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早上起床,大家都到食堂吃早餐。

    晏琳拿来了家里的泡豇豆炒肉末,放在桌中间。泡豇豆炒肉末是静州最家常的菜,但是每家味道都略有不同,晏家味道公认很霸道。说实话,晏琳挺舍不得将这一罐泡豇豆炒肉末拿出来分享,现在能拿出来,主要是想让王桥多吃两口。

    吴重斌将馒头掰开一个口子,将泡豇豆炒肉末塞进去。简易三明治味道实在好极了,让他觉得胃口大开,接连吃了三个一两的馒头。

    晏琳见玻璃瓶少了小半,很有些痛心,道:“王桥,你也象吴重斌那样将肉末夹在馒头里,很好吃。”看到王桥依葫芦画瓢吃起土法三明治,晏琳很开心。

    吴重斌又喝了一碗稀饭,打了个饱嗝,道:“下学以后,我去问问许大马棒,包强到底是怎么回事?”

    晏琳胆子大,对包强回来并不是太在意。刘沪却是紧张得很,道:“学校刚刚重新读了五不准禁令,你不要再和包强那一伙人打架了。”

    吴重斌道:“我只是问一问情况,免得被动,但是绝对不会打架,你放心吧。”

    刘沪又道:“王桥,你们不能打架啊。”

    王桥点头道:“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打架,只是防守反击。我们不想惹事,但是要学会保护自己,每天上学和放学,大家一起走,不要落单。”

    来到复读班,吴重斌找到许瑞,问起包强之事。许瑞道:“包强从看守所出来以后,他妈没有动手打人,只是坐在床上哭。一哭就停不下来,最终把包强哭得崩溃了,答应到世安技工校学厨师。”他想起如此强悍的女劳模守着不争气儿子痛哭的情景,不停地摇头。

    世安技工校以前隶属于世安机械厂,专为机械厂培养技术工人。机械厂破产以后,世安技工校变成大杂烩,有钳工、车工等传统技艺,也有厨师、电脑、旅游等新鲜科目。

    得知包强到技校学厨师,王桥心里的顾忌少了一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星期六。

    吴重斌端着茶水坐在客厅,喊道:“今天周末,大家有什么建议?毛主席说要严肃紧张团结活泼,刻苦攻读一个星期,我们必须要休息,否则大脑过度疲劳,要运转失灵。”

    这是一句大实话,谁也无法长期高度紧张,复读班学习还是习惯性地在周六放松,但是除了周六晚上,其他时间则全部投入到学习中。

    在上学期,每个周末的晚上,王桥总是独自一人到录像厅去看两部录像,从七点钟看到十一点,回来睡一个大觉。星期天便能精力焕发。搬进红旗厂办事处后,他准备参加集体活动,不再做独行侠。

    田峰道:“我们去打台球。”

    晏琳反对道:“你们打台球,我和刘沪就只能坐在旁边看,没有意思。【^书^阅^屋^wWw.SHuYueWu.com】”

    田峰道:“那看电影。”

    刘沪道:“国产电影难看死了,干脆我们去跳舞。”

    田峰和蔡钳工一起摇头,田峰道:“你们成双成对,我和钳工不去凑热闹。大家不要互相勉强,我和钳工去打台球,你们跳舞。”

    距离办事处不到500米的地方以前有一家静州剧场,八十年代辉煌过,九一年剧团解散,剧场变成舞厅,目前是静州市区音响效果最好的一家。

    商定晚上活动以后,晏琳回寝室打扮,出现在客厅时,肩上披了一条围巾,化了淡妆,清纯面容中带点时尚。王桥夸道:“今天真漂亮。”这是王桥第一次赞扬自己的容貌,晏琳如六月天喝了冷饮,浑身舒畅。她调皮地道:“难道我以前就不漂亮吗?”

    “以前也漂亮,今天更漂亮。”

    “我觉得你说的是假话,但是假话我也爱听,以后得经常说,如果偷工减料我会生气。”

    聊了一会儿,吴重斌依然在刘沪寝室里没有出现。又等十来分钟,吴重斌出来在客厅,脸上有两朵红晕的刘沪跟在身后。

    静州剧场的舞厅门票分为两个等级,男士两元,女士一元。舞厅老板用票价的差异吸引女士入场,只要有足够女宾,舞厅生意就会兴旺。

    社会上以营利为目的的舞厅与红旗厂内部舞厅是两种氛围,最明显的地方是灯光,前者暧昧得多,安装了紫光灯晃来射去,加上震天响的乐队声音,给人一种喧嚣和光怪陆离之感。而且社会舞厅基本不跳动作幅度大的华尔兹,而只是抱在一起的慢舞。

