

    王桥道:“有把握没有?你们带了多少钱?我身上有50块。”

    田峰向来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心,身上带了十几块钱也敢应战,得知王桥带着50块,信心更是大增,道:“赢了钱,请大家吃豌豆炸酱面。”

    他们此时在台球时是为了休闲,将复读班五个不准忘在了脑后。

    楼上有几个小厅,每个小厅都有两个台球桌,到上面来打球的人都是经常参加**的好手。田峰在一大捆球杆中选了一根细长的球杆,仔细上粉,又用布条细细地擦。

    **者可以采用斯诺克,也可用美式。

    斯诺克费时长,赌资厚,主要集中在美食街旁边。

    市文化馆这边多半采用美式。美式台球共使用1个白色主球和15个目标彩球,目标球画有1-15的号码。比赛开始时,15个目标球被聚拢成三角形,其中1号球位于台桌脚点,作为三角形的顶点,8号球在第三排球的中间位置。**规则是将目标彩球打进网袋的点数相加,谁多谁赢。这种玩法简单直接,偶然性大,最适合静州人脾气。

    小胡子拿着硬币让两人猜,由田峰开球。

    田峰开球不利,球被打散,一个子都没有进。他的对手是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从穿着打扮和气质来看应该是某个工厂的青工。他拿着球杆在球桌边上来回走动,小心用球杆比角度,摆开架式后,“砰”的一声,将7号球打进网袋。

    晏琳站在王桥身旁,道:“你会不会打球?”王桥眼睛盯着台球,随口道:“会一点,打得不好。”晏琳在耳边低低地笑:“我以为你什么都厉害,原来也有不会的。算上羽毛球,有两样了。”王桥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台球上,敷衍着道:“谁都不是全能的。”

    晏琳见男友心不在焉,假装生气,可是王桥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在假装生气,于是便真的生气了。谈恋爱之前,她对人处事爽朗大方,谈恋爱之后,她对其他人仍然爽朗大方,但在王桥面前就不由自主地表露出女孩的特性,比如会悄悄生闷气,还会吃醋。

    田峰连败两局,输了10元钱,交了一块钱台费。第三局开打前,王桥鼓劲道:“没有关系,我还有50块,够输10盘,这就是最坏结果,别给我们丢脸。”

    晏琳带着怨气悄悄用手指掐了王桥胳膊,看着男友龇牙疼痛,怨气似乎又消失了。

    接下来几盘,田峰状态神勇,特别是后面三盘,如秋风席卷落叶般将目标彩球席卷一空。第一回合结束,田峰赢8局,输2局,收了30块钱的彩头。

    对手是能参加**的台球高手,不服气,要求再打10盘。10盘结束,又输了20块钱。第二局结束,他自知水平有差距,弃杆认输,交钱走人。

    走出台球室已是11点,四人兴高采烈地在美食街的一家面馆点了四碗豌豆炸酱面。

    在红旗厂办事处,刘忠带着两个疲倦的老师朝办事处走去。

    一位老师道:“刘主任,你也太认真的,现在都11点了,我们也应该休息了。”

    今天考试,同学放假。刘忠带着两个老师准备将住在校外的同学宿舍全部走一遍,看一看住在外面同学的情况。他们在晚上九点钟开始外访,走到十一点,查了九个宿舍,总体情况不太理想。

    刘忠看了看手表,道:“坚持一下,红旗厂办事处有六个人,我们去查完就回家。”

    走到办事处,找到门卫,说明来意。

    门卫打着哈欠道:“这些娃儿学习辛苦得很,天天都熬夜。”

    刘忠道:“马上要高考了,肯定要辛苦一些,吃得苦中苦,才能有收获。”他原本想说“方为人上人”,又觉得在保安面前说这一句不太妥当,临时改成了“才能有收获”。

    保安没有意识到刘忠临时改了俗语,道:“他们在四楼,老师们自己去。”

    (第六十五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