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静州往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到了星期天,王桥早早起床,跑完步后到澡堂冲了几盆冷水。

    秋风秋雨渐凉,静州气温骤降,在冷水刺激下,他的皮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寒意直透内腑。洗过冷水后,换上干净衣服,身体暖洋洋格外舒服。

    七点,王桥走出东侧门,去校外补习。

    走过正门时,王桥听到球场处传来一阵篮球声和哨声,忍不住走进校门,远远地观看校队练球。在他的印象中,静州一中是整个地区最好的中学,篮球水平在中学中应该顶尖,仔细观看后略有失望,一中校队的水平比自己读书时下降太多,很难进入静州联赛五强。

    走上大桥时,王桥警惕地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加快脚步,过了南桥头。

    九点钟,浑身酒气的包强被刘建厂拉了起来。刘建厂抓住包强用力摇了几下,道:“你那点酒量,我嘴角流点酒出来都能把你醉死,还要抢着喝。”

    包强昏头昏脑地道:“让我再睡会儿。”

    刘建厂道:“你不是要去复读班揍人,我给麻脸都说了,到底去不去,不去拉倒。”

    包强愣怔一会儿,回过神来,昨天喝了酒后,他确实提出过这个要求,道:“去,怎么不去,不揍王桥,出不了胸中恶气。”

    刘建厂道:“把麻脸、光头、大刘、二刘几个人叫到一起,吃了早饭再去复读班。”

    十点钟,光头、麻脸等人陆续到了青工楼,他们在厂边小摊吃了豌豆炸酱面,坐出租车来到南桥头。

    在南桥头等了二十来分钟,没有见到几个学生走出校门。【^书^阅^屋^wWw.SHuYueWu.com】刘建厂不耐烦地道:“包皮到学校去侦察,那个王桥如果还在睡懒觉,我们进去搞突然袭击,揍他一顿了事。如果不在,那就没得法子。”对于打学派这种没有利益之事,他并不积极,只是为了在兄弟面前显示义气,这才同意来找王桥的麻烦。

    包强在学校数次折了面子,实际上很怵王桥。他很不愿意地走进东侧门,回头看了几眼。

    刘建厂等人守在南桥头是为了帮他出气,他没有拒绝进校的理由。

    包强心怀忐忑地走进东侧门,在文科班教室、寝室找了一圈,没有见到王桥,也没有见到吴重斌等人。他心情一下就放松了,走下寝室楼梯时,迎面遇到洪平。

    两人对视一眼后,洪平脸上露出讥讽笑容。

    包强恼怒地道:“你笑个锤子。”

    洪平不阴不阳地道:“我笑或者哭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包强想着刘建厂等人就在南桥头,有所依仗,手就摸到腰间的砍刀刀柄。

    复读班负责人刘忠背着手巡视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恰好见到包强,大声道:“包强,你过来,问点事情。”

    包强刚才从学校离开,没有完全适应学生到社会青年的角色转变,还存在心理定势,走到刘忠面前,道:“啥事?”

    刘忠打量着社会气息浓厚的学生,温言劝道:“你不上学了,有什么打算没有,现在社会多元化,行行都能出状元。”

    包强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道:“我准备去当兵。”

    刘忠道:“好,当兵是一条正道。军队是一个大熔炉,锻炼几年人就成熟了。”他又语重心长地道:“你是非农户口,当兵回来就有工作,你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从现在开始,老老实实在屋里关着,千万不要惹事,否则政审这一关不好过。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以后等你长大了,会明白老师的话。”

    如此强大的一席话,让包强觉得头大如牛,赶紧道:“刘老师,我走了。”

    走出东侧门,包强回头望了望,只见刘忠背着双手,亲切地朝着自己颔首。他觉得刘忠很酸,但是并不讨厌。

    得知王桥和吴重斌都不在,刘建厂道:“我今天要到胡哥家里去,就不等他们了。”

    包强是在酒后提出揍王桥的要求,酒醒以后便后悔了,只是在酒后放出了大话,他必须要绷这个面子。他暗自高兴,装模作样地道:“这几个龟儿子运气好,逃脱一顿打。”

    一行人要了两辆三轮车,朝南城而去。

    十一点三十分,王桥回到复读班教室。他沉浸于学有收获的快乐之中,压根没有想到若是稍早一些回来,将有一场风暴等着自己。

    第三次数学考试,他考了21分,全班倒数第一。【^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仔细分析21分的构成,有4分选择题是蒙对的,其他17分是真正做对。对于绝大多数同学来说,做对17分是失败,对于没有读过高中的他来说,则是一个巨大进步。

    由于基础太差,詹圆规详细讲解了试卷,他还有许多问题搞不懂。

    晏琳的数学试卷写满了娟秀的钢笔字,每道选择题、填空题以及后面大题做了密密麻麻的注解。她检查一遍,确认无误以后,拿起试卷和数学笔记本,来到王桥身边,道:“王桥,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王桥抬起头,答应一声,静等下文。

    晏琳道:“这是我的试卷,里面有注解,是否需要看看?”

