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楼所有房间的格局都一样,两室一厅一卫。在晏琳的卧室里张贴了不少明星画像,一位演过妖怪的人高腿长女明星的张贴画占据了房间的主要位置,这和吴重斌房间风格截然不同。

    晏琳从屋外端了一碗鸡汤进屋,道:“别傻站着,坐啊。这是新炖的鸡汤,喝一碗,解酒。”

    晏家炖鸡并不放多余调料,只是拍两块老姜而已。炖出的鸡汤外观如清水,入口极为鲜美,与王桥擅长的白水煮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好喝吗?好喝,再来一碗。”晏琳眼巴巴地看着王桥,得到肯定答复以后,又准备再来一碗。

    王桥忙道:“不用了,中午吃得多,再吃得撑着,能不能泡杯茶?”

    晏琳从小柜子里找出父亲最喜欢的竹叶青,泡好后端进屋。王桥端着茶杯,见茶叶根根在水中竖立,舒展以后能看到是两叶嫩尖,道:“这是什么茶?在水中能完全竖起来,香味醇厚。”

    “这是峨眉特产竹叶青,我爸最喜欢,每年都要托成都朋友带两三斤过来。”

    坐在晏琳闺房,品尝竹叶青,听着录音机里放出的流行音乐,王桥感到久违的幸福宁静。

    晏琳拿出一本厚厚相册,道:“这是我的相册,前面两页不许看,不要问原因,反正不许看。”

    这是晏琳的个人相册,到了第三页已是读幼儿园的照片,从幼儿园开始,晏琳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张照片,详细记录了她的成长过程。依此推断,前两页是晏琳更小时候的照片,不许看的原因很简单,应该是有暴露面比较大的照片。

    王桥翻看着照片,道:“当时红星厂那边没有照相馆,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好,我的照片不多,几张黑白照片都是在昌东县照相馆照的。【^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晏琳道:“爸爸喜欢摄影,很多照片都是他的作品,他还在报纸上发表过几张摄影作品。我从小是他的专职模特。这两年他太忙,才照得少。”

    看了一会照片,两人眼中都带出了情愫,小屋气氛尴尬中带着暧昧。晏琳感觉到王桥眼神发生着让自己喜欢的变化,她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心如鹿撞。当有魔力的大手扶在腰间时,她将头靠在宽厚肩膀上,手指放在王桥唇间,提出要求:“不准亲我的嘴巴,酒味好大。”

    王桥没有亲吻,直接将手从女友衣服里探了进去,隔着最里层的绒衣在背上抚摸。

    晏琳身体僵了僵,没有阻止。

    她的肌肤仿佛久旱的土地,充满着对甘霖的渴望。身体热量不断上升,脑子渐渐开始迷糊,失掉了思维能力。正在沉醉时,屋外传来汽车喇叭声,让她心惊肉跳,睁开了紧闭的眼睛。

    如果亲密行为被父母撞见,她将无地自容,后果严重得不敢想。

    她想推开王桥,可是又无力抗拒那只手,既沉迷又焦虑。

    “与晏琳的亲热便意味着对吕琪的背叛”,王桥脑子里始终有着激烈交战,最终体内雄性激素飙升,怀里的温柔融化了心里隐藏的寒冰。

    两人感情温度急剧上升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晏琳第一个反应就是父母回来,吓得花容色变,随即反应过来,如果外面是父亲或母亲,不会敲门,而是直接用钥匙开门。

    “晏琳,在不在?”门外传来刘沪的声音。

    晏琳拍着胸膛,道:“这个丫头吓死我了,还以为是爸妈回来。”

    王桥听到刘沪声音后,亦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理了理衣服,坐在小椅子上喝茶。两人亲热时,相册的第一页无意中被打开,里面有几张小小的黑白照片,主角皆是裸体婴儿。

    晏琳与刘沪走到卧室门口,她一眼就瞧见相册第一页,大羞,嚷道:“不准看,说了不准看,你耍赖。”她飞快地跑过去,将相册关上,脸上浮起一朵靓丽的红云。

    刘沪一直对打架凶狠且沉默寡言的王桥暗自抱着几分警惕,多次提醒晏琳。爱情总是在不经意时发生,不可理喻,防不胜防,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晏琳深深地坠入无边情网。

    晏琳关了相册后,回头对刘沪道:“吴重斌喝醉了,还在呼呼大睡。”

    刘沪道:“跟着段哥喝酒,岂有不喝醉的道理?我上楼看他。”

    打开房门,鼾声清晰传入耳中。在睡梦中,吴重斌脸上犹带着红晕,嘴巴不时咂巴着。刘沪给吴重斌牵了被角,心疼地道:“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原本计划一起爬山,现在只能在这里守着。晏琳,你们出去玩,我守着他就行了。”

    晏琳刚刚品尝到爱情的甜蜜,一门心思想着与男友独处,在家里面临着父亲随时回家的危险,爬山则避免了这一尴尬,道:“后山风景不错,我们去爬山。”

    王桥欣然同意,如果在家里亲热而被家长撞见,不仅晏琳会尴尬,他亦会难堪。在山上既能看风景又能亲密一下,是一举两得的事。想到这里,吕琪身影不合时宜又迸了出来,他恨自己贪恋女色,意志不坚强,举着手掌扇了自己半个耳光。

    “你打自己做什么?”

