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是老了,本来计划的好好的,时间很宽裕,可现在……”

    听到李逸问起翡翠西瓜参展的事,胡志远摇摇头,似乎有些遗憾,李逸忙劝道:

    “没关系,这种珠宝展每年都有,赶不上这次还能参加下次……”

    “谁告诉你小子赶不上了?昨天晚上就完工了!不过……”

    您老说话就不能不大喘气吗?以前也没看到您有这毛病啊?李逸决定不插话。←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胡志远瞪了他一眼,让老人家得意一下你会掉根毛吗?

    “不过就好像新出炉的瓷器会有火光一样,这刚刚雕刻而成的作品也会带着一种锋芒,需要时间去沉淀,所以这次我准备只参展,不交易,你觉得怎么样?”

    有锋芒岂不更好?本来就是宝贝,锋芒毕露才更惹眼不是?李逸表示有听没有懂。至于只参展不交易这个建议他觉得还行,多参加几个展会,最好是参加个什么大赛,再拿个金奖,卖的时候还能多赚点。

    “下午他们会有人过来拿东西,然后送到汉武,从那儿飞鹏城,你跟他们一起走?”

    李逸摸了摸额头,忘了,还可以从鹏城直接出关……汉武飞香港的班机少,可是飞鹏城、羊城的都很多啊!

    “我跟他们一起先到汉武再说吧,师父,那个……能不能让我先欣赏一下您老的新作品?”

    胡志远点点头,直接带着他走进了工作间。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跟李逸上次来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区别,窗台上、地上那十几个真西瓜也没有清出去,那几个石头刻的也还在,不过上次过来还摆在工作台上的半成品却不见了,翡翠西瓜呢?

    李逸找了一圈,忽然心中一动,快步走到窗口,目光扫过摆在窗台上的几个西瓜,然后又弯腰将地上的西瓜挨个都看了一遍,转身看向师父,您老也实在是太顽皮了,明明不在这里,你还让我在这儿找。

    胡志远对李逸的表情非常满意,他缓步从李逸身边走过,用手拍了拍窗台上的几个西瓜,

    “找不到就算了,反正展会上你也能见着。你是在我这儿等着他们还是先回家到时候再过来?”

    李逸看着师父强忍得意的表情不禁心中偷笑,表面上却是一副郁闷的表情,

    “我还没收拾东西呢……师父,你确定翡翠西瓜真的就在这间屋子里?”

    “当然!”

    李逸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先将几个视线不及的边边角角都搜索了一遍,然后目光一跳,盯上了师父手边的几个西瓜。

    第一遍的时候,李逸确实是没有发现翡翠西瓜在哪里,但是当胡志远走到窗口去拍那几个西瓜的时候,他就明白,是他疏忽了,翡翠西瓜应该就在那几个西瓜里边。

    接下来一方面是真心的佩服老人家的手艺,另一半则是陪着老人家演演戏,毕竟无论是谁,雕了一件翡翠西瓜混到真西瓜里没被人找出来都是一件很值得得意的事。

    果然,翡翠西瓜就在窗台那几个西瓜里边!李逸轻轻的抚摸着翡翠西瓜那冰凉的表皮,心中期盼着,要到什么时候他才也能达到这种水平?

    “如果再放上十天半个月,宝光内敛,就更不容易分辨了。行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你先回去收拾东西吧,手脚快点,我怕他们提前到。”

    李逸没有回家,而是给五叔打了个电话,知道他正好在自己的小厂子里,就直接把车开了过去。

    工厂事实上已经开业,可是只要还没办开业仪式,那送礼就不算晚。李逸很想将书包扔下就走,因为他知道自己送的东西太贵重,五叔很可能不接。但是这么多年,两家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小时候跟五叔学过的手艺还为他带来了一个大鳄级的师父,这份礼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送出去。

    果然,五叔看到礼品就变了脸色,任李逸好说歹说,就只有三个字,拿回去!后来李逸没办法,改变了策略,

    “这翠绿色的,你给我妈和五婶一个人琢一副手镯,要五叔你亲自动手,然后你再给我和我爸一人雕一个吊坠,剩下的是工钱,如果还多,就当是送你的贺礼好了。”

    五叔默然半晌,还是点点头答应了,话说创业初期,他确实是太需要这些顶级的料子了。

    事情搞定,李逸准备参观一下,以后就算他不专一从事这一行,但不用想也知道,他和各种机器打交道的机会不会少。

    五叔的玉器厂很小,大约相当于两个独门独户的住家小院那么大,不过各种机器配置的很齐全,而且工人里有几个看起来还有些眼熟,应该是从玉器厂带过来的雕工。

    琢玉的主要设备为琢玉机,其次还有开料、打孔机等。古代琢玉是用脚踩玉盘使其转动,并用解玉砂将玉切开,然后再用硬度高的**钻之类的工具雕琢,现代,这些都被新式的琢玉机及各种专用设备所取代。

    “新式的设备虽然能够提高工作效率,增强玉雕艺术的表现能力,解决以往难度很大的技术问题,但是琢玉操作技术主要靠手工劳动,现代化代替不了人的高超构思和技巧,因此,最后还是看人的水平啊。”

    “玉器,玉器,唯有精雕细琢,玉才能称之为器啊。小逸,据文字记载,独玉在汉代已经开始开采是没有疑问的,近来考古出土的资料又将开采的日期推到了商朝晚期以前。可是你知道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始终卖不过翡翠吗?”

    五叔指点着每一种琢玉机械,一边给李逸介绍,一边感慨,最后忽然抛出了一个问题。

    “应该是翡翠更加漂亮,更加符合人们的审美观吧。”

    “没错,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但还有另一个原因不可忽视,那就是经营独玉的人目光大多短浅,粗制滥造的作品实在是太多了啊!”

    李逸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几乎每个店里都有不少俏色的独山玉雕,可是做工……那真是远看一枝花,近看豆腐渣!不但刀工粗糙,而且创意贫乏,甚至很多残次品都堂而皇之的摆上了柜台,长此以往,不想被打上“平民玉”的名头都不行!

    “平民玉?对于我们这些从业者,这还真是个毫不留情的讽刺!小逸,五叔之所以开这个厂子,本来只是不想自己这一身的手艺被荒废了,然后再顺便赚点钱,养养家,可是厂子一开起来,跑了几个商家之后,我的想法忽然变了,变得很不切实际却又无法遏制,我要做精品!我要为独玉正名!”

    李逸目光闪了闪,五叔忽然说起这些是什么意思?是有感而发还是想让我帮他?五叔,您老人家实在是太高看我了!虽然我玉树临风气质出众……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志向啊!

    看在李逸贡献了一份大礼的份上,一直跟在一边陪同参观的阳南玉器厂厂长眼镜男,惊诧万分的看着五叔陡然间变得无比高大上的形象,心中不住吐槽:

    “我勒个去,李老五啊,你小子这是发什么神经!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开个厂子把以前黑的钱都给漂白了,从此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你这又是要搞哪样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