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喝了太阳神和山南奶粉,又探讨了几个问题,王桥回到401室。

    十一点半,田峰的闹铃响了起来,他跑到过道上喊道:“下课了,大家出来放风。”

    男男女女都从各自房间走了出来,聚在402的客厅聊天。

    晚上12点,大家陆续睡觉。

    王桥每天学习时间都很晚,为了不影响吴重斌睡觉,他拿着书到客厅继续学习,凌晨一点才休息。尽管喝了太阳神和山南奶粉,王桥仍然饿得慌,随手试了试厨房的燃气灶,居然能点燃火。他还意外地发现燃气灶居然是新换的。

    “老梁是老江湖,心细如发,对领导女儿都照顾得这样周到。不管是哪位领导都会用这样的人。我不能成为他这种唯唯诺诺的人,但是要吸收其中有益的部分。”王桥当过医药代表,进过看守所,人生阅历比较起其他人算得上丰富,从见到老梁起,他就断定老梁是个有眼力的势利眼,他们几人在红旗厂办事处能享受良好待遇,并非几个人真是栋梁材,真实原因是晏琳的爸爸是分管副厂长晏定康。

    早上,六人集体来到伙食团。香喷喷的肉包子里面居然有二分之一的瘦肉,稀饭黏稠,散发着粥香,咸菜有著名的山南腐乳和肉末炒泡豇豆。与复读班食堂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办事处距离学校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六人同行,一路聊着天前往学校。走过静州公安局不久,包强和其强悍母亲迎面而来。包强头发蓬乱,脸色苍白,谢安芬满脸怒气,其表情就如要和人打架一般。【^书^阅^屋^wWw.SHuYueWu.com】

    王桥暗自吃惊,心道:“按照杨红兵的说法,刘建厂团伙盗窃了手机店,案情重大,包强怎么会被放出来?”

    双方狭路相逢,无法回避。包强双目无神,抬头看了王桥一眼,又低下头,匆匆而行。

    错身而过以后,吴重斌如被踩了尾巴的猫,道:“包强偷了手机店,怎么能被放出来,不知道其他人放出来没有?”

    红旗厂几人能过上和平快乐的生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刘建厂团伙覆灭,此时见到包强从公安局走了出来,他们都感到沉重压力。王桥目光从晏琳身上扫过,道:“我中午到刑警队去一趟,他能出来,肯定有说法。”

    中午,王桥来到刑警队,找到杨红兵。

    瘦瘦高高的杨红兵穿了一身便装,眉眼间多了些沉稳劲,道:“你的反应很快嘛,还以为过几天才会过来找我。刘建厂团伙盗窃手机店时,包强还在复读班读书,事前没有商量,事中没有参加,事后没有销赃,几个人都证实了这件事情。”

    王桥道:“他拿着赃物,这怎么解释?”

    杨红兵道:“包强交代,他只是爱慕虚荣,借手机到学校来显摆,手机卡是自己花钱买的。你别担心包强,他这人是个正宗软蛋,稍稍吓唬,什么都招了。”

    “他总有收保护费、持刀伤人等事情,就这样轻易放了?”

    “刘建厂团伙确实做了几件大案,其他归案人员都要被判刑。包强就是跟着刘建厂吃吃喝喝,打架斗殴,没啥大事。他被关进看守所好几个月,应该受到深刻教训,我估计以后不会再混社会。”

    王桥暂时放下心来,唯一的心病就是团伙头目刘建厂一直没有归案。

    下午放学后,在刘忠老师的带领下,全体复读生来到小操场,举行下学旗开学的誓师活动。应界班一般是搞百日誓师,复读班则在新学年就提前誓师,以提高学生们的士气,增加紧迫感。当然,应界班搞百日誓师之时,复读班也要进行。

    国歌声响起,所有人都抬头挺胸,听着国歌,看着在风中飘扬的国旗。

    刘忠站在前排,右手举着拳头放在右额太阳穴处,大声地道:“改变命运是我们的理想,是我们不变的追求!我们破釜沉舟,迎难而上。尽管成长依然艰难,但坚定的意志不可阻挡。科学作息,适度紧张。主动学习,决战课堂。勤学苦练,保质保量。牢记使命,发奋图强。胜利一定属于我们,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刘忠念一句,同学们跟着吼一句。声音越来越大,直冲云霄,越飞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王桥是心性坚定的人,不需要誓师活动来激励自己的行为,在念誓词之时很冷静。【^书^阅^屋^wWw.SHuYueWu.com】吴重斌等人则受到集体氛围的感染,情绪激动,恨不得马上就回到教室,不停地学习二十四小时。

    誓词念完,刘忠又道:“学校住宿条件不够好,所以,目前住在学校的同学如果有条件可以搬到外面去住,但是要到学校登记,学校要随时进行检查。我们是复读班,复读班主要目的是高考,你们要牢牢记住这一点。我们再来重读五不准禁令。”

    “严禁打架!”