    “没打自己,一只蚊子。”

    “冬天哪里有蚊子?”

    “或许是苍蝇。”

    晏琳没有计较到底是苍蝇还是蚊子,欢天喜地下楼,准备好运动鞋以及水果、零食、旅行水瓶。

    厂区里熟人多,晏琳不敢与王桥并排而行。她在前,王桥在后,两人相距一百来米,犹如接头的地下党员。他们沿着香樟大道出了厂区后门。

    后门外,笔直的水泥路变成了林间小道,香樟树变成了高矮不齐的杂树。

    一墙之隔便是两个世界,墙内聚集着大量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制造的是能进入国际市场的产品。但是墙内产业链、技术却没有辐射到墙外,墙外始终是技术水平低下的自然农村。墙内墙外的最大交集在菜市场,也难怪静州市领导们对于墙内搬迁并不是太积极。

    曾经有来视察的领导说过:“周边村民是距离红旗厂最近,但是距离红旗厂代表的先进科技最远。”这个说法真实地反映了三线厂与地方的关系。

    两人没有沿着现有小道上山,直接从乱树丛中朝上爬。王桥成长于山水之间,爬山是小菜一碟,晏琳身体素质在女子中算得上优秀,沉醉在爱情之中的她并不惧山路之险。两人一鼓作气沿着陡坡向上,顺利到达山顶。

    山顶并不是想象中的险峰,是一大块平地,上面有田有土有狗有农舍,村民在其间耕种,悠然自得,如世外桃源。

    在一处背风且视线良好的地方,晏琳将零食一一摆出,递了一块巧克力给正在喝水的王桥。

    王桥撕开圆粒巧克力的外包装,又重新看了包装盒子,道:“这就是巧克力?”

    晏琳吃惊地道:“你没有吃过巧克力?”

    “说来惭愧,还真没有吃过。”

    “你还到广南去过。”

    “男人谁去买这些糖果。”

    在晏琳心目中,王桥除了数学不好以外没有什么事不好,字写得如书法,在篮球场上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此时听闻其居然没有吃过巧克力,惊讶得嘴巴半天合不拢,道:“怎么会没有吃过巧克力?这是最寻常的食品啊。”

    “每个家庭吃食物习惯不一样,我家属于传统保守型。所以,我会做鱼,会写毛笔字。但是,在吴重斌家里看了许多《舰船知识》、《兵器知识》,觉得还是要改变知识结构。”

    “那你尝尝,不要嚼,放在嘴里含着。”晏琳兴致勃勃地看着男友第一次吃巧克力,又道,“你的经历挺丰富,现在要原原本本讲给我听。”

    “经历谈不上丰富,就是一个反复折腾的历史。”王桥说着话,觉得只舔不嚼不过瘾,开始嚼起巧克力。

    “别大口嚼,让巧克力在口里慢慢融化。”晏琳以前觉得王桥过于严肃,此时他嚼巧克力的模样孩子气十足,这让她越发喜欢。爸爸晏定康在忧国忧民之余,在不经意间时常露出一丝童趣。她相信心有孩子气的大男人才是真男人。

    站在山顶上能看到厂区全貌,在晏琳的介绍下,王桥基本了解了红旗厂的布局。作为红星厂子弟,对红旗厂有着天然的亲近,道:“让技术先进的大厂离开静州是静州领导者的重大失误,失去后将不可挽回。红旗厂有一条无形的线与外面的世界连接着,这条线独立于静州,用得好,将给静州带来不可估量的价值。我若是领导者,会想尽办法让红旗厂留在静州,并且还要将红旗厂的精华与静州结合起来。”

    “你的理想是什么?听你刚才侃侃而谈,想从政吗?”

    “我的梦想都很现实,以前是为了离开红星厂,走进大城市。当前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至于下一步是从政还是经商,我没有想透。”

    王桥所言皆是内心真实想法,但是没有涉及感情。女人的思维与男人思维明显不同,晏琳心思主要集中在感情上,追问道:“除了事业,在生活上在感情上有什么理想?”

    王桥在心灵最隐秘的部位一直深藏着吕琪,他不愿意将吕琪之事讲给另外的女人听,又不忍让晏琳伤心,道:“所有梦想都得一步一步实现,否则就是空中楼阁。我以前不懂这一点,好高骛远,因此才有血的教训。具体来说,我读书时疯狂地痴迷打篮球,天天泡在球场上,学业有所荒废,对前途筹划得更少,这是我在复读班不摸篮球的原因。出来以后,我有些放纵自己,以后要引以为戒。”

    “在感情上有什么打算?”

    “在复读班认真攻读,有个好前程,这就是对感情最好的尊重。”

    “你是避重就轻,我们俩的感情将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要想将来过得好,必须考上大学。”

    “你怎么又把话题绕到考大学,难道考不上大学,就不能谈感情?”

    站在山顶,极目远眺,小河在群山中穿出,蜿蜒向前。小河旁边长着茂盛的竹林,形成一条碧绿的带子。工厂被大片香樟树林遮盖,只能看到无数房顶。

    面对如画的风景,两人拥抱在一起,忘情地亲吻。

    一声炸雷从天而降:“举起手来,不许动。”

    (第五十七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