    自从下定决心“忘记吕琪”,王桥便以全新姿态面对新的生活,他对晏琳的态度积极了许多。当“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的舒缓歌声响起,他握着晏琳的手走进舞池。晏琳微微抬起头,凝视着男友棱角分明的消瘦脸庞,随着音乐缓缓移动。

    第三曲是快歌,不少时髦青年来到舞池中央,排成一排,随着节奏开始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移动,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舞池,加入到舞动的人群中。晏琳解释道:“这是二十四步,静州最流行的舞步,我们也去跳。”王桥道:“我不会。”晏琳拉着王桥朝舞池走,道:“非常简单,前进一步,停顿一下,再后退一步,你跟着我就行。”

    两人来到舞池中间,随着音乐节奏向前进——停顿——向后退,很快就融入到舞动群体中。在静州剧场里,上百人甚至更多人一起跳二十四步,舞步节奏明快,人群随着音乐疯狂地舞动,互相影响,陷入到集体狂欢之中。

    曲罢,人们身体发热,脑袋开始冒汗,情绪不断上扬。

    二十四步舞曲之后,又是一首慢曲。

    晏琳微微出汗,淡淡的少女体香随着香水的味道浸入王桥鼻端,将沉睡的雄性荷尔蒙调动起来,他亲吻晏琳的光洁额头,再将其紧紧抱在怀里。晏琳把头靠在男友怀里,幸福的小星星如烟花般绚烂。

    在春节前,两人交往时晏琳更加主动一些,王桥大多数时候是被动回应。春节回来以后,王桥努力地融入到六人集体之中,对晏琳的态度明显转变。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巴掌叫作单相思,单相思者多半要承受失落和痛苦。恋爱双方互相爱着对方时,火一般的恋情才会让双方都如饮甘泉。

    晏琳正陶醉于舞曲之中。偶尔感到腹部会被硬物抵到,她最初没有想到硬物是何物,甚至下意识晃了晃身体。两三秒之后,她头脑中闪过少女时代偷看过的色小说《**》,明白硬物为何,顿时满脸臊红。她越想避开此物,全身感觉越是集中在腹部,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硬物的大小和强度。她猛然明白为什么很多跳舞男子要采用“上身前倾,屁股朝后”这种奇怪又难看的姿势。

    休息时,晏琳羞得不敢直视王桥。

    在中场休息之前惯例是柔情十分钟,全场灯光熄得只剩下微弱的点点星光,很多男子寻找舞伴时要借用打火机的火光。所有舞者都站在原地,随着音乐慢慢地摇晃。晏琳享受着亲密的拥抱,心道:“难怪刘沪读高中时就要逃课去跳舞,跳舞的感觉真好,要是天天都能到舞厅来就好了。”

    王桥低头看了一眼在灯光下更加漂亮的晏琳,低头吻了下去。

    晏琳正在胡思乱想时,热情洋溢的嘴唇吻了上来。她没有想到这一次亲吻如此霸道热烈,笨拙地回应着,香舌努力地与侵入者纠缠不清。

    深吻是如此用力,导致氧气吸入严重不足,让她脑子有昏眩感。几分钟后,嘴唇分开,晏琳深吸几口气,脑子清醒过来,在王桥耳边道:“你胆子好大,是不是很有经验?”话音未落,王桥作出了另一件更加胆大妄为之事,他的手在腰间摩挲一会儿,直接探进外衣,在光滑的后背上游走。

    晏琳身体骤然僵硬,她从内心渴望男友的抚摸,另一方面又觉得似乎应该矜持一些。内心正在挣扎时,灯光不合时宜地亮了起来,经历了柔情十分钟,舞厅里原先并不明亮的灯光变得刺眼。晏琳赶紧握住那只富有侵略性的大手,如受惊的小鸟一般左顾右盼。舞厅中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注意到王桥的侵略行为。她还看到一个男人的手仍然还放在女子衣服里,不停抚摸。女人如鸵鸟一般完全没有反应,把脸伏在男人怀里。

    舞厅是纸醉金迷的世界,里面有炫目的灯光、激情的乐队,更有充斥着情欲的男男女女。静州夜生活单调没有趣味,青年男女都有性的需要,舞厅就是一个轻度宣泄情欲的合法场所。

    舞会结束时,灯光大亮,光怪陆离的场景迅速消失,人们恢复了平日循规蹈矩的正经模样。

    (第六十二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