    王桥接过试卷,略为浏览后,笑道:“109分,我是望尘莫及。这张卷子是及时雨,刚才詹老师讲得太快,我大部分没有听懂。”

    平时里,王桥总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臭德性,晏琳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的笑容。笑容健康阳光,一扫平日的阴郁和严肃,她甜甜一笑道:“我以前就在静州一中读书,这是我在高一记的笔记本,我们班上的数学老师李老师,全校最强。”

    “比詹老师强?”

    “詹老师也很牛,只是说话太刻薄,曾经惹得同学罢课,所以才来教复读班。如果需要,我把笔记本借给你用。”

    王桥伸出双手,郑重地接过晏琳的数学笔记本,道:“我需要,谢谢你。”

    晏琳爽朗地道:“那天你帮了我,我这是投桃报李,免得总觉得欠你一个人情。这个笔记本是秘密武器,要保管好。看完这一本,如果觉得还有用,用第一册笔记本换第二册笔记本。”

    晏琳如此落落大方,王桥也就没有假意推托,道:“绝对保管好,你放心。”

    晏琳道:“不打扰你读书了,试卷有什么问题没有弄明白,可以问我。”

    翻开晏琳的数学笔记本,看着娟秀的字迹,王桥突然想起了《围城》里关于男女之间借书与还书的妙论,随即自嘲道:“晏琳说得很清楚,她借笔记本是对自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感谢。你这人如此自作多情,是自恋症大发作。”

    端正了心态,王桥翻看着笔记本,令其喜出望外的是晏琳的笔记详尽细致,一个小时过后,自己好几个迷惑不解的问题居然在笔记本的帮助下迎刃而解。他的数学底子太薄,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底子,每一次学习都会有收获,每次有收获就会身心愉悦。

    下午五点,王桥的同学杨红兵和小钟走进复读班东侧门。

    天天裹着警服,杨红兵早就腻了。今天没有公务,他换上读书时代最喜欢的牛仔服,与女友小钟步行前往复读班。在山南警校读书的日子,他天天泡在训练室里,手臂、腹部的肌肉一块块鼓起来,颇为成形。

    穿上牛仔服,他还是如瘦长竹竿,和学生时代没有两样。

    小钟平时总在厨房出没,为了方便更喜欢穿耐脏的牛仔服,今天陪着男友找王桥,特意换上平常少穿的鲜艳裙子,外面套上长风衣,风姿绰约,如传说中的白领。

    在东侧门口,听到小操场传来的篮球声,杨红兵道:“不用找寝室了,蛮子是球迷,今天又是星期天,他百分之一百在球场上。”

    小钟亲热地挽着男友胳膊,道:“别说得这么肯定,他在复读,又不是读中师,不一定会泡在球场上。”

    杨红兵用肯定的语气道:“他是个铁杆球迷,读书时天天泡在球场上,为了打球连女朋友都没有谈,初恋女友刘明是在毕业以后才好的。我们赌一把,如果他真的不在球场上,那么晚上你在上面,掌握革命主动权,我一切行动听指挥。”

    这种恋人间的亲密话,让小钟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她扬手欲打,嗔怪道:“你在警校读的什么书,越学越流氓。”

    杨红兵用极快的速度在小钟腰上摸了一把,道:“我们警校流传这样一句话,警察叔叔两杆枪,一杆打坏人,一杆打孃孃。”

    “你真是流氓。”小钟扬手打了杨红兵肩膀,打完以后,又将头靠在杨红兵肩膀上。

    篮球场上有六个人在打半场,没有王桥。杨红兵咦了一声,道:“怪事,王桥居然没有在球场上。这次你赢了,晚上你在上面。”小钟脸上带着一圈红晕,嗲声道:“那说话算话,晚上不准喝酒,喝了酒不准摸我。”

    小夫妻俩初尝云雨便分居两地,见面之后如胶似漆,如蜜里调油,恨不得将对方吃进肚子里就不吐出来。杨红兵原本要请王桥吃午饭,谁知早上两人愣是没有从床上起来,躺在床上眼见着到了中午一点,这才下定决心起床。

    吃过午饭,又到正在装修的店里转了一圈,这才来到复读班。

    文科班教室,两人站在门口见到王桥正在埋头看书。

    (第二十五章完)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a>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