    “严禁谈恋爱!”

    “严禁夜不归宿!”

    “严禁赌博偷窃!”

    “严禁与社会青年来往!”

    王桥跟着大声读这五不准禁令,心道:“学校毕竟还是了解学生的,五条禁令都很有针对性。”

    经过誓师,同学们都如打了鸡血,在食堂打了饭菜,就直奔教室,一边吃饭,一边学习。

    在红旗厂宿舍的六人则一边吃饭,一边围坐在一起讨论包强的事。

    吴重斌道:“刘建厂上了警察黑名单,根本不敢回静州。过了七月,我们就要参加高考,从此与刘建厂再无半毛关系。”

    田峰素来看不起包强,道:“包强是个胆小鬼,他做不了什么事。我觉得关键在刘建厂身上,他这人心狠手黑,只要不被抓住,总是个祸害。王桥的意见是正确的。”

    蔡钳工梗着脖子道:“刘建厂是因为盗窃被抓,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何必来为难我们。再说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不管是打群架还是单对单,他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王桥在看守所接触过不少黑社会人员,总觉得隐隐不安,道:“还是那句老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六人一起上课,一起放学,绝对不要落单。另外,我们还得放点武器在房间里,免得到时吃亏。”

    晏琳最欢迎“一起上课、一起放学”的决定,第一个响应,其他人也都不反对。

    学习到深夜十一点半,田峰闹钟再响起,六人早就累得如死狗一般,凭着毅力在坚持,听到钟声,大家聚在402室聊天。

    王桥道:“谁想吃面?我请客。”

    田峰打着哈欠道:“这个时间只有美食街才有面条,谁跑那么远?”

    王桥胸有成竹地道:“谁想吃面,举手,不举手就没有吃的。”中午,他从刑警队出来时,顺便到市场去了一趟,买了锅、碗和猪油、葱、姜、盐、醋等调料。他不是红旗厂子弟却住进了条件优越的办事处,置办简单生活品是变相表达感谢。

    看着王桥变戏法式地拿出餐具,大家欢呼起来。锅不大,王桥先下了半把挂面,再给六个碗里打了最简单的作料。面条在开水里不停翻滚,惹得大家直流口水。当打好作料的面条摆在桌上时,大家早馋得不行,端起碗就吃。

    面条软硬合适,淡淡的猪油香味混合着葱、姜味道,味道着实不差。

    半把挂面显然不够解馋,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之下,另外半把挂面又被丢到锅里。从晚上六点到现在足有六个小时,晚餐早就被胃液消化得没有踪影,大家皆饿得前胸贴后背,无法抵御面条的诱惑,另外半把挂面迅速被消灭掉。

    置办这些行头要花不少钱,晏琳暗自为男友心疼,眼珠一转,想出一个主意:“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为了保证每天晚上加餐,每个月我们交十块钱作为公款。”

    吴重斌道:“每月十块钱,未免太小气了,我建议每个人加五块钱,这样就有九十块钱吃夜宵。星期天若想改善伙食,临时再筹钱。如果同意,鼓掌通过。”此提议迎来一片掌声,自此,红旗厂办事处四楼小伙食团正式成立。

    临睡前,王桥和晏琳站在走道上说话。王桥叮嘱道:“以后到学校,你必须和我们一起走,包强被放了出来,刘建厂还没有归案,我担心有麻烦,特别是找你麻烦。”

    晏琳气愤地道:“我们专心读书,不惹事,他们凭什么总是针对我们?刘建厂是丧家之犬,不会有回静州的胆子吧?”

    王桥道:“小心无大错,到十二点了,早些休息。”

    晏琳朝卧室看了一眼,见四周无人,飞快地在王桥脸颊上吻了吻,道:“晚安,做一个好梦。”

    深夜,王桥陷入深深的梦境中。梦中,吕琪与壮硕的年轻男子亲密地在一起行走。他想过去打架,可是脚踩到地面软绵绵的,一点都不能用力,眼睁睁看着吕琪走远。他猛地从梦中醒来,环顾四周,认清楚是红旗厂办事处,长吁一口气,重新入睡。

    从新学期第一天开始,王桥强迫自己不再想“吕琪”两个字,清醒时,他成功地将吕琪忘掉,睡梦之中,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第六十一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