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晏琳挽着王桥的手臂,亲亲热热地走到场外。【^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消失许久的吴重斌和刘沪从天而降,四人结伴回红旗厂办事处。

    回到寝室后,晏琳做贼心虚地钻进刘沪寝室,道:“今天晚上你们到哪里去了?一直没有见到你。你别一副似笑非笑怪怪的表情。”

    刘沪故意夸张地笑了几声,道:“我和重斌在你们身边转了几圈,你们眼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自顾自地亲热。”

    晏琳脸颊飞起一阵红晕,道:“骗人,我一直在找你们,人影子都没有见到。”

    刘沪手里玩着小木梳子,道:“你和王桥谈恋爱一定要理智。复读班只有一年,一年结束后变数太大,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要提醒你,这是最后一次。”

    恋爱是人生中很特殊的情感体验,恋爱之火燃烧以后,往往烧毁现实的囚笼,这其实就是爱情的魅力所在。一个人开始精心计算恋爱得失时,让人魂牵梦绕的爱情之火其实已经悄然熄灭。

    夜里,晏琳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子里全是舞厅里的情节,不知不觉羞红了脸。夜里,晏琳做了一个怪梦,在梦中,她随着音乐与王桥在云中漫步,两人拥抱着,似乎要将对方揉碎一般。她紧紧夹着双腿,醒来时,出了一身汗水。

    在静州剧场舞厅里,除了王桥这一群人,还是另一群人在跳舞。

    包强和世安技工校的同学们也来跳舞,男男女女聚在一起,互相邀请,不能如跟随刘建厂时代那样肆意妄为地乱来,反而让包强觉得轻松。

    剧场舞池大,人亦多,包强意外地看见了抱在一起的王桥和晏琳,他没有去挑衅,也没有打招呼,只是躲在一边和同学们跳舞。

    从舞厅出来以后,包强和同学们回到世安技工校。

    世安机械厂和世安技工校是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单位,机械厂位于城区,技工校则位于城郊。在世安机械厂兴旺发达时,为了培养技术工人,成立了静州世安技工学校。学校主要目的是为了世安机械厂输送人才,同时也为静州市培养技术工人。

    世安技工学校最辉煌时,全校车、铣、刨、磨、钳等专业齐全,有近两千学生。世安机械厂破产以后,世安技工校完全转变了办学方针,社会上什么专业热闹就办什么专业,技工校成了大杂烩学校。

    包强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完全被专政铁拳吓破了胆,不再去混黑社会,因此才接受到世安技工校学厨师的安排。真正接触到厨师行当,包强居然发现自己并不厌恶厨房,甚至还颇有天分。以前手里总是拿着砍刀,如今天天摸菜刀,耍菜刀比拿砍刀顺手得多,也让自己欢喜得多。

    在技校学习期间,包强数次得到大师傅肯定。自从进入初中以后,包强得到老师表扬的次数五个指头就数得过来,当惯了差生,突然变成优秀学员,最初让他完全不习惯。

    好在受表扬总是让人愉快的事情,包强渐渐习惯了听表扬,并成为厨师班的副班长。

    厨师班的同学比复读班来源更杂,年龄差距更大。包强与厨师班的同学关系处得还不错,课余时间打打篮球,还和几个年龄稍大的同学凑在一起打麻将,既无学业压力,又无生活重负,还能和同龄人一起玩乐。包强在厨师班混得如鱼得水,不亦乐乎。

    星期六晚上,包强不想回家,跟着同学去跳舞。

    厨师班与财会班是友好班集体,男女正好互补,一群青春洋溢的同学在舞厅里玩得很尽兴。

    “老包,打麻将。”

    回到寝室,包强正想着王桥和晏琳抱在一起跳舞的画面,听到窗外有人叫自己,心道:“我再也不掺和王桥的事情,管他们马打死牛还是牛打死马,都和我无关。这个臭**,我以为多清高,还不是和男人搂搂抱抱。”随即又想道:“她是不是臭**,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就快快乐乐当个厨师。”

    打完麻将,已是凌晨两点。

    包强赢了六块钱,赢得不多,心情不错。他疲倦得紧,脸都未洗,倒床就睡。

    第二天早上八点刚过就被同学们叫起来打篮球,包强醒眼朦胧地到厨房拿了两个包子,啃完之后就和同学们打篮球。

    在复读班时,包强一心想混社会,在寝室里称王称霸,和同学们关系恶劣,大家见他都绕道走,没有谁会主动找他玩。从静州看守所出来以后,包强完全换了一个人,不再回世安青工楼。他在技工校时间不长就混出好人缘,除了喝酒以外,同学们经常邀请他打麻将、跳舞和打篮球。

    打完篮球,包强光着上身,汗水淋淋坐在篮架下面抽烟。他对现在的生活方式很满意,再也不去想混社会的事情。

    一个黑影站在围墙拐角观察许久,这才接近了包强,轻声道:“包皮。”

    包强太熟悉这个声音,拿着烟的手停在半空,回过头时脸上表情僵硬得厉害,道:“建哥。”

    刘建厂以前是小平头,几个月时间不见,头发变成了偏分,脸颊消瘦,留一圈黑胡须。他阴沉着脸,道:“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弄点吃的。”

    包强道:“我们到校外小吃店,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

    校外小吃店是底层平房所改,耳朵夹着香烟的老板热情地散烟,笑问道:“包强,今天吃点啥?”以前在操社会时,包强跟着刘建厂等人收过保护费,那些老板总是哭丧着脸,神情中总有压抑不住的怨恨。今天这位老板面对时常光顾的老客人,笑容发自内心。

    包强看了一眼刘建厂深陷的眼窝,道:“我们到里面吃饭。老板,来一笼包子、稀饭,再切盘腊肉。”

    在里屋坐定,刘建厂特意选了一个从外面无法看到的隐蔽角落,深深吸了一口烟,道:“你怎么出来了?”

    包强注意到刘建厂眼中一闪而过的凶光,暗自害怕,道:“刑警队主要追查手机的事情,当时我还在读书,麻哥和光头都证实了这一点,所以我就出来了。”

    刘建厂这一段时间东躲西藏,身边带的钱眼见着要用尽,这才铤而走险回到静州,弄点钱再走。另外,这次阴沟里翻了船,让其四个结拜兄弟进了监狱,出师未捷身先死,让其心气难平,一心想要出口恶气。

    农家自制的腊肉一半肥一半瘦,散发着诱人香味,老板放下腊肉离开以后,刘建厂要了一碗饭,夹着半肥半瘦的腊肉,大快朵颐。吃完大半盘腊肉,他才停了下来,道:“你说是谁点的水?”

    手机盗窃案爆发的关键点是包强丢失了手机,被刘建厂当面追问此事,包强结结巴巴地道:“那部手机被李想拿到,肯定是打架那晚上丢的,追根到底还是怪王桥和吴重斌那一伙人。”

    刘建厂摇了摇头,道:“那天我为什么能躲过警察?当时我看到了穿便衣的那个高个警察出现在楼下,知道不是好事,我正在想办法通知麻脸,大批警察就围了过来。”他狠狠地咬了一块肥腊肉,道:“高个警察和王桥关系不一般,我反复推敲,这件事情主要就是王桥搞的鬼,吴重斌等人是帮凶。王桥这个人下手真**狠,把人往死里弄。我刘建厂不是好欺负的人,无毒不丈夫,血仇必血报。”

    包强此时只想当一个好厨师,再不愿意和刘建厂这种恶人搅在一起,道:“李想贪心不足蛇吞象,捡到手机想去卖钱。我估计就是一个偶然事件,警察顺着李想的手机摸了过来。”

    刘建厂猛地抬起头来,目露凶光,道:“没有那天晚上的事,你就不会丢手机,根子就在王桥、吴重斌几人身上。”他拉长声音道:“包皮,麻脸几人其实是折在你的手上,难道你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第六十三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