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李逸爽了,大大们能不能多投点票票,让偶也爽上一把?打滚求推荐!

    十二月初的时候,李逸真的准备动身回京了,虽然貌似回去也没什么事,但是找工作找工作,本来就要慢慢找才行。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发现,如果再让他在家里这么待下去,他很可能连班都不想上了。

    经过半个多月的实验,他发现两件事,第一,何首乌水根本就不会坏。第二,小金鱼们对何首乌水的要求很低,按照他们平常食用的浓度调低差不多一千倍,每天半杯就能满足它们,如果多了就会表现的异常兴奋,反而不好。

    这两个发现让李逸彻底的松了口气,虽然何首乌能长回来,可如果养鱼消耗太多,无论如何都是不划算的。倒是现在这个用量,别说是养一百条,就是养上一千条他都木有压力啊!

    至于菊花那个废柴,想起来的时候用喂鱼的水给它滴上两滴就成,关键是实在不敢给太多了,因为桂花那厮到现在竟还在不停的抽新芽,都快让老爸烦死了!

    家里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浓度这么低,一小片何首乌够养两年鱼,再也不用担心读者大大们狂喷口水了……不过,有两个人,走之前必须要见见。

    李逸先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直奔市区,他要见胡老。

    “小家伙,终于想起你那块翡翠了?等着吧,还没开始动手呢。”

    虽然胡志远一样的和颜悦色,可是李逸却觉得这次的胡老和他之前所见的那几次都不太一样,仔细品了品,发现人还是那副小老头的模样,不过精气神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说是换了一个人也不为过,难道,他也有何首乌吃?

    “雕刻之道,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不单纯是手上的功夫了,要想登峰造极,首要看心!过几天我就准备动刀,所以先休养了一段时间,老了,不中用了。”

    胡志远领着李逸走进自己的工作间,李逸一眼就看到窗台上、地上都放着西瓜,大大小小足有十数个。另外一边的工作台上,还扔着几个石头和木头刻的西瓜。

    他走过去,先看那个石头的西瓜,然后又拿起一个木头的看了半天,还用手摸了摸表面。

    貌似,这西瓜雕的也不怎么样啊?!面上虽然光滑,但用肉眼就能看出来有些不平,不少地方还有些凸起凹陷的大疙瘩,难道因为是练手之作?

    胡志远摇摇头,

    “你看看那些真西瓜。”

    李逸随便抱起一个看了看,然后又用手细细的摸了一遍才恍然大悟,这种自然界长成的东西,光滑则光滑了,可是形状哪里可能那么完美?别说是面上有些凹凸了,长歪了的,长偏了的,甚至长的奇形怪状的多了去了!

    胡志远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李逸,忽然问道:

    “你学过雕刻?”

    李逸点点头,随便学过几年,上高中之后就很少动刀子了。

    胡志远点点头,随手拿起一段木头丢了过去,

    “来,雕个东西我看看。”

    李逸搓搓手,有点紧张,又有点小兴奋,这可是在国际上都排的上号的雕刻大家,随便指点他几句,怕是比他自己瞎捉摸几年都强,可是他那点手艺,又扔了这么多年,能行吗?

    胡志远将木头丢给李逸,也就不再理他,自己走到一边坐下,抱着一个西瓜反复的慢慢抚摸,那种专注和认真,让李逸想起了他刚刚开始学习雕刻的时候。

    小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他在五叔家看到了一个精致的玉雕,是一个人像,看起来几乎和五叔一模一样,整个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五叔!

    “想不想学?想学五叔可以教你哦?”

    小李逸的眼睛亮了,仿佛两个小灯泡,

    “真的?”

    那时候的李逸,刚刚看完古龙大大的小李飞刀,对主人公李寻欢崇拜的不要不要的,自然也对他那个常年只雕一半的木人印象极为深刻,和同班几个半大孩子讨论的时候,大家也集体认为那是一个装逼的神器。

    电视上见到心爱的女孩随手画上一副肖像最后抱得美人归的多了,可是你见过随手就能整出一个雕像的吗?没有!

    以现在传媒的发达,像他那般大的孩子情窦早开,不过往往都是将一个美好的身影深深的埋在心底,虽不敢言,但每每出现在佳人面前时,都恨不得自己能够化身为孔雀……可一个小屁孩,又实在是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没想到,机会竟这样不经意的摆到了自己的面前,小李逸小宇宙爆发了!学!不学是傻子!

    五叔笑的很贼,仿佛一只偷到了小鸡的黄鼠狼,

    “雕刻学起来很苦的,我看你应该坚持不下去,还是算了吧。”

    那哪能算了啊?李逸纠缠着五叔赌咒发誓,却没看到背后大人们眼中那一副计谋得手的笑意,学雕刻也好,学其他的也罢,就是不准再看小说!

    没三天,小李逸就吃到了苦头,虽然一开始用的是软木,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的指头多娇嫩啊,又能有多大的劲?但是让大人们吃惊的是,他居然坚持下来了!每每李妈看不过眼,想不让他学的时候,反对最激烈的反而是他自己!

    就这样,学了三年,初中毕业的时候,李逸心中的那个女孩跟随父母调到了外地,他最后鼓足勇气送了那女孩一个自己的木雕作品,虽然粗糙,但已经能看出就是那女孩的模样。

    初三的暑假,他开始接触玉雕,后来高中的时候,断断续续的还练过一阵,等到上了大学,那女孩早已在他心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自然,雕刻也就放下了。

    脑海中的镜头闪电般流过,李逸忽然觉得手中的木头竟是那么的亲切,他站起来,在工作台上一排工具中选择了一把翁管形的坯刀,开始处理木头的表面。

    一直偷偷注意着他的胡志远看到李逸的选择,暗暗的一点头,看来这孩子的师父还是有点功底,也没乱教。

    一般的雕刻自然是要先设计好方案选择好材料才能开始下刀,而且,材料的先期处理尤为重要,就好像木头,为了防止受伤和更好的掌握木质,一般都要先将表面的木刺和坑洼之处处理一下,这时自然只能选择俗称“砍大荒”的坯刀,否则反而容易伤了材料。

    处理完木料,对料子的硬度和大致的弧度也有了一个概念,心中的构思也基本完成,李逸选择了一把中号的中钢刀,开始了自己的雕刻。

    时间慢慢过去,一个半身的人像在李逸的手下逐渐成型,中间更换几次刻刀,但李逸的目光却从来没有偏移过哪怕一丝!

    胡志远越看越惊讶,后来干脆放下西瓜,站在李逸身旁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然而李逸竟仿佛未见一般,仍然专心致志的一刀一刀刻画着那个早已深埋在心底深处的形象。

    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长长发辫,细碎的刘海,灵动的眼神中似乎隐藏着那么一丝狡黠,高挺的鼻梁仿似刀削,那嘴角挑起的笑意更让你感觉她仿佛就站在你眼前。

    一个小时之后,胡志远接过李逸的作品,随便看了一眼,没有评价,反而用超乎以往的平静语气问道,

    “你师父是谁?”

    “没师父,就是小时候跟着我五叔随便练了几年。”

    胡志远眼睛一亮,沉吟片刻,

    “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学?”

    什么?李逸懵了,就他这手艺,也能给胡老当弟子?这下发达了,以后如果再遇到什么极品的料子,他一个人就能一条龙的拿下来......让那些想从他身上赚取利益的商人们滚远一点吧,等他成了大师,什么材料利润、加工利润、渠道利润,哈是他一个人的!

    “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胡志远以为李逸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句。其实能够遇到李逸这样还没有拜师的良才璞玉,胡志远心中也非常的激动。在他看来,李逸简直就是老天刻意送到他面前的衣钵传人!

    刚才的雕刻,李逸觉得就是在用心的完成一件作品而已。可是,雕刻过程中他无意间所表现出来的某些东西,甚至让站在巅峰已经很久的胡志远都惊诧不已,那就是长久的专注力和超级稳定的手腕